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八章父子情断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div class="ad250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neirongye300();</script></div>

    敬德果然不负所托,五天之内便将孙思邈带了回来。 当孙思邈出现在丽正殿时,子轩吃了一惊,“孙大夫,你怎么来了?”

    孙思邈不自然地答道:“在下是来请殿下帮忙著书立说的,听说杨妃身体微恙,特地来看看您。”

    孙思邈把了脉后,子轩问道:“孙大夫,怎么样?我的病严重吗?”

    “并无大碍,杨妃先休息吧,在下给您开几副方子。”孙思邈冲世民使了个眼色,二人向殿外走去。

    并无大碍,世民会将孙思邈请来?子轩联想到御医来看病后世民奇怪的表现,不禁有所怀疑。此时,子轩身边只有似画,子轩道:“似画,你扶我起来。”

    “主子,你这是要去哪儿?”似画问道。

    “嘘!小声点。”子轩悄悄地起来,打开了一道门缝想听世民与孙思邈的对话,向外一看,只见秋实和敬德也在。

    世民问道:“孙先生,有办法吗?”

    孙思邈摇摇头,“殿下,杨妃实在伤得太重了。”

    说着孙思邈拿出一本医书《名堂图》,上面画着人体的结构图,孙思邈道:“殿下您看,人的五脏六腑全都长在后背里面,杖刑打在杨妃的后背上,五脏六腑皆受到重创,便是扁鹊、华佗在世也无济于事。”(作者注:世民登基后,下诏以后杖刑不许再杖背,只能打大腿。并且取消了五十多种死刑,而改为流刑,充分体现了唐太宗的人本观念。)

    “你说什么?那我侄女便没救了吗?你是大夫,我千辛万苦地把你找来,你总得想点办法呀!”敬德怒道。

    秋实在一旁哭道:“尉迟将军。你小点声啊,子轩还不知道呢。”

    孙思邈道:“将军,生死有命,医者岂有起死回生之术?”

    世民黯然神伤,“孙大夫,那子轩还有多长时间?”

    孙思邈叹了口气道:“大概一个月,还请殿下节哀。”

    “主子!主子!”似画的惊呼引得四人回到丽正殿。只见子轩颓然地倒在地上。

    世民急忙抱起她。担心地说:“子轩,你都听到了?子轩别怕,我就是倾全国之力也要把你医好。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子轩从最初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摸着世民俊美的脸庞,神色哀伤地说:“世民,别白费力气了。孙大夫是大唐最好的大夫,他都说治不好。那定是治不好了。”

    孙思邈道:“在下惭愧,治不了杨妃的病。”

    子轩温和地说:“孙大夫不必自责,孙大夫已经救过子轩一命了,要不是孙大夫救治。上次在洛阳子轩就早已没命了。”

    敬德放声大哭,“我侄女是个好人,一生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会是这种命啊?这都怪皇上,是他下令杖刑的!是他把我侄女打成这样的!不行。我这就找他算账去!”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