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葡萄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这是想让自己玩狗头么?

    这场五黑赛,伙伴们都相当默契地选了死骑、暗牧、全能、术士,剩下的,不就想让他来玩狗头么?四奶妈保狗头流,阵容配置上,完完全全就是这个阵势。

    看对面的阵容也是比较明显的闪电流,也就是:山丘、电魂、大娜迦、恶魔巫师和火女。

    好吧,就选狗头吧。别被对面电死就好了。

    “哈哈哈,够默契,葡萄真的选了狗头。”一个游戏昵称为slkxunyun在游戏对话框内发出了一句感叹,他所操控的英雄正是死骑。

    葡萄所操控的英雄就是dota中的有着狗头之称的地卜师,地卜师在dota里面是一个比较脆弱的英雄,对一些能够隐身绕后gank或者范围伤害技能的英雄都是比较弱小的存在,葡萄玩了dota三年,天梯赛的rank分也是高达两千三百点,可以说是一个大神级别的人物。

    所以葡萄很是应着英雄的劣势,出门装是一个艾西非的远古祭祀、两个治疗药膏、三个树枝,纯粹混线,要的就是等级,混得越久越好!对面杀不死狗头,也只好放弃,也因为狗头的身边有暗牧,双方在和平补兵和反补的过程中进入了中期。

    中期,地卜师已经拥有了科勒的匕首这件价格两千一百五十的跳刀,触发主动技能的效果是移动到一千二百码的地方,身上的梅肯跟假腿和祭品装备,更是让他有了不少依靠。

    进入了中期,狗头原本就强悍的刷钱能力会更加惊人,经济上面不能压制他,就是让他在短时间内进入神装状态,很快,葡萄就已经成功地carry。五杀,葡萄带领队友一波推掉了对方的基地。

    此刻,葡萄的战绩还是十杀零死。

    玩了一局,葡萄早早地退出游戏,葡萄其实长得很好看,一头碎发,鼻梁很高,眼神炯炯有神,剑眉透露出他的自信心,脸色也富有光泽,是个很帅气的小伙子。

    今年他也不过十八岁,今年的高考,因为一个小小的发挥失误,跟大学是挥手而别,自信也在那一刻化为虚无,听到父辈们在家里谈论着某某家的孩子进了什么大学时,心里总是一阵落寞。

    那时候,很想高声大呼:“大学算个鸟啊!满街都是大学生!”但是,那种心酸真心难受,而且现在大学就是父辈们衡量一个人是否能成功的标准下,葡萄他的心坠进了一个深渊之中,伸手不见五指。

    于是这一个月下来,葡萄根本就是和游戏混在一起,希望在游戏里面找到那个自信的自己。

    能找到吗?答案是否认的。

    游戏终究是一个虚拟的世界,在游戏之中,哪怕葡萄杀红了眼,完成了一场又一场的屠杀,葡萄总觉得自己的心十分空荡。但一个月下来,葡萄也终于发现,那是因为自己的懦弱和父辈一直对自己的质疑所致。一个支持、一个肯定,葡萄感觉自己只需求这些。

    葡萄的原名叫沈昊,可见父亲对他的希望十分大,昊:苍天、苍穹的意思,所以,父亲就是想他进入苍天,与苍天并肩而行。偏偏,事与愿违,沈昊不仅没有上天,还掉地上。

    “葡萄。”qq的提示发出了声音,沈昊平时也只是挂着q,基本上就是在电脑上看下小说,或者和损友聊聊天,现在叫他的正是他的损友之一,深海,不过两个人也只是在网上认识,没有想到的是两个人竟然是在同一个城市,于是约起来见一个面,从此两个人就成了死党。

    最主要的是,两个人都是dota发烧友,损友的dota天梯分更是在两千五百分的层次,他也是刚刚在dota游戏中的全能。

    “干嘛?”沈昊在qq回道。

    “没什么?你不玩了?今天才一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