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听取汇报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午阳说:“我们不这样算,就按每亩加10元,每年不就有1千万么。 租赁户怎么放鱼苗、怎么养,我们都不管,只是在要抽干水库的水时,必须通知水利局,不影响农田灌溉就行了。”

    戴革说:“这也得租赁户干啊。反正人家都将水库租赁了,我们总不能说只租赁水面,不租赁水底吧?他们硬是不交这个租金,我们也不能安排别人去养鱼的。书记,依我看,能够合情合理筹集到多少就是多少,不够的,一是找中央要,二是靠发展经济挣。实在没有,就不要操之过急,有了钱,先解决那些迫在眉睫的事情。这些要新修的大型水库都集中在西部,那里山多田少,可以稍微缓一缓。”

    午阳说:“戴革同志,我们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可以这样安排,但是,我们不能有这种思想。对我们来说,一个乡、一个县遭了灾,问题不是很大,可对一家农户来说,那就是天塌下来了。”

    戴革说:“好的,我会认真对待的。”

    午阳说:“我以前在市里时,其他部门对水利局意见都比较大,说中央每年下拨的经费都不少,但是很少真正用到新修和维修水利工程上面去。我给你一个参考意见,你回去以后,安排一次自查自纠,看看有多少违规资金。如果是自查出来的,不管是贪污也好,是滥发奖金财物也好,都一概不追究,退回来用于水利工程的建设和维修就行了。如果是以后省委安排清理出来的,那麻烦就大了。”

    戴革说:“如果是按上级的红头文件发的呢?”

    “那责任不在你们。还有就是一些补助。比如你们常年在外勘探水利项目,每个月拿几百块钱补助,还要追究你们,就太不近情理了,这样的事情。我可以跟省委其他负责同志说情的。”

    “书记,据我所知,吃喝可是花了不少钱的。”

    午阳说:“以前大家都是这么搞的,也不能光是追究你们。如果以后还照吃不误的,就自己掏钱补上,不给纪律处分。”

    戴革笑道:“书记。这个尺度还比较宽嘛。”

    午阳说:“不宽不行啊,大家都是这样,总不能都处分吧。现在就不严不行了,上级不管,任由下面胡作非为。被记者曝光了,那就是害了你们,我们也要负连带责任的。”

    “我们能够体会到省委省政府关怀、爱护干部的一片苦心。书记,我回去后一定好好传达。”

    午阳说:“戴革同志,回去后,要比平时更加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特别是要与那些曾经有矛盾的同志,修补好关系。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还有就是注意不要去触动某些人的利益,宁可不作为,不能呈英雄。”

    “谢谢省长。我会把握好自己的。要将尾巴夹得紧紧的,熬到4月底。”

    戴革说的4月底,是因为要到4月12号召开的省十一届人大第三次会议,才能任命政府的厅局级干部,还要进行公示一周,差不多就是4月下旬了。

    到了下午。离省城比较远的市州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陆续到了,每个市州都有几个本派系的人。欧阳煜、卓雅兰、师峻、柳益民、李耀武等,都带了一些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来拜访他。6号还有时间回渌江的家。7号就谈话、会见到深夜了。

    大家谈论最多的,还是招商引资和经济建设的话题。由于有了省政府办公厅的通知,各市州更是在此之前就已经铆足了劲要发展经济,就是缺乏资金,现在省政府出面,由潭州市进行招商引资,大家的劲头就更足了。

    不管是不是本系统的人员,都按照要求将发展经济的规划,建设工农业和第三产业的设想交给了黄达其。黄达其让常江组织人员进行了统计,符合省政府要求的,都予以确认,发现了有项目重复的工业项目,就发回去重新研究,拿出新的计划来。

    有些市州显然准备不充分,作出的规划和设想,不符合本地的实际情况。午阳跟他们一起分析研究,制定出适合本地自然资源、交通状况和销售市场的规划来。一时想不到好项目,午阳也劝慰他们,反正离招商引资会还有一段时间,两会后回去再做,也来得及。

