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明娟(修)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荆楚接到母亲电话的时候,刚刚在写结案报告,连续熬了几天的夜,队里的成员都回家补觉去了,刑警大队的办公室里只留下了荆楚一个人。

    “人家小姑娘今年好像才十七岁,还没成年呢就成了孤儿,”他的母亲连连感叹,“正好和你在一个城市,你既然不愿意回来,就顺便照顾照顾她吧。”

    荆楚对此可有可无,不过既然是自家母亲的故人之女,他倒是不介意照看一二:“行啊,你把地址给我。”

    “多帮帮忙,人家小姑娘没爹没妈,不知道要被人怎么欺负呢,如果家里困难,你就帮一帮。”他母亲这么叮嘱,“还有,别吓到人家。”

    荆楚捏了捏鼻梁,好笑道:“我知道了。”他长得又不是三大五粗,也不知道为什么队里的女孩子见到他都战战兢兢的,真是大惊小怪。

    因着母亲的嘱托,荆楚写完结案报告以后就根据地址去探望那个最近成为了孤儿的女孩,她住在本市的老城区。

    南城是国际上也数得上名的大都市,近年来发展速度简直和火箭似的,不少地方都被拆迁重造,但是在靠东边的一块地方却好像是被时光施展了魔法,放慢了发展的脚步,依旧保留着百年前的气质。

    不过老城区也难免会有规划乱、环境差、交通糟糕的情况,荆楚的车开到路口就开不进去了,他想了想,靠边停了车,拿着地址找地方。

    对方住在一个很老的小区里,猫狗横行,到处拉屎撒尿,一个个拽得和大爷似的走在路中央,有一只哈士奇看见了荆楚,还冲他喷了口气,别提多*了。

    荆楚很少来这一带,循着地址走进楼道里,里头的光线很是昏暗,他走到了六楼,也是最高楼,敲了敲门。

    里面的门开了,隔着老式的防盗门,他看见一张相当漂亮的面孔,是那种让人一看就要屏住呼吸的美貌,活脱脱的陋室明娟。

    “进来吧。”她开了防盗门放他进去。

    荆楚站在门外没动:“你还不知道我是谁。”他微微拧眉,显然是对她那么没有警戒心而感到不满。

    “你是警察。”少女拿着簸箕和扫帚扫地,“我在报纸上看到过你的照片。”

    原来如此。荆楚松了眉头,打量着这逼仄的环境,大概只有五六十平米大小,客厅里的桌子上摆着骨灰盒和灵位、照片,小小的卧室,小小的厨房,小小的卫生间,不过打扫得很干净。

    他一米八几的个子站在那里,好像哪里都觉得小:“你是杨绵绵吧。”

    “嗯。”她抬头看过来,“有什么事吗?”

    她最多只有一米六,个子小小的,穿着t恤和七分裤,梳了个马尾辫,就是太漂亮了,那张脸让人看见了都替她觉得危险。

    荆楚想了想,还是先自我介绍了一番:“我是荆楚,我的母亲曾经和你的母亲是同学,所以我来看看有没有能帮上忙的。”

    她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没有什么要帮忙的。”

    “有呀有呀,马桶坏了,老滴水,你一直都没修好。”有个声音小小声和她说。

    杨绵绵丢了个白眼过去。

    对方不以为意,继续提议:“还有电视机好像也坏了,屏幕老花,你也没说什么时候拿去修。”

    杨绵绵简直想翻两个白眼,那台老式电视机那么重,抱出去再抱下来很重的好不好。

    “绵绵~(>﹏<)~滴水好难受。”

    “荆楚人很好的,面冷心热,他不会拒绝的啦。”有个陌生的声音加入,甜甜的软软的。

    好吧。杨绵绵一手支着扫把,认真问:“有一件事。”

    荆楚洗耳恭听。

    “我家马桶坏了,老滴水,能帮我修一修吗?”

    三分钟后,荆楚脱掉外套,挽起袖子,帮她修抽水马桶,杨绵绵站在他旁边给他递工具,他问:“你爸爸死了,不伤心吗?”

    “不伤心。”她平静地说,“人总会死的。”

    荆楚看得出她并不是在说谎,只不过如此薄情,难免令他十分在意地多看了两眼。她眼底没有伤心,也没有痛苦,平静得好像死的不是自己的亲人:“好了。”

    “还有我家电视机。”她倒是真的不客气,说要帮忙还真的使唤起来了。

    荆楚替她修好了马桶和电视机,啼笑皆非地问:“还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她认真想了想,回答:“没有了,谢谢你。”

    “那我走了。”荆楚拿起外套,想了想还是说,“我留个手机号给你,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女孩子一个人在家要要小心,不要随便给人开门。”

    杨绵绵长得实在是太漂亮了,这老城区治安又乱,荆楚职业病发作,多唠叨了两句,顺便伸手问她要手机。

    她挺茫然的:“什么?”

    “你没有手机吗?”

    “没有。”她找了本便签簿让他留了名字和电话。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