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三十章 风味小吃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bsp;午阳将情况告诉了刘清源,刘清源点点头没说什么。午阳想。自己该做的都做了,该说的也说了。应该算是尽职尽责了。黄达其和陈部长都知道了这个事,肯定不会对自己问责的。

    陈部长笑笑说:“清源同志,达其同志,这个事情不能掉以轻心啊。8这个数字,对中南不吉利啊。98年特大洪水,今年是08年啊。”

    “好的,我会关注的。”刘清源请陈部长走前面,问:“谈老板,小姜呢?”

    谈佳说:“昨天来了两个美女,小姜跟着她们跑了。”

    刘清源笑笑说:“美女拐美女干什么?”

    谈佳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嘛,人家的老板比我大,给的工作好、待遇高,当然要走了。”

    进了亭子,宾主依次坐下,刘清源又问:“带走小姜的,是哪里人?干什么的?”

    谈佳说:“不知道,听她们说话的口音,是一口纯正的京片子。小姜陪她们吃了饭,就来跟我说要走,告诉我要回北方去。我要将股份的分红给她,她说什么也不要,最后好说歹说,收下了10万块钱。我总觉得这事有点蹊跷,人家是怎么知道小姜和我们杜英山庄的,小姜又是怎么会跟她们走的。”

    刘清源笑笑说:“既然你们姐妹缘分尽了,就不说这些了吧。麻烦你去给我们榨一些水果汁来吧。”

    谈佳说:“领导,我们这里有西瓜汁、苹果汁、木瓜汁、猕猴桃汁等,请问你们要什么?”

    陈部长说:“西瓜汁和苹果汁含糖高,就来猕猴桃汁吧。”

    午阳说:“再来一壶木瓜汁。点心上一盘饺子,一盘蒿子粑粑,不要加糖,糖另外用碗装着。”

    陈部长说:“午阳同志,你说吃本地风味的饭菜,蒿子粑粑应该是地道的本地风味吧?”

    “对。这是用一种野草捣碎,加糯米或面粉调制,再用油煎出来,蒿子的清香味很浓。老板娘,木瓜是用本地产的皱皮木瓜吗?”

    谈佳说:“对,现在本地餐馆用的,都是易河产的木瓜了。产地近,木瓜新鲜,价格也便宜。黎书记,上了木瓜汁,就不上木瓜炖雪蛤了吧?”

    “是的。我们这里安排什么饭菜,给司机那边也照样安排。告诉厨师,我可是在首长面前夸了海口的,一定要拿出手艺来哟。”

    谈佳说:“黎书记,各位领导,今天铲雪去了,来的客人又比较多,可能上菜慢一点。要请你们谅解呢。”

    陈部长说:“没事,我们正好慢慢聊天。”

    刘书记说:“都是些什么客人啊?”

    谈佳说:“我只认识几个,您去看看就知道了。”

    刘书记说:“达其同志,午阳同志,你们陪陈部长和李局长说会话。我去去就过来。”

    午阳说:“您去吧,上菜了打您电话。”

    刘清源走后,陈部长说:“达其同志,午阳同志,离京前两位老板让我给你们带话,综合起来。就是这么几件事情,一是达其担任了省长职务后,一定要将中南的经济建设搞上去。中南这个地方虽然属于中部,但物产富饶,交通便利。气候条件好。前些年,一直没有什么大发展,中央认为,主要是没有将主要精力用在发展经济上面,而是热衷于争权夺利,搞窝里斗。近10年来,中央下了大决心根治,现在已经基本上理顺了。为你施展拳脚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如果在你手里再没有大的起色,就说不过去了。”

    黄达其说:“部长,我只能说尽力而为吧。刘书记毕竟不是我们系统的人。可能存在执政理念的不同,能不能取得他的支持,现在尚不清楚呢。”

    陈部长说:“这个你放心。刘清源现在是他们系统最热门的接班人,他同样需要工作业绩来巩固接班人的地位。午阳同志回中南任职,就是他向中央要求的。达其同志过来任职,中央是经过慎重考虑的。你长期在机关工作,抓经济工作是你的短版。但不要怕,你年轻有活力。还有午阳同志辅佐你,肯定能够出成绩的。以后遇到经济工作方面的难题,多跟午阳同志商量。中南的工作搞好了,清源同志肯定要上去的,午阳同志是去是留,中央会研究的。”

    黄达其说:“部长,我会尽量处理好跟清源书记的关系,虚心跟午阳同志请教,尽力把中南的事情搞好。”

    午阳说:“达其省长,您别说请教,只要是省里的工作,我就会尽职尽责的。”

    陈部长笑道:“好,你们都要努力工作。我跟清源同志谈了,他告诉我,你们省准备将摊子铺开大干,今明两年要投资8万亿,你们的资金从何而来?不要作不切实际的假大空计划呀。”

    午阳说:“投资建设工商企业的资金,我们可以自己筹措,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和农村水利设施建设的资金,就要中央支援了。”

    陈部长说:“离京之前,曾老板说了,中央可以给你们省两千亿左右,但是必须分两到三年下拨,而且要从多个部委拨付。不够的,可以给你们联系世界银行的无息贷款,给你们10年期的贷款行不行?”

    黄达其说:“谢谢老板。我们的基础设施建设大约需要800亿,农村水利设施建设大约需要4000亿,中央能够拨款两千亿,我们就只要贷款2800亿了。如果我们的经济能够按预定的方向发展,达到预期的目标,偿还2800亿,是不会很难的。”

    陈部长笑着说:“我知道你黄达其最好强了,不想给老板添麻烦,但是老板不能不替你着想。如果以后中央财政宽裕,给你们追加一些拨款也不是不行的。当然,你们也可以自己想想办法,比如修建污水处理厂,你们可以采取政府和企业实行股份制经营嘛。”

    午阳知道,这些基础设施的建设,大部分是投入大,运行成本高,利润极微,长期需要政府的投入,搞股份制基本上没有可能。比如说建设污水处理厂,征地、购置处理设备,投入很大,运行费用很高,可很难从排污企业收到排污费,南方水资源比较丰沛,经过处理的水,一般就直接排入江河了,很少再循环使用的,也就没有经济价值,一直是处理污水越多,亏损就越多。所以有的地方的污水处理厂,建好以后,除非是上级检查时运转一下,其余时间都是关机状态。

    但是有一种情况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就是提高水价。现在水价一般在每吨3元以内,如果提高到30元,经过处理的污水,销售给工业企业每吨20元,那污水处理厂就有利润了,毕竟处理成本也就是几块钱嘛。这样一来,政府和企业合资建设基础设施也就成为可能了。

    午阳说:“部长,我们可以动员有实力的企业,来和政府进行股份制合作的。不过如果中央没有出台可操作的政策以前,不管是企业还是政府官员,冒的风险都挺大的。”

    “好,这个事情我们以后再讨论。今天咱们说说第二件事。这位李司长你不认识吧,可他父亲和堂弟你肯定都认识。他就是李西泽的堂兄。”

    午阳赶紧跟李司长握手,“李司长,您怎么也不早说呀,多有怠慢,不好意思啊。”

    李司长说:“黎大哥快别这么说,我看您这几天一直忙于公事,也就不好打扰您。其实我这次过来,是冒充陈部长的随员的,我供职是在商务部。当然了,来的目的,也是为了公事。黎大哥,我名叫荣泽,您就叫我名字吧。”

    午阳说:“好,荣泽,以后咱们就是兄弟了。这次来,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出力吗?”(未完待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