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要出国公干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整出新气象,不在经济建设上拿出新举措,我们就会被认为是碌碌无为的领导班子,向上向下都无法交代的。”

    陈部长说:“清源同志,达其同志,你们这次召开两会,吃住方面都不铺张,为弘扬新风气做出了表率,其身正不令而行,中南的官场风气将为之一新呢。”

    刘书记笑笑没有吭声,午阳说:“陈部长,清源书记,要我说,这些事情已经是积重难返了,不是几次会议,几个文件就能够解决问题的。要彻底根治,必须开会发文,也必须对那些置若罔闻的人进行组织处理。”

    刘书记说:“这次派出明查暗访小组,发现一个,就处理一个,决不姑息迁就。陈部长,我们请您吃饭,可不是铺张浪费呀,7个人,最多也就是1000块钱,还是午阳同志自己掏腰包,这个没问题吧?”

    陈部长笑着说:“我们今天吃了午阳同志的,下次你们到了京城,就该我们请客了。”

    告别离开后,午阳想起应该给大佬打个电话,表示表示一下自己的态度。已经是两届的候补中委了,还是副职,如果不表态,首长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果然,接到电话,老板很高兴,说了一些勉励的话。接下来又决定给刘爸爸打电话,他很快就要退休了嘛。“爸,我们省的两会今天闭幕了。”

    “你还是没有去政府任职吧?这是中央已经定下来了的事情。午阳,我知道你有出息,要正确对待。”

    “爸,我自己能想明白的,您培养了我这么多年嘛。”

    “哈哈,要说教你怎么做人,怎么做官,我是教了,可说提拔你,我是直到这次政局会议,都没有替你说过话的。其他省区的政府一把手,大部分是候补中央委员,但是你作为你们系统的接班人,20年后是要进入中枢的,不能现在被其他派系的接班人压了一头。但你们大佬不提,我是不好 说话的。”

    “爸,谢谢您,以后还要请您多多栽培呢。”

    “干满这一届,我就退休了。你的路还长着呢。现在你搞经济建设的能力已经得到了公认,做好本省、本市的工作就行了。有一点你需要注意,就是要在政治上成熟起来。你以前年轻。说话无所顾忌,决策层可以因你年轻而谅解,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就不能任性而为了。”

    午阳说:“爸,如果有时候实在忍不住要将自己的不同意见讲出来怎么办呢?”

    “这种情况肯定是难免的,你将问题考虑成熟了以后,先不要形成书面的东西。而是给决策层打电话沟通。上达天听后,你的责任就尽到了。很多事情很难说谁对谁错,只是执政理念的不同。造成了认识上的差异,还有的是执行时间的不同,就有可能分为正确与错误。比如说现在推行的城镇化建设,如果是根据产业化的需要。推进城镇化就是正确的。如果不顾实际情况,为了城镇化而城镇化,就是走极端,是弊多利少的。你不能因为你们一个省的情况不同,就提出反对意见。你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在你执政的地方,找出一条推进城镇化建设的好路子,这就是创造性地执行中央的方针政策。”

    午阳笑着说:“爸。原来还可以这样啊?”

    刘政局也笑起来了,“以前你任职的层次比较低。我没有跟你说过这些,现在跟你说也不晚,让你这个愣头青去闯荡也好,也正好留下一个不畏权贵,敢于直言的好名声嘛。”

    “爸,以后我可不敢再做愣头青了。”

    “不,该讲的话还是要讲。当党和人民的利益将要遭受重大损失的时候,你发现了问题,如果不旗帜鲜明地站出来讲话,那就对不起你的党性,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了。”

    “好,该讲话的时候还是要讲话,注意方式方法。”

    “好,这就对了。我不跟你多说了,其他首长也要打电话,一些已经退休了的首长也要打电话,遇到春节这样的重大节日,或者是中央重大的人事变动,都要打电话,礼多人不怪嘛。”

    “好的,我会按您的话去做的。爸,小曾和郁冰的事情怎么样了?”

    “你不是大媒么?怎么还来问我了?告诉你,他们已经领结婚证了。对了,你跟小曾父亲购买古旧图书的事情,搞好了没有?”

    “还没有搞完。第一批的820本,已经鉴定好了,我按专家的意见,总共付给他父亲1.2亿多一点。最近他父亲又送来了600多本,还没有鉴定好。不过据专家初步鉴定,价值不会比以前的差。”

    “你可不能只讲价值,不注意保管呀。这些书籍都是孤本、善本,损坏了可就再也没有了。”

    “爸,不会的。我找到了一点檀香木、黄花梨什么的,连家具都舍不得做,都用来做书柜了。就是现在图书馆还没有建好,可能要到下半年了。”

    “好。图书馆要建就建大一些,你反正有钱,多收集一些古今中外的图书,给后人一个读书的好地方。我退休后,也要过来读几年书。”

    “好嘞。等您退休时,我们的图书馆肯定就藏书比较多了,有图书,也有电子书,欢迎您过来研究。”

    “我研究什么呀,就是圆年轻时的读书梦而已。好了,不说了,你赶紧给其他人打电话吧。”

    这是车辆已经到了市委院子,让陈然在招待所住宿算了,陈然说:“时间还早,路也不远,还是回家住,明天早上再过来。”

    “那我还是去银行算了,你明天早上在楼下等我。”

    午阳路上给高家岳父打电话,基本上将该打的电话打完了。下了车,先打电话找彭妍,让她联系祝宝,祝贝,自己联系于慧娟。

    接到午阳电话,于慧娟笑道:“在外面10天半个月也接不到你一个电话,到了潭州,你反而打电话了。”

    “公路走不了,你来我这里好不好?我有事情跟你说呢。”

    于慧娟说:“好,你告诉我地址,我马上过去。”

    午阳支开了其他人,专门等她,到了以后,还没有说话,就被她一把抱住了,来了一个长长的湿吻。吻过后,午阳问:“今天回家的?”

    “下午刚到潭州,又被困在这里了。好在是刚回来就接到你电话,要不然在外面想得要命,回家又见不到人,还不得疯了呀。”

    午阳笑着说:“都成了这个样子,怎么不早点回家?”

    “你以为我不想啊,走不开呗。不过从今年起就好了,我已经不再管公司的任何具体事务了,就跟你一样。不过我是成立了商会,以后跟你慢慢说吧。”

    午阳说:“作为老板,你不管具体事务,就是最好的管理。大事管好了,就可以放手让经理们去做事了。慧娟,我最近要去缅甸一趟,你在那里有不少企业,是不是也过去?”

    “你过去是因公还是私事?”

    “商务部组织一个代表团,除了一些政府官员外,还要去一些企业家,跟缅甸政府商谈投资项目,可能是有与日本企业相抗衡的意思吧。”

    于慧娟说:“我在缅甸的投资项目已经够多的了,目前都运转良好,暂时不想再增加更多的项目。你们如果谈成了什么投资意向,你觉得可以投资的话,就打电话给我,我安排在缅甸的高管跟你接洽就行了。我自己还是不想过去,我得在家里放松放松。”

    “好吧。如果有比较好的投资项目,你能够筹集多少资金来投资?”(未完待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