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六章 飞升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莫天寥把玄武捡起来,嵌到石门上。

    龟壳牢牢地卡在门上,一条小蛇从壳里冒出头,使劲勾着壳怕自己掉下去,奈何身体壳是直上直下的没有把手,“哧溜”一声滑了下来。

    玄机蛇立时圈起身子,当着一群小辈的面掉裤子,实在是太丢龟了!

    天琅看不下去了,把光溜溜的蛇捡起来踹到袖子里。

    现在只剩下玄珠了,莫天寥刚想开口问,就见溟湮缓缓张口,吐出了一颗墨绿色的珠子。

    “龙珠!”莫天寥惊奇地看着那通体晶莹的珠子,“难道这就是玄珠?”

    溟湮微微颔首,吐出龙珠,使得他的脸色有些苍白。龙珠便是青龙周身精华所在,不能龙太远,吐出来一会儿就要吸回去,否则长时间离体,他自己就会受到难以回转的伤害。

    所以当年给小猫抱着睡的时候,溟湮就睡在一边,过一会儿把龙珠吞进去再吐出来。

    溟湮不能耽搁,直接将龙珠潜在了石门上。

    玄鉴居中,两个天地至宝在侧,龙珠与玄武壳和交相呼应,庞大的天地灵气浩浩荡荡而来!

    玄鉴中泛起了涟漪,涟漪逐渐扩大,甚至蔓延到了石门之上。

    众人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石门上的涟漪还在逐渐扩大,渐渐地,石门也变成了玄鉴的深蓝色,门头的“玄牝”两个大字骤然泛起金光,而后,出现了无数的“玄牝”二字,在虚空中回旋。

    玄鉴之中,浮现出了一行大字:“玄牝之门,是为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而后,深蓝色的石门变成了透明的,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另一块大陆的景象。

    生机勃勃、鸟语花香,那里有凡人、有妖兽,化成人形的妖兽顶着头上的毛耳朵在街上行走,还有穿着紧身皮质衣裳、头上戴着尖角耳朵魔族!

    而后,一声宛如开天辟地的轰鸣声响彻天地,太玄山剧烈地摇晃起来。

    “咔!”地一声巨响,太玄上自山顶劈开了一个大口子,无数陌生的灵气骤然涌了进来,天地在瞬息间完成了一轮日升日落,日月同辉,两界相合。

    玄鉴慢悠悠地浮在空中,玄机在废墟里找出自己的壳,宝贝地揣进怀里。溟湮召回自己的龙珠,皱眉看着上面满满的灰尘。

    清潼放出水来帮师尊冲洗龙珠,但是一个没把握住,将龙珠冻成了冰球。

    龙珠已经离体有一段时间,来不及解冻,溟湮一口吞了下去,冰凉的触感使得他禁不住闭了闭眼。

    再睁开的时候,漫天的灰尘落去,众人都立在虚空中,太玄山裂开了一个大口子,在大口子的另一边,一人身穿艳红色广袖长袍立在虚空。猎猎山风吹动那长长的衣摆,吹散额前的碎发,露出了一张俊美到近乎妖冶的俊颜。

    “丹羲……”完全忘了口中珠子的冰凉,溟湮愣愣地看着对面的美人。

    那双美丽的凤目也怔怔地望过来,而后,伸手,在掌心以灵力凝出一把利剑,猛地朝身边劈了过去。

    “嘭!”地一声,身边骤然出现了一个身着黑色皮衣的壮汉,那人头上有两个巨大的尖角,手中拿着一个大铁叉。

    “愣着作甚,这是魔主,快来帮我打架!”朱雀丹羲用那十分动人的凤鸣声朝着溟湮怒吼。

    溟湮这才反应过来,立时冲过去帮忙。

    太白大陆上的灵气,不能供人修修炼,所有都是凡人,但魔族和妖兽却十分繁荣,两族都不能飞升,矛盾重重。

    八千年中,朱雀毫无疑问地成为了妖王,与魔主见面就打已经成了习惯。

    三人大空中打得不可开交,因为溟湮的加入,丹羲明显占了上风,一拳打在魔主的眼窝上,顿时大笑起来:“哈哈哈,终于打到你了!”丹羲像是抢到糖果的孩子,一双凤目笑成了月牙,一把抓过溟湮,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溟湮一呆,顿时忘了御气,直直地从云端摔了下去!

    丹羲瞬间变成了火凤凰,艳丽的羽毛近乎灼烧了云层,接住了落下去的溟湮,溟湮顿时化作青龙,与凤凰纠缠在一起。龙凤呈祥的美景,莫天寥终于有幸得见。

    魔主默默在云端蹲下来,揉了揉被打青的眼窝。

    紧接着,天地间传来无数的轰鸣声,太玄山顶也狂风大作,电闪雷鸣,雷劫!

    莫天寥拉着清潼迅速跑开。

    无休止的雷电交加之中,清脆的凤鸣与高亢的龙吟不绝于耳,但见一红一青两道光芒互相交缠着,直接飞向了九天。而正在揉眼睛的魔主,也化作一道黑芒消失不见,退留下一群傻眼的人修和妖兽大眼瞪小眼。

    两界勾连,一直不能飞升的老妖和老魔在一天之内统统飞升了,两块大陆的居民好奇地打量对方。

    莫天寥看着前辈们留下的烂摊子,长长地叹了口气。

    太玄大陆的魔气被魔族的人们视若珍宝,纷纷迁居过来吸收魔气,随着魔气越来越少,人修的心魔渐渐减弱,不再需要妖兽的辅佐。但是善战的魔族并不友好,时常与人修、妖兽争斗。

    莫天寥控制了流云宗和沃云宗,加之得到了溟湮的衣钵,稀里糊涂地成为了两道至尊。而清潼因为血统高贵,被奉为了新的妖王。整合后的太极大陆,开始了三足鼎立的新秩序。

    只不过……

    刚刚处理完两道杂食的莫天寥,看着大老虎抱过来的一对玉简,揉了揉额角:“宝贝,这是妖族的事务……”

    “唔,好吵……”睡得正香的清潼翻了个身,把毛耳朵埋在莫天寥的腿上。

    莫天寥叹了口气,给他盖上毯子。桌上的玄鉴泛起涟漪,显出一行字来:“认命吧。”附带一个幸灾乐祸的狗脸,那狗脸还是天琅的……

    自打玄鉴发现,录下不同人的表情可以当做自己的表情,就致力于收集各种图,不过,它最喜欢还是天琅的这个表情,按照哥哥太始的说法,“这表情最有内涵”。

    莫天寥抽了抽嘴角,终于明白玄机那个家伙把妖王的位置让给清潼是什么意思了,就是让他帮忙干活的意思!叹了口气,莫天寥最终还是拿起了妖族的玉简。

    鸡飞狗跳的日子还在进行着,只不过更加有奔头了……至少对于毛球球们来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