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四十七章 噩梦快醒来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八百四十七章 噩梦快醒来

    林亦可扯过被子,直接倒在了病床上。

    对于她的小女孩脾气,陈羽飞淡淡一笑,站起身,走出病房。

    没多久,他拎了一盒温粥回来。

    菠菜蛋花粥,口味很清淡。林亦可一只手拿着勺子喝粥,语气有些漫不经心的问,“我怎么进医院的?”

    “失足落水。”陈羽飞回答。

    “落水怎么还伤到胳膊了?”林亦可又问。

    “可能是在水下被利物刮伤了吧。”陈羽飞说。算是善意的谎言。

    林亦可既然不记得了,他宁愿她永远不记得才好。毕竟,那些并不是什么美好的记忆。

    林亦可倒也没刨根问底,吃饱了,下地活动了一下,还让陈羽飞给她找了纸和笔,很有兴致的在纸上画着音符,偶尔还哼唱几声。

    陈羽飞想,很多时候,忘记痛苦,才会快乐。

    林亦可吃过晚饭,直接倒在病床上。

    陈羽飞在病床下面搭了一个临时床,两人之间隔着泾渭分明的距离。

    他听着她清浅均匀的呼吸,才渐渐有了几分睡意。

    从他把她从冰冷刺骨的河水里拉出来的那一刻开始,她昏迷了一天一夜,他守了她一天一夜。

    他看着她平静沉睡的模样,有那么一刻,他真的希望时间可以从此停职,他希望可以就这样,永永远远的守着她。

    陈羽飞熬了一天一夜,的确有些疲惫。他合起眼帘,刚有一些睡意,突然听到病床上林亦可发出惊慌的哭声。

    “冷,好冷!”她紧闭着眼睛,身体蜷缩成一团,在被子里不停的颤抖着,抖得像筛子一样。

    陈羽飞的睡意一下子就醒了,他立即从临时床上坐起来,快步走到病床旁。

    “小可,小可,怎么了?”陈羽飞紧张又担忧的喊着她的名字,“林亦可,醒一醒!”

    林亦可似乎根本听不到他的声音,自顾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她的世界,只有冰冷的河水,只有沉寂,黑暗和死亡。

    林亦可冷的不停的颤抖,那种寒冷,好像是发自内心的一样。

    “林亦可,林亦可!”似乎有人在喊她的名字,黑暗中,她突然看到一只肮脏的手伸向自己。

    “啊!走开,别碰我!”林亦可突然惊叫起来,挥出了紧握着的拳头。

    “亦可,别怕,别害怕,只是梦而已,快醒过来。”陈羽飞伸出手臂,试图拥抱她,给她温暖和安慰。

    然而,他的手掌刚碰到她,林亦可就好像一只受惊的小兽一样,拼命的惊叫和挣扎起来。

    陈羽飞躲闪不及,还被她胡乱挥过来的拳头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脸上,一张俊脸都被她打偏了。

    陈羽飞站在病床前手足无措,急忙按响了床头铃。

    值班的医生和护士赶过来,对于林亦可这种失控的状况,医生只能让护士给她打一针镇定针。

    两个护士,外加上医生和陈羽飞,四个人一起才勉强的按住了林亦可。

    林亦可失控尖叫,叫声几乎能刺穿人的耳膜,脸上的表情异常的惊恐。

    一个护士拿起针头,把冰冷的针头在了她手臂的肌肉里,针管中的液体缓缓的推进她的身体,林亦可终于慢慢的冷静下来。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