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百六十二章 神罚压迫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边荒十城,临近太虚中部过往天域城。

    云雾深处的天域城,进行着十年一度的十城较量,是来自各方妖孽天才的争斗,也是十城利益分配的活动。

    横幅天际的辽阔天幕,遮盖了雾蒙蒙当中的城池,下方的人,只看得见其中白茫茫一片里,众多的绿点以及密密麻麻的红点。

    他们有意识到猜测到,那绿点是其中的人,而红点,则是一些未知因素,但是此刻,许多的绿点在快速的消亡着,能够知道的只是这样的考验,是会死人的。

    四面浓雾环绕,簇拥着像是远古时代残留下的破败建筑,古老庄严,神秘典雅,透着亘古的气息当中,却逐渐弥漫起了一阵刺鼻的腥味。

    无尽的萧杀扩散,那浓雾深处,躺着三只洪荒黑甲兽,如今却有三人蹲在地上进食,看他们的模样,似乎颇为享受。

    辰楠等待了一阵,三个家伙才吃完,不过赵永良确实唯独剩下了一副甲壳,他似乎没有勇气去品尝在小白和恶鬼当中极为美味的东西,不知道会不会蹦坏一嘴牙齿。

    抬头仰望了一眼昏暗的天际,整个空间都是笼罩在一种极致的压抑当中,视线难以触及的伸深处,有着令人心悸的嘶喊声传来,像是惨叫,比较警觉的赵永良率先起身,他们知道,这怪物开始猎杀其中的修真者来了。

    “三个时辰之内,赶往中央战台!”

    就在充斥着萧杀和茫然的城池上空,响起了一声朗朗苍老的声音,让其中遭遇危机的人有了几分安定,心中一凛,这是负责监督比赛的渡劫老人的声音,他终于是宣读了这其中的规则。

    “我们也去!”

    此刻四人顿时起身,没有忘记他们的目的,黑甲兽虽然可怕,却不见得能够挡住所有人,这只是一个比较残酷的考验,再次无情的淘汰了一些人。

    凭着这些古老建筑当中依稀辨别出的蛛丝马迹,他们找到了方向,不过不知道,那中央战台,到底在什么地方,这其中,又会有多少危险。

    “每次大赛的规则其实差不多,不过前面两轮,都是变着花样来淘汰,保证能够参加最后比试的都是绝对的精英!”

    小心跟在后面的赵永良,不断的打量着周围,不知道那些浓雾深处,什么时候会跑出来一只黑甲兽,他的哥哥,也不是第一次参加十城大赛,其中的规则,多多少少让他知道一些。

    “嗯,到了中央战台,应该才是真正的比赛!”辰楠点点头,走进了几步,小白的眼睛四处搜寻,有些时候,它的眼睛还是比别人看的远的。

    对于危险的预判,没有人能够比这远古杀神感知的更加敏锐,方向感也较他们强烈了许多,小白带路,几个人小心的更在后面,不知道这其中,是不是只有一种洪荒物种。

    仅仅在这不过十丈远的视线范围内,偶尔仰望两侧不见顶峰的古老建筑隐没在云雾当中,不远的地方,更是有着凄厉的惨叫声响起,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他们那般轻易对抗黑甲兽,在元力被禁锢的时候,自身的力量才是唯一的。

    没有理会那些呼喊求救声,阴沉沉的空气格外森冷,像是不断有水滴落下,这寒意肆虐的雾气,已经凝聚成了水滴,他们也不能轻易改变方向,一直很警惕着,四面未知的区域,可能存在着危险。

    悬空千丈的天域城外,一面悬挂的天幕,来自十城的评委直接进入了城池当中,他们早早在最为核心的中央战台,等待着经历了残酷淘汰到来的精英。

    四个人小心翼翼的前进,或许只有两个人,因为小白和恶鬼,还算不得人。

    大多数人还是很顺利到达中央战台的,毕竟他们要考虑这算不得庞大的基数,在天域天梯,也不过折损了几十人,不过前往核心的道路上,注定不会一帆风顺。

    除了应付那些残暴的黑甲兽,还要应付来自其他人的攻击,一些能够拥有虐杀黑甲兽能力的人,开始打起了别的主意。

    这本来就混乱的战场,杀人的理由,有时候更加简单,只要你不会害怕,鲜血的腥味,会吸引到大量的黑甲兽。

    不过显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有这个觉悟的。

    笼罩在云雾当中的城池里,前进了十几里,在这庞大的建筑群下,白雾里冲出了几道身影,他们的前方,站着一个长发披肩的白衣男子,身姿轻盈,傲然屹立。

    看到那一个青年男子赵永良的眼睛顿时一亮,“哥!”

    几个人赶上去,前面的人,正是叶枫城北城区的赵天赐,他平静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几人,微微点头,却是再凝望着五六个从云雾当中出现的身影。

    一群人面目凶恶,为首一个青年神情阴冷,紧盯着赵天赐,从赵永良几人身上扫过一眼,却没有再看,他们是破虚境修为,虽然元力压制,但是依旧有着不可逆转的优势,让他们直接无视了辰楠的等人,他们的敌人,只有眼前的赵天赐。

    “赵天赐,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为首青年冷喝一声,身后几个人皆是前进一步,呈包围之势靠近过来,隐约的杀气蔓延,正对赵天赐笼罩而来。

    “他们是谁?”

    感受着几人的杀意,赵永良脸色一变,虽然如今都没有办法施展元力奥义攻击,但是破虚境的力量,依旧是超过了他们许多。

    “旬日城的废物罢了!”赵天赐面色平淡,缓缓走了一步,目光看向了前面的几人,“想要对付我你们还不够格,让离东出来吧!”

    他的语气从容,然而面对赵天赐的靠近,几个人却是脸色陡然一沉,这的确是一个可怕的人物,不过他们也不许别人如此践踏他们,为首青年一咬牙,喝道,“哼,对付你一个赵天赐,还不用离东出手,叶枫城北城区,你都败在了元浩手上,还有什么资格和我们嚣张,叶枫城能够让离东出手的,也不过是一个步鸿渊罢了!”

    叶枫城在十城当中算是中等水平,和旬日城实力相差无几,其中的天之骄子,自然免不了一番争斗和较量,这几个人都是旬日城破虚榜单上的人物,不过和赵天赐却是差了,想要杀他,现在是最好的时机,等到达中央战台,他们没有人是赵天赐的对手。

    “尽管试试!”

    断喝声骤然响起,一步猛踏,白影飘动间,如闪电奔腾而过,赵天赐的身体激射出去,留下一串幻影,几个围攻他的青年顿时身子一颤,感受到了可怕的杀意降临,冰冷的手掌贴近了天灵盖,一个旬日城的青年踉跄后退了几步,眉心已经浮现一道血色掌印,他的瞳孔收缩,目光也是呆滞了下来,终究是在不可思议的眼神当中倒了下去。

    看着这一幕的降临,几个青年皆是浮现惊恐之色,他们还是低估了赵天赐的实力,这一道身影,如恶魔狂舞,穿插在几人当中,只留下白影交叠,如梦似幻,勾勒出了死亡的轨迹。

    “可恶!”为首青年咬牙切齿,身后再有两人倒下,而那冰冷的气息冰霜一般喷发,笼罩了自己的身体,不自觉的浑身一颤,彻骨的寒意当中,他的意识仿佛霎那离开了身体,在不甘和绝望当中,冷漠的死神以优雅的姿态收割着生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