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一十五章 苦熬刑杖(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八十二——八十三——”

    灵活的小廷杖高高扬起,带起一阵骇人的风声,女人为了保护自己,开始下意识的缩紧两瓣臀肉!

    白小千心尖都颤了,满身的冷汗,几乎湿透了衣服,身后的疼痛如同一道炸雷,在板子落下的瞬间身子一挺,腹部的伤口彻底裂开了!原来带着伤熬刑是这么痛苦的!

    该死!伤上加伤是如此熬人难捱——女人此刻流露出的神态很执着,眼睛定在虚空里,脸上血色尽失,如惨白的白瓷;狠狠的咬唇、紧抓着凳子,坚持住!

    后面火烧火燎,像是揭了一层皮。不能再挣扎了,以防让自己的伤口加剧。

    她浑身只有头还可以动,额头死死碾着刑凳,终于明白什么叫无能为力!

    “王妃脸色不对,要不要喝口水休息一下!”

    “不必了,快点结束就好!”

    卢大人看了打手一眼,似乎用眼神在指示:你们只往那些肉多,打起了又痛,却伤不到筋骨的地方打,万不可以打残了!不然大家都得完蛋!

    “啪啪——”

    风起杖落,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女人只觉得疼痛在成倍的增长,四周一片寂静,只有骇人的“砰啪”声一下接着一下。

    又是二十杖过去,整个臀非青紫即黑,有的地方甚至破皮流血,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了。

    “啪!”

    又是一杖重重落下,击在破裂而脆弱的皮肤上,竟然带起了一串触目惊心的血花,这种皮开肉绽的痛楚简直撕心裂肺,让女人终于忍不住喊了出来:“凌轩——你个大混蛋!——”

    她低声呻吟了一句:“夜——我好想你——对不起——我给你丢脸了——”

    女人的指甲不由自主地深深陷进身下的刑凳上,绳子的裂痕,丝丝缕缕的血痕斑驳了白嫩的一双手……

    残忍的刑罚还在继续,干练的刑杖再打下来,已经激起了一道骇人的血痕,女人震得心口一麻,只是皮肉之伤,不光屁股疼,下半身双腿却渐渐酸麻,都快失去知觉了。

    “停!这最后五十杖还需暂停一下,王妃你要走动试试,下官既然监刑就要对王妃的伤势负责!”

    毕竟卢大人是专业的,他的判断是可信的,女人勉强点头答应了。

    一百五十杖打过之后,白小千的束缚被解开了,她依旧能勉强走。

    尾椎骨没有断裂,只是彻底皮开肉绽而已,轻轻摸了一下,后面全是血。

    趁着自己现在还能走,应该去办点重要事情。

    白小千有了主意,“我去趟茅厕,还要换一套干净衣服裤子,大人你先忙你的。等我换好衣服稍微休息一下会来找你的,剩下的五十杖等我回来再执行!”

    卢大人恭谨地回答:“那好,下官会等候王妃的!已经备了一些参汤,王妃可以喝一些,这样行刑中还至于昏死过去。”

    “好的,我会喝的!”

    可是白小千被一大堆带白色面具且穿着戎装的女人拦住了去路,这些女人凛冽同时气势逼人:“站住,宸王妃那里都不能去!”

    “宸王妃多有得罪,皇上命我来审个案子,顺便监刑!看来你已经受了一百多杖了!”

    这些女人的头目为首是寒怜卿,她显得更为干练了,也有些沧桑——看来承受了不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