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2章 仙界日常(五)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莫天寥把清潼送到白虎岛上,三叔和小姑已经率先跳了下去。

    “嗷呜!”回来了!爷爷正在草地上打滚,看到他们回来,仰着脑袋过来看。

    在一旁睡觉的太爷爷被吵醒,看到了翻着肚皮仰着脖子的爷爷,立时跑过来,开始给儿子舔毛。

    “嗷,嗷嗷啊,嗷呜呜呜呜!”爹,别舔了,我刚洗过澡!,爷爷挣扎着挥动四爪。

    二叔变成人形在树底下看书,不得不说,白虎族的都是美人,二叔拿着一本只有人间才能见到的纸卷书,站在一颗桃花树下,很是美好。

    “弟弟呀,看啥呢?”在桃花树上睡觉的大姑伸过头来询问。

    “喵嗷!”三叔和小姑奔过去,扒着二叔的衣摆往上爬,也要看。

    太始很是好奇,又不敢凑过去,毕竟白虎族的人还不认识它,便撺掇弟弟:“弟弟,你去看看。”

    玄鉴中出现一个小老虎的影像,歪着脑袋,很是迷茫的样子。

    “少装傻,快去。”太始变成个锤子,敲了弟弟一锤。

    玄鉴飞过去,绕了一圈又回来,镜子里便出现了那本书上的内容。那还真是一本人间的书,只是上面画满了各种奇怪的图案。莫天寥抽了抽嘴角,亏他还以为美人在看什么诗词歌赋,却原来是一本菜谱。

    不过,莫天寥觉得,那应该是一本胡编乱造的菜谱,因为上面仔细描绘了各种传说中的神兽的吃法!单玄鉴看到的那几页,就详细介绍了凤凰的烹饪方法。肯定是人间哪个走火入魔的修士编纂的。

    “这个看起来真好吃,”三叔变成人形,同样是一个翩翩佳公子,趴在自家二哥肩膀上流口水,“可惜现在天界就剩那一只凤凰了。”

    “今天那个肥鸡仔好像就是个凤凰!”小姑福至心灵,突然想起来,那个踩她脑袋的小红鸡。

    桃花树旁的几个人齐齐看向小姑,连爷爷和太爷爷也被吸引了注意。太爷爷愣愣地听几句,然后抽空舔一口儿子。

    “好了好了,别闹了,吃饭。”奶奶拿着个大勺子走过来,敲了一下还躺在爹亲怀里撒娇的白虎爷爷。

    莫天寥推了推不想过去的清潼:“宝贝,过去吧。”他自小没了家人,修仙岁月悠长,几乎已经忘记了家人在身边的感觉,只依稀记得,很温暖,很安心。清潼生来就没有了爹娘,好不容易找回了一大家子人,他不希望因为自己让他与家人远离。

    清潼看看莫天寥,把油纸包里最后一条炸鱼塞进嘴里。

    莫天寥冲他眨眨眼,示意他别忘了今天说的悄悄话。晚上他会变成树偷偷去找清潼的。

    清潼抿了抿唇,走到老虎堆里,奶奶拉着他问今天在稚子园有没有受欺负。爷爷挥了挥爪子表示谁要是欺负我孙子,明天我就去揍他爷爷!

    “吼——”太爷爷也附和了一句,表示他可以去揍对方的太爷爷!

    清潼回头,莫天寥刚才站的位置已经空了,轻轻叹了口气。太爷爷伸出大舌头来,舔了一口清潼的脑袋,顿时把那整齐的雪色软发给舔乱了。

    莫天寥回到坊市里,帮老混蛋收摊:“这是什么!”

    “干什么,吓我一跳!”混沌被徒弟突然拔高的声音吓到了,险些跌进馄饨锅里。

    莫天寥把煮馄饨的炉子举起来,七窍玲珑顶,三足两耳分不清,当年轰动修真界的仙器——乾坤混天炉!

    “哎呀,混天炉本来就是个煮馄饨的炉子,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混沌抬手把混天炉收起来,端起还没卖完的生馄饨,准备回家煮给徒弟吃,不能浪费了。

    莫天寥抽了抽嘴角,想起当年混沌是怎么把他拐走的。

    家破人亡,还是个孩子的莫天寥傻呆呆地坐在废墟中,一天一夜没有吃饭,自己寻了个铲子,在荒野上刨坑,将父母兄弟尸骨埋进去。

    “呦,这孩子根骨不错,跟着我卖馄饨吧。”头发乱糟糟的老头递给他一碗热腾腾的馄饨。

    鲜香的馄饨驱散了寒冷,小小的莫天寥吸吸鼻子,觉得那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而后,将碗还回去,继续挖坑。

    “你看,你爹娘都死了,就剩你一个,细胳膊细腿的也不会打铁,”老头子指了指莫家坍塌的铁铺子,“跟我走吧,每天都有馄饨吃。”

    师父帮他把家人埋了,给他买了新衣裳。

    “既然认我为师,就给你取个名吧。”

    “我有名。”

    “这你就有所不知,为师是个修仙之人,理当给你取个道号。铁血丹心,矢志不渝,乾坤阴阳,浑然一体,就叫……铁蛋吧!”

    当年就是被这一碗馄饨给拐走了,跟着那糟老头子走街串巷卖馄饨,直到有一天,老头子用煮馄饨的炉子炼制了一把飞剑……

    “你说你一个炼器大师,偏偏喜欢卖馄饨。”莫天寥端着一碗馄饨,跟师父一起蹲在院子里。

    “臭小子,我把毕生所学都传给了你,就不能对我尊重些?”混沌喝了一口热汤,愤愤地说。

    “当初可是说好的,我跟你学卖馄饨,可没说跟你学炼器。”莫天寥把馄饨吃完,拍拍屁股走了。

    混沌气得直吹胡子,等回过神来,发现毛蛋正把一只毛爪子伸到他的碗里捞馄饨吃。

    “毛蛋!你的爪子刚扣过屁股!”

    混沌大师的惊呼声,震起了屋顶上的仙鹤。

    月上中天,莫天寥悄悄飞去了白虎浮岛,化作一棵树慢慢挪动,直挪到了清潼住的小屋前,倏然变成一道流光,钻进了屋里,迅速布上一重禁制,将自身的气息隐藏起来。

    清潼正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玩指头,听到动静立时回头,禁不住露出笑来。

    “宝贝!”莫天寥扑到床上,把清潼紧紧抱进怀里,分别几日,两人觉得度日如年。

    “咱们这算不算偷情呀?”清潼睁着一双澄澈的眼睛看他。

    正在悄悄解衣带的莫天寥顿了一下:“我们是拜过天地的道侣,偷什么情。”

    “可是我家里人不知道,就是私定终身。”清潼弯起眼睛,似乎觉得这个说法很好玩。

    莫天寥翻身,吻住那微凉的薄唇:“没错,为了让你爷爷奶奶同意,咱得把生米煮成熟饭才行。”

    “唔……怎么煮?”

    “等你肚子里有了我的小树苗,你家就不得不把你嫁给我了。”

    “才不是,应该是你有了我的小老虎,这样我就勉为其难娶你过门。”

    “好好好,不管是小树苗还是小老虎,咱们抓紧时间造吧。”

    “唔……”

    太爷爷晚上睡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