    7号晚上刘书记、黄省长来看望代表和委员,看到午阳的会客室里聚集了那么多人,就笑道:“午阳同志被中央安排管理几家,我们省的风气都变了。以前是书记、省长拜访大家,现在是大家看望午阳同志了。”

    代表们纷纷表示,在新一届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发展本地方的经济,信心更足了,也就坐不住了,怕好项目都给人家抢走了。

    刘书记笑着说:“只要代表们跟中央、省委一条心,选举好省政府领导班子,保证我们省的经济,就能够飞跃发展。”

    夜深了,外面开始下大雪,气温也骤然下降了很多,午阳就不想赶回去了,明天早上又要赶过来,太难跑了。好在有贾仙蕴来开会,利凝也在省委招待所要了住房,可以陪他,要不然就得独守空房了。

    8号上午,两会开幕,刘清源代表上一届省政府作政府工作报告,下午和晚上分组讨论。

    吃晚饭时,刘清源和午阳几个主要领导陪中组部副部长一桌。副部长说:“清源同志,这次我下来,很有收获啊。”

    刘清源说:“陈部长,您指的是哪方面的收获?”

    “对你们省政府主要领导拟任人选的了解。中央讨论午阳同志的任职问题时,有同志认为,经济建设是他的强项,其他方面就弱了一些。通过我找代表们了解。才知道午阳同志在主持易河工作期间,对打黑、反腐工作,都是抓得很好的,得到了易河干部群众的一致好评啊。”

    刘清源说:“陈部长,午阳同志是个干才。很全面的。请您回去报告中央,我对搞好中南的工作,是充满信心的。”

    午阳说:“我个人的能力和水平都很有限,对部长和书记的评价很惶恐。不过有中央正确方针的指引,有省委强有力的领导,我会尽力做好工作的。”

    陈副部长说:“中央对你们省委省政府的掌控能力和工作能力都是给予充分肯定的。不过。最重要的,还是要看你们省的经济建设情况。你们也知道,改革开放30年来,中南的历任省委省政府领导,也就是一个张书记进入了决策层。是什么原因呢?主要还是经济建设差强人意。如果5年之内能够提升靠前10位,那刘书记的风头就谁也拦不住了。”

    刘书记说:“陈部长,您马上就要扶正了,下一届,肯定是要进入决策层了吧?”

    陈部长说:“这种事情很难说的。这一届的政局委员,年龄比*的一届大了很多,有好几个到18大时,都过线了。肯定是需要接班人的。到时候谁上谁不上,存在的变数极大,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够议论的。”

    刘清源笑道:“陈部长。局势还是很明显的,50岁以下的中委,就只有那么10来个人嘛。您从省长的位子上调中央工作,而且是在中组部这样重要的部门,就是在重点培养嘛。”

    陈部长说:“我们这一批人再过5年,也都是50多了。不年轻了。只有午阳同志他们40岁以下的这一批,现在已经有两个中委。7个候补中委。他们才是未来的顶梁柱呢。”

    刘清源说:“陈部长这话肯定没错,午阳同志。有你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的时候。”

    午阳笑道:“书记,我还是走好脚下的路吧。”

    陈部长说:“午阳同志既有很强的能力,又有刘书记这样的高人指路,更有中央老总的关心,这么好的条件,肯定要走到我的前面去的。”

    刘清源笑着说:“陈部长,你们正好相差10岁,让他将来接您的班就最合适了,说要跑到您前面,可能性不大呢。”

    陈部长说:“刘书记您这是宽我的心呢。您放心,不管将来情况如何,我对你们的工作,一定会不遗余力地给予支持。毕竟我们的目标都是一致的,就是要将我们的国家建设得繁荣富强,对吧?”

    “那是,那是。”在座的几个人都连忙点头称是。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