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西安之旅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大多都是古迹,什么这个皇帝的陵,那个太子的墓,子仪听得一个头两个大,子轩却热情高涨地缠着导游问东问西,要不就是对着那些随葬品很认真地拍照。子仪真的不明白,那一个一个的坟包怎么对子轩有那么大吸引力。

    子仪成了旅游团里所有男人眼球的聚焦点,尤其是那位二十多岁的导游,这边回答着子轩的问题,那边却在偷瞄子仪。

    “喂,问你问题呢!”子轩不满地说。

    那导游回过头来,“什么?不好意思,你再说一遍。”

    子轩道:“我问你,为什么汉阳陵的陪葬陶俑都没有胳膊?”

    “哦,那些陶俑在入土前都安有木制的胳膊,可以转动,陶俑原来也都穿有衣服。由于年代太久衣服和胳膊都化成灰了。”

    子轩玩味地看着他,“这就对了,好好回答问题,老看我姐姐干吗?你对她有意思?”

    导游腼腆地一笑,“不是,只是她太漂亮了,去参加选美一定夺冠。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我就是多看两眼呗。你姐姐是混血儿吧?”

    子轩惊叹:“你怎么这么有眼力?怎么看出来的?”

    “这很简单,虽然头发是黑色,眼睛是深棕色,乍一看,看不出有外国血统。但眉骨隆起、鼻梁高挺都是欧美人的特征,尤其是肤色,这种白里透粉的肤色一般中国人是没有的。”导游分析给子轩听。

    “在聊什么呢?”子仪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吓了二人一跳。

    “没……没什么,我问点问题。”子轩说。

    下一站是碑林博物馆,当导游兴致勃勃地讲解那一统统石碑上的历代书法名作时,子轩一反常态地拉着姐姐脱了队。两人一路小跑地穿过七个石碑陈列室,来到了石刻艺术室。

    “子轩,你在找什么呀?”子仪喘了口气问。

    “很重要的文物。”子轩头也没回,拉着姐姐继续跑。

    两边雕刻精美的石狮、石虎都没让子轩多看一眼。一直跑到六匹残破不堪的石马浮雕前,子轩才停住了脚步。

    “这什么呀?都破成这样了,有什么好看的?”子仪不解地看着子轩。

    “姐姐,这是昭陵六骏——是跟着唐太宗李世民一起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六匹战马。”子轩得意地介绍着,“这是特勒骠,是他平定刘武周时所骑的;这是青骓,平定窦建德时所乘;这是什伐赤,打洛阳、虎牢关时的坐骑;这是飒露紫,击败王世充时所乘;这是拳毛騧,打刘黑闼时骑的;这是白蹄乌,平定薛举时的坐骑。”

    子仪惊叹妹妹的记忆力,“你怎么能记这么清楚?”

    子轩把目光从石马移到了姐姐身上,“虽然每一段历史我都很喜欢,但是尤其喜欢隋末唐初的这一段,因为唐太宗是我最崇拜的皇帝。史学家评价他是千古一帝,要我说他就是中华五千年来最优秀的人!”

    “你还真是他的超级粉丝。”子仪感叹道。

    子轩兴奋地递过相机,“来,姐姐,快帮我跟昭陵六骏合个影。”

    子仪见她激动地跟得了奥斯卡金像奖似的,彻底无语了,闪光灯一亮,为子轩记录下了这幸福的时刻……

    第二天的行程是登华山,子仪这才提起了兴致。她不懂那些历史,但她喜欢自然风光,就像她那爱旅游的妈妈。想起妈妈,子仪一阵心酸,她的妈妈是美国人,和在美国留学的爸爸相恋,她小的时候和爸爸妈妈生活在美国,直到14岁那年一场车祸永远地带走了爸爸妈妈,她才回到中国。起初跟奶奶一起住,后来15岁时奶奶也去世了,她哭得死去活来,比她小一岁的子轩从身后抱住她说:“姐姐,不要害怕,你不会是一个人的,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是的,那之后,二叔一家成了她唯一的亲人,二叔是d大历史系主任,从子轩很小的时候就给她讲历史,每次当他们父女俩畅谈历史的时候,子仪都会觉得头疼,这个时候二婶就会叫她去看新买的舞蹈裙。二婶是个很善良、很贤淑的女人,对子仪就像亲生女儿一样,子仪从小学艺术,要比子轩的学费贵得多,二婶从来没说过半个不字。

    至于子轩,那就更不用说,姐妹俩住在一个房间,有时睡一张床上,躲在被子里说悄悄话,子轩性格很温顺,倒是处处让着她这个姐姐。子仪喜欢她的小圆脸,尖尖的下巴,一笑起来有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她甜甜的笑容让人说不出的温暖,有这样一个妹妹,子仪觉得很幸福。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