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4章 给我一点时间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不,不会是这样。

    慕容玖看到邵启翰英俊的脸上依然挂着大大的笑容后,一瞬间就放松下来,与轻松相伴的,还有

    一丝庆幸。

    慕容玖察觉到自己的想法,不由得哑然失笑。

    是庆幸邵启翰的父母与自己的父母不一样,最后还是成功的摘取了爱情果,还是庆幸邵启翰没有像他一样,从小背负着对血亲的憎恨而长大?

    “嗯?”邵启翰向他投来疑惑的目光。

    慕容玖摇摇头,笑着示意他继续讲下去。

    “……她生产的时候,非常不顺利……羊水栓塞……”邵启翰的声音低的不能再低,如果不是因为此时慕容玖离他极近的话,也是听不清楚他到底在说些什么的。

    慕容玖大力的捏了捏邵启翰的手,邵启翰扭头看着他,好一会儿才扯着嘴角咧出一个微笑。

    一直以来,慕容玖只是知道邵启翰的母亲因为难产去世,但他也从来没有听到邵启翰提起这段往事。

    也许片刻的停顿能让邵启翰迅速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也许是通过紧握着的双手从慕容玖身上汲取了力量,总之片刻之后,邵启翰就又低声叙述起来。

    “我的到来并不在计划之中,得知母亲怀孕之后,父亲就建议打掉这一胎,因为当时母亲已经是‘高龄产妇’,又是第二胎……本来就有很大的危险,可是母亲执意要生下我。产前检查的时候,母亲的状态就已经不是很好了,到了分娩,就……”

    邵启翰闭上嘴,沉默的牵着慕容玖。

    “你母亲在生前立下了遗嘱,将名下的股份转移到你的名下是不是?”见邵启翰一直沉默着,慕容玖开口为他补上了故事结局。

    邵启翰点点头。

    “我猜你的父亲一定想不到,遗嘱一直放在老爷子手里?”

    邵启翰又点点头。

    “所以你现在……是准备利用你母亲留下的遗产,对付你的父亲和你的哥哥?”

    “……阿玖。”邵启翰的声音沙哑而低沉:“你知道为什么母亲会把这些留给我?因为她已经知道——我是不受欢迎的!当我还是个胎儿的时候,我就感受到了来自于父亲兄长的恶意,他们希望让我消失以保证母亲的绝对的安全,但母亲却希望我能延续她的生命——她甚至在怀孕第六个月的时候,就向爷爷寻求帮助,立下遗嘱……也许她只是防范于未然,也许她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无论如何,她隐瞒了他的丈夫和儿子,选择了保护我。”

    “可是最糟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母亲去世了,我成了罪魁祸首。但说到底,父亲与邵启翟也没有把我怎么样,我也没有必要发动没有必要的战争,所以这件事情本来不会再有另外的人知道,父亲能够把他手上的股份通通留给邵启翟,邵启翟也能稳稳的坐着邵氏当家人的位置,可是——”

    邵启翰的声音变的急促亢奋起来,他的语速越来越快,快到到最后简直分不清他是在吟唱,还是在咒骂。

    “邵启翟违背我的个人意志将我软禁,甚至用各种理由干涉邵玘的运转,煞费苦心的把相亲对象领到我的面前——如果最后我不是假意酗酒,恐怕这个游戏可以折腾到我发疯为止,而我的父亲呢,对他大儿子的举动不置一词,特意打一通越洋电话呵斥小儿子要他乖乖听话——阿玖,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邵启翰从喉咙里挤出低吼,他双眼阴翳,额前青筋直跳,紧握的双拳上爆出一条条凸起的筋脉,就在他几乎想要开始肆意破坏的时候,一双手从他的身后环了上来。

    慕容玖从背后紧紧的抱着邵启翰,冰凉的唇瓣似有似无的触碰到了邵启翰滚烫的后颈。

    “我很抱歉。”慕容玖在邵启翰的耳后说,声音如冰泉一般清冽,又有着浓浓的懊恼与关切,“如果当时我在你身边就好了……”

    本来暴怒不已的邵启翰在慕容玖的怀抱里渐渐安静下来,听到这句没头没脑的道歉也有笑的兴致了,邵启翰把头与慕容玖的倚靠在一起,然后眯着眼望着越来越暗的夜幕,戏谑的说:“那时候的你不也把我当做洪水猛兽?而且如果你出现的话,事情只会变得更加的糟糕。”

    慕容玖不得不承认邵启翰的话十分正确。

    即使到了现在,他都不能相信为什么自己的态度转变的这么的彻底,又这么的迅速——连搂搂抱抱什么的,似乎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明明这才过了不到两个小时!

    但是这种如鱼得水般的自在,心意互通相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