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发动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的黑衣大食士兵也都已不见了踪影。

    康家造纸作坊里,马璘亲手给最后一匹战马钉上了马掌,缓缓站起身来。

    这个时代的战马已经装备了马镫,马掌却还没有出现。这也是他这个千年之后的来客,带给安西军的第一个新的东西。

    几十名安西汉子早已做好了准备,骑在战马之上杀气腾腾。

    韩武闷不做声的走了过来,帮马璘把战马的四蹄用厚厚的棉毡包好。

    马璘跳上战马,握紧了手上的横刀,心中暗道:“你放心,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忍了!”

    这一句话,是说给那个关中汉子马璘的。

    康府所有的门户早已打开,六十骑皆是一人二马快速驰出了康府,向着数里外的唐军战俘营地而去。

    康家父女虽然走了,可是通过留守在康府的那些粟特守卫,源源不断的有情报传送到马璘这里,所以对于飒秣建城中的情况,马璘也算是了若指掌。

    唐军战俘之中有不少人擅长工匠技艺,这个发现让飒秣建的粟特人视若珍宝,而大食军方面则是顺势提高了唐军战俘的价格,这让粟特商人极为不满。

    如今双方正是处于较劲的截断,粟特商人有意大幅度的减少了购买唐军战俘的数量,而黑衣大食军方面则是对于战俘价格绝不松口。

    所以目前大量的唐军战俘依然是被关押在战俘营之中,在这样寒冷的日子里,过得一定是极为艰难。

    不过聚集也有聚集的好处,那就是方便一并救起。当然风险也是更大,因为战俘越多,守卫就会越多,遇到的阻力将会越大。

    这几天等待的时间,马璘已经穷尽智慧,努力考虑到各个方面,想要争取更大的成功可能。不过即便到了这时,他也没有足够的把握。

    可是那个曾经长安城的游侠儿已经不愿再等下去!这种情绪来自心底,他也无法控制。

    六十人,一百多匹马,在暗夜之中悄然潜行。被棉毡厚厚包裹的马蹄敲打在地面之上,声音沉闷却极为轻微。

    韩武和李安跟在马璘身后,手上皆是提着沉重的陌刀。今日一战,他们将是跟随马璘冲锋的主力。

    陌刀本是用于步战,能够在战马上使用陌刀的骑士,在安西军中也是少之又少,而两人却都是这样的人物。

    没过多久,借着雪光已经可以看到战俘营了。

    这里本是康国王室的校场,自屈底波经略河中以来,康国王室早已被赶出了飒秣建,这里业已收归大食边防军所有。

    校场紧靠道旁,年久失修,早已是破败不堪。大食人占领飒秣建之后,在城市另一侧有一个更大的校场,那些精锐的波悉林骑兵都是驻扎在那里。硬木栅栏把大半个校场围了起来,里面乱七八糟的搭了一堆棚子,便是唐军战俘的住处。在栅栏之外,几十顶毡帐散落各处,便是看守唐军战俘的黑衣大食士兵的居所了。

    距离里许,已经可以听到校场内传来的痛苦的**,那是安西军的伤兵发出来的。

    根据那些粟特护卫给的情报,看守这里的黑衣大食士兵有数百人,大部分都是波斯人和粟特人,也有少数是突厥战奴。这些人都是皈依了胡大的,所以禁止饮酒作乐,如今都已经早早的睡去。校场边缘有着两座木制的塔楼,上面还亮着灯光,可以看到各有一个守卫,天气寒冷,又是深夜,两名守卫也都是在箭塔顶部平台蜷缩成一团,已经是昏昏欲睡。

    马璘挥了挥手,一位唐军骑士策马缓缓加速,离开了大队驰到前面,同时给手上的长弓搭上了长箭。

    三石的唐军制式复合反射弓,马璘也能拉开,不过准头却是差强人意,而这位叫李正德的家伙却是安西军中有名的神射手,据说能够在两百步外射灭点燃的香头。

    天气极冷,大雪落下并不融化,所以弓弦并不潮湿,不至于影响到弓手的发挥。李正德驰出大队,在疾驰中便是一箭射了过去。

    灯光之下马璘看得真切,那一箭正中左侧守卫咽喉,那名守卫身子一僵,便即歪倒在地。

    李正德转过身来,向另一座哨塔上又射出了一箭,同样是一箭封喉,把那守卫无声无息的射杀。

    李正德策马驰回,马璘心中暗赞一声,回头低喝一声:“举火!”

    众人早有准备,相互帮忙快速点燃了手上的巨大火把,六十骑快速加速,宛若是一条火龙向着校场疾驰而去。

    将近一里的距离,几乎是骑兵冲锋的最短距离了。虽然有棉毡包裹马蹄,大地依然是慢慢地颤动起来。

    眼见大食人的毡帐已在眼前,马璘胸口热血上涌,借助战马前冲之势奋力抛出火把,同时一把抓过鞍边的陌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