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六章 要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员皆可明码标价。这件事情,钦化王敢说和自己没关系么?”

    “冤枉啊将军!”咄曷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连声道,“将军,你冤杀小奴了!我康居向来富庶,小奴也并不缺乏钱财,怎么会做那等刺杀之事!将军,这等罪名,小奴可是承受不起啊。”

    “是么?”

    “将军,小奴可以在光明神面前发誓,小奴和你说的那些长安城中胡旋舞女并无瓜葛!将军说的事情,小奴是第一次听说!”咄曷以头撞地,连声叫道。

    马璘看了一眼康青青。

    小姑娘已经停下舞步,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看她样子,似乎听不懂马璘和咄曷说的中原官话。

    “小丫头,你很漂亮。”马璘轻佻的一笑。

    康青青的小脸红了一下,没有说话。

    咄曷的脸色却是变了一下。

    马璘哼了一声,一把把康青青扯了过来,大手自康青青衣袖之内伸了上去。康青青惊叫一声,想要挣脱却挣脱不掉。

    “将军!你若是喜欢青青,小奴情愿将青青奉上,你何必如此羞辱小奴!”咄曷显得无比悲愤。

    马璘没有理会咄曷,一手铁钳般的抓住小姑娘的小手,另一手专心在康青青怀里搜索着。

    看似轻薄的衣衫,却足足有三层。

    他曾经亲手解下过另一个粟特少女的衣衫,这样的装束,和康琳儿的完全一样。

    在最里面的一层,马璘触到了一个微凉的东西。

    伸出两指捻住,马璘大手抽了回来。一根两寸长的小小尖刺,赫然出现在他的指间。

    “青青,这是怎么回事?你身上带着刀子干什么?”咄曷大叫道。

    “钦化王,不要装了。你我是盟友,有些事情说开就好,何必这么紧张。”马璘把铁刺缓缓放在桌上,微笑道。

    咄曷脸色苍白,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以前你在大食和大唐之间骑墙,做这样的事情也就算了。不过以后在做这样的事情,若是让朝中大佬们知道了,你将不会从大唐得到任何支持!做一个纵横河中的名王,要什么大军自可取来,难道还要死盯着这点儿蝇头小利不放?”马璘看着咄曷,一脸的微笑。

    咄曷默然许久,尴尬点了点头。

    “将军,小奴知错了。这件事情,请不要告诉那些朝中重臣。他们的怒火,小奴承受不起。将军若能为小奴保守秘密,小奴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嗯,这就对了么!”马璘笑了笑道,“大家都是盟友,你怎么能在盟友家里做这样的事情呢?不过对于你的话,我还不能完全相信。所以呢,你可以暂时把那些舞女的指挥权交到我的手里。还有这次这十几个,包括康青青,指挥权限都交到我的手里,由我暂时代你掌管这股力量,你觉得如何?”

    “如此最好,如此最好!”咄曷眼中光芒一闪,脸上露出喜色,连连点头,“将军如此做,小奴便是丢掉了一个大包袱。”

    马璘点了点头:“那你岂不是应该好好谢谢我!”

    “这是自然!多谢将军,多谢将军!”

    马璘哈哈大笑。

    ……

    咄曷无疑是聪明人,知趣的把这股神秘的粟特杀手的指挥权交给了马璘。

    其实就是一个粗糙的令牌,谁也看不出是可以号令一股神秘力量的珍贵物品。

    既然话说开了,咄曷索性也不再隐瞒。原来那处祆祠,便是粟特女子训练之场所。训练成绩好的,便会被送到长安,成为一名胡旋舞女,游走于公卿贵族之间。

    康青青她们这一批,并未完成训练,能力算是一般。不过如果是真的有人想要侵犯她们,在床底之间她们可以轻而易举的要了对方的性命。

    听到这里,马璘心中暗叫好险。

    杜环一直在打这些小丫头的主意,幸好自己坚持,不然杜环这厮已经是一个死人了。这样一个人才,死在粟特丫头肚皮上可就太可惜了。

    这一隐秘力量到自己手里,对于自己主边安西的计划也是大有帮助。

    “马璘将军,胡旋女的秘密根本不应该有人知道,你是如何知道这件事情的?”

    马璘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康琳儿父女虽然神秘,康琳儿对他却足够坦诚,他自然不会出卖她,给她带来麻烦。

    “这个你将来会知道。现在本将倒是很好奇,那些胡旋舞女的本事都是谁教的?在这等斗室之间,连本将也未必是她们的对手。”

    “是小奴。”咄曷道,脸上现出骄傲之色。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