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三 燕江趣闻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在燕江,贺家是数一数二的望族,耕读传家数百年,当今虽没有子弟身居高位,可底蕴深厚,枝繁叶茂,年轻子弟出类拔萃的不知凡几,而这些人中,要说出一个佼佼者,十之*会提到那位贺家玉郎。

    偏偏令初来乍到的人费解的是,那贺家玉郎竟是一个瞎子!

    质疑声起,立刻就有七嘴八舌的声音响起,争抢着解释缘由。

    “你这外来的晓得什么,贺家玉郎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眼虽忙,却比那些自诩为才子的人强出百倍。”一个斯斯文文的白脸男子道。

    “俗,太俗!”说话的是个壮汉,“琴棋书画又不顶吃顶喝,有屁用!俺最佩服贺家玉郎的是他办的一所蒙学,专收穷苦人家的孩子,不但分文不取,还管一餐饭。俺隔壁家前几年住了一个寡妇带着一儿一女,就把七岁大的儿子送去了读书,没出三年那寡妇也死了,都说剩下两个孩子可是遭了大罪了,你们猜怎么着?”

    “怎么着?”外乡人像听话本似的,下意识追问。

    壮汉满意外乡人的识趣,与有荣焉地道:“那十岁的男童,不但识字,一手算盘还打得飞快,退了学专给那些请不起账房先生的小店铺理账,还兼带替人写书信,不但自己没饿死,连妹妹都养活了。我这也是稀奇,去问了那孩子,他说蒙学里先教一年识字,只有学的特别好的才继续读书,剩下的都根据兴趣特长来学,这算账还是最常见的,还有的学什么制墨、刻书呢。学上个三两年,就该退学谋事做的。”

    在寻常老百姓眼中,与读书沾边的活计,似乎都带了些风雅。

    “这么好?”

    “当然啊,所以俺一听,赶紧把家里两个臭小子送去了。”

    就有认识壮汉的笑道:“我说猪肉杨,你可不算穷苦人啊。当心贺家玉郎知晓了。把你家两个崽子从学堂赶出去。”

    壮汉瞪了那人一眼,啐道:“呸,俺一个杀猪的。在贺家玉郎面前不是穷苦人是什么?逢年过节,俺还让两个小子给贺大公子送猪肉哩,人家可是都笑着收下了。”

    “这贺家玉郎,怎么听着跟神仙似的。眼睛瞧不见,还能做出这么多事来?”

    其中一个外乡人不服气地道:“办蒙学只收穷苦人家的孩子。倒是得了好名声,不过这无底洞贺家给填着,将来不填了又如何呢?”

    这就是暗指贺家玉郎拿着家族里的钱沽名钓誉了。

    “去,去。去,你不晓得就别乱张嘴喷粪。贺大公子还办了个书坊,那书坊出的话本可是最受欢迎的。单是这书坊的收入,就足够支持蒙学了。哪里用家里的钱!”

    燕江读书风气重,生意红火的书坊,可谓是日进斗金,且因为是和读书相关的,与名声无碍。

    外乡人无话说了,人们很快转了话题,只有一些胆子大的年轻媳妇和小娘子还在叹息:“这些人说来说去,竟没一个人说到点子上,贺家玉郎最出众的,明明是那无双的风华还有对娘子的体贴专一嘛,我若是能当一日的贺大奶奶,别说他眼盲,就是让我立刻瞎了,也此生无憾了。”

    两个头戴帷帽的女子悄悄离开人群,上了一座茶楼,一进雅室,便把帷帽取了下来。

    二女皆是二十出头的模样,年纪略轻的那个清雅温婉,略长的那个殊色惊人。

    年纪略长的掩口笑道:“知慧,你听听,如今你可是全燕江女子最羡慕的人儿呢。”

    “阿蔷姐姐,你又取笑我。”

    “我才不是笑你,没听那些小娘子说么,若是能当一日的你,此生无憾呢。你现在儿女双全,夫君是人人仰慕的神仙般人物,又只守着你一人,在人们眼里,简直是人生圆满了。”

    罗知慧微笑道:“哪有人敢说,人生是圆满的呢。”

    若说最开始,所有人眼中的遗憾,在她心里不过是付之一笑,可随着那人在她心里越重,爱渐入骨,那份遗憾才越发深刻起来。

    她不遗憾别的,只遗憾他没有见过她的样子,他们约定来生再续鸳盟,可他万一认不出来她,该怎么办呢?

    年纪略长的女子听了,也沉默下来,片刻后才道:“说的也是,谁能没有遗憾呢,比如我,此生恐怕都没有进京的机会了。”

    那些不曾忘记的故人,大奶奶、紫苏、白芍、青鸽,此生恐怕相见无期了,还有给她带来全新人生的君表哥,也没有机会在他坟前上一柱清香。

    原来这年纪略长的女子竟是改回了原名的阿鸾,现在闺名已经叫王蔷了。

    说来也巧,她本是燕江王氏女,王家虽比不得贺家,在燕江也算是大户,回来后对外说是自幼体弱养在山中,身子养好才回来的,因着这个缘由,嫁的并不是望族长子嫡孙,而是一户殷实人家的小儿子,虽没有寻常女子看重的体面尊贵,胜在清闲自由。

    二人都在燕江,哪有不碰面的,有着京城过往的牵扯,又性情相投,几年下来早已成了无话不谈的密友。

    阿鸾感慨完,又笑了:“不过这几年,我和大奶奶的书信来往还没断过呢,这不,前些日子刚收到信,大奶奶说过些时日初霞公主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