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百五十七章 散盟本质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看到辰楠的目光,小白咧开了嘴巴。-乐-文-小-说-

    “放心吧小鬼,我不会让人怀疑的!”

    辰楠打量了几眼,才点点头,小白的实力他看不透,既然它要出手,肯定万无一失,伪装一个身份,应该没有人看的出来。

    “好,十城大赛还有不到一个月,东城那边暂时不管,我会亲自在大赛上对付诸葛易,如果他提前忍不住出手,我也就好好领教一下,现在我要你们,将其他三大城区元婴榜首占领!”

    “没问题!”

    小白嘿嘿笑着,直接就迫不及待出了仙府,在其中炼制恶鬼花了一段时间,它也要出去活动一下了,辰楠把控制仙府的一些技巧传授了它,也让它对仙府有了一些控制权,不过辰楠始终怀疑,就算没有他,小白一样可以在仙府当中来去自如。

    这个远古时代的老家伙,身上的秘密不是自己可以揣测的,当即不再想,看向了等候命令的恶鬼,“你去南城,夺取元婴榜首!”

    “遵命,主人!”

    两道身影同时消失,出了仙府,只剩下两个打坐修炼的通神境强者,李秋道看着两人消失的地方出神,目光特别复杂,虽然辰楠暂时不会杀他,可他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到底要多久才能解脱,期盼着辰楠会用到他,才有一丝解脱的机会,可是现在下去,似乎他快要觉得自己失去了价值。

    也许哪天没有注意,自己会像一个报废的法宝一样,被随意的遗弃在仙府的角落,然后静静的过着不知道多少万年,要么寿元耗尽,要么突破修为,等待天劫降临,打破桎梏才能脱离这样的痛苦吧!

    辰楠没有第一时间去寻找柳逸仙,而是调整了半个月时间,柳逸仙的强大毋庸置疑,从他短时间解决赵永良就可以看出,绝对可怕,特别是没有人看到战斗过程,更加给他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不过辰楠不打算留着他,大赛之前,就要将他踢下去。

    而在这段时间,南城和西城,传来一个极度令人震惊的消息,两大城区元婴榜首移位,被神秘的外来者占领,关于他们的身份议论纷纷,却也探究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他们如同昙花一现,占领了榜首之后,就彻底消失在了人群的视线当中。

    走进北城区内城的辰楠听到这个消息,微微勾起了嘴角,对于这个消息他没有半分吃惊,恶鬼的实力,恐怕元婴境界没有几个人能够压制他,而小白更加不用说,辰楠怀疑它根本不是元婴境界,不过既然它敢去,那么就注定没人知道真相。

    半个月的时间,他的样貌没有丝毫改变,气质却是截然不同,成熟稳重了几分,让人愈发觉得高深,强大的灵魂境界,已经远超了修为,心中平淡如水,不起一丝波澜,默然看世间繁华,我自处变不惊。

    在城主府面前经过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人,看着辰楠,那个人微微有些惊讶,“隐龙?”

    这个人是赵永良,自他打败左飞扬后,就成了北城区许多人茶余饭后议论的焦点,赵永良认识他很正常,而他在这里的名字,也叫做隐龙。

    “你加入了散盟?”赵永良有几分惊讶,这个奇怪的组织太神秘了,不知不觉当中,这些散修天才,似乎都进入了其中。

    “柳逸仙在什么地方?”辰楠面色没有丝毫变化,目光极其平淡,甚至没有看他一眼,让赵永良有几分恼怒,却是颇为吃惊道,“你要对付他?”

    “想要杀我的人,自然不能留下!”

    白衣似雪,剑眉微垂,清澈的眼眸当中只有冷冽的寒光,一只手,抱着一面古琴,无形当中却是带给人极大的压力。

    赵永良也是微微动容,浮现几分喜色,“想要挑战柳逸仙,我很支持你,不过现在,我倒是想要和你交手,若是你连我都打不过,自然也就不用去找他了!”

    从赵永良的目光中,除了无边的战意,还有藐视,他和柳逸仙交手过,知道那个人有多可怕,他自认不如,可是要他做第二已经够让他疯狂了,做第三?那不可能,他不甘心,让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明白柳逸仙到底有多强。

    “我对你不感兴趣!”

    如轻烟一缕,一步踏动间似有幻影跟随,奇特奥义神通,让赵永良的瞳孔急剧收缩,这是什么步法?

    “你给我站住!”

    他有些愤怒,怎么说自己也是元婴榜第二,这个人还在自己之下,怎么可以如此藐视自己,一道璀璨蓝光闪烁间,一把带着诡异波动的长枪,挡在了面前。

    看到这一把九尺长枪,辰楠微微有几分动容,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多了一丝笑意,“你也用枪?”

    在之前,他遇到一个用枪的人,那是一个桀骜不驯的人,不屈,不败的意志,注定是一个至高强者,他有着让整个太虚大陆颤抖的身份,但是他,如同他的父亲一般,依旧那么执着。

    “怎么,你也懂枪道?”

    赵永良有些疑惑,眼眸当中浮现几分溢彩,却看到辰楠摇头,“我只是想起一个朋友,本来想要走的,既然你这么执着,我就给你机会一战吧!”

    “应该是我给你机会!”赵永良怒吼着,他是元婴境的天才,即便输给了柳逸仙,也容不得人挑衅,一定要这个狂傲的家伙知道自己的厉害,他不是柳逸仙的对手。

    “你喜欢听曲子吗?”辰楠的嘴角,带着从容的笑意,丝毫没有因为即将和一个天才大战,有任何情绪波动,他的心如止水,不起一丝波澜。

    古井不波的心态,将是能够永远守住孤独的力量,他开始喜欢这种感觉,孤,是王者,独,独一无二,这种让他庆幸的感觉,世界只有一个这样的男人。

    一个,独一无二的王者,会默默的守护着孤独,这个唯一能够无怨无悔,陪陪伴他走过千千万万岁月的存在,将有着他心中无可取代的地位。

    “曲子?”赵永良有些发愣,辰楠的态度,却让他有些愤怒,这个家伙,一点不知道好歹,自己这么尊敬他给他一战机会,是希望他明白和柳逸仙的差距,他去一点不珍惜。

    蓝光闪烁的长枪,激荡着唯美的弧线,横陈在身前,然而下一刻,赵永良却惊恐的后退着,他的耳边,响起了天籁一般寂静之音,悄然入耳,叩响心弦。

    那丝丝缕缕,洒脱飘逸的音符,赫然像是死亡的旋律,孤独,怅然,一道白影盘膝而坐,一面古琴横放身前,他的手指白皙修长,灵蛇一般飞舞着,挑拨着心跳的轨迹,如同死神的手一般,随时可以捏碎心脏的感觉,格外的压抑。

    “九曲,断魂伤……”

    赵永良的眼眸一片血红,在勉强的抵挡着,他发现自己熊熊燃烧的战火,竟然如同被冰冷的雨水一般浇灭,他不甘心,愤怒,绝望,整个身子都在微微的颤抖着,支撑他的,只剩下一把蓝色的长枪,让他有了几分勇气。

    抬眼看去,辰楠嘴角上翘,笑意盈盈,深邃的眸子无比平静,仿佛是一个漩涡,他带着恬静的笑容,磁性的声音传来,“世人都在抵抗,到底在抵抗什么呢?”

    像是叹息,像是嘲讽,让快要匍匐下去的赵永良打了一个冷战,身后一个老者跑了出来,“少爷!”

    “走开!”

    这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