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5章 被人看透了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被瑶芳认为,迟早有一天会弄死元和帝的叶皇后,此时还是比较担心元和帝安危的贤后一枚。没人会没事会吃多了撑着弑君玩儿,也没有人穷极无聊盼着皇帝死,除非已经忍无可忍。现在的元和帝虽然讨厌,还没触到叶皇后的底线,没必要盼着他立时就死。

    况且,儿子还没满周岁,早早没了爹,怎么看怎么不吉利。闹就闹吧,求仙问道就求吧,顶多遇个新垣平,丢一回脸。只要不出大差错,叶皇后乐得见元和帝丢个脸。

    然而,嗑药嗑得要疯了,可就不好了。药不能乱吃,这是常识。叶皇后之所以还能从容地想办法,旁敲侧击地劝,是知道元和帝惜命,而且自负聪明,应该不会拿他自己的命去冒险,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好么,她在这里还想往后拽呢,那边儿有往前拉的!

    叶皇后攥紧了帕子,沉声问道:“现就她一个?”

    板子年轻的时候,语调夸张,这是许多太监的通病。及有了些权势,反而要装作“老夫”样,要高深莫测一点。到了现在,他大概是真的急了,又恢复了很久以前的夸张语调:“我的好娘娘喂!是现在就她一个人儿!这后宫里头的风气,您还不知道么?天生的西施少,东施倒是一抓一大把。有一个就足够啦,后头跟着学的得有一百一千个!”

    叶皇后被他夸张的语气逗笑了:“听起来,好像跟以往没太多不同啊。”

    板子想死的心都有了,灰心丧心地带着哭腔:“娘娘,您就可怜可怜老奴,救老奴一命吧!”

    一旦打开了缺口,人就会堕落得特别快。板子起初在叶皇后面前,还是个比较矜持的大太监,自打若有若无地投了诚,现在已经彻底站在了叶皇后这一边。有什么难题,自然也要跟叶皇后哭一哭。太监,在文人乃至于贩夫走卒口里,都是个谄媚不要脸的形象。事实上,太监比一般人更要脸,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见到这些大太监的笑脸儿的。

    这样的虽作俱佳,让叶皇后的心情放松了起来:“想做清净散人?清净散人可不好做呀,为了证大道,热油泼面,鹑衣丐行历十五载。”

    板子道:“这可使不得。”

    叶皇后失笑:“谁个说要她去讨饭了?”

    板子疑惑地:“那?”

    “那个……圣上要册她做顺嫔的是吧?”

    “是。”

    “既然好这一口,那就让她接着好!取医典道藏来,让她从头读,凡好这个的,都给我背书去。呵呵。每日过来,我要考较她的功课!神仙道长,无不学究天人,才能侍奉圣上。她想做这个,就得拿出真本事来。”元和帝不喜欢自作聪明的人,聪明到一定程度,他看不出来,自然是千好万好。被他发现是在糊弄,都等死吧。

    板子会意:“是。”又问:“那……要是真成风尚了,怎么办?”

    叶皇后轻笑一声:“谁想要修道,都送她一本儿书,旬月一考,我看她们还敢不敢闹了。要是没人跟风,你便不管,有人想见贤思齐,就帮她一把。”

    板子:……好可怕。“是。”

    叶皇后打发走了板子,又将眉头深皱。这下好了,不止朝臣里想要往上爬的人知道,终南有捷径。就是后宫想争宠的女人,也晓得扯两颗药丸装门面了。要不是自己儿子还小,她管元和帝去死!初时的夫妻情份早就淡得看不见了,只留下些许面子情。给他收拾旁的烂摊子也就罢了,还要再接手这个事儿,叶皇后就觉得不值了。

    敲敲桌面,收回手来,叶皇后扬声叫:“小楼。”小楼急上前来,叶皇后又摆手将她挥去。如是者三。小楼小心地问:“娘娘是不是有什么烦心的事儿了?”

    叶皇后缓缓点头:“也是,也不是。我还没有想好。”

    小楼道:“那娘娘就慢慢儿,一步一步地来。”

    “一步一步地来是好,想却不能想得太慢,要将事情全想好了才行。这样,叫那板子,将圣上近来吃的丹方都取一份给我。若圣上换了方子,也给我一份儿。”

    小楼躬身道:“是。”

    然而不等板子那里有回复,元和帝自己便过来了。却是因为他第二日寻顺嫔不着,被告知顺嫔叫皇后扣在中宫,考较学问。元和帝翻了个大白眼,皇后就是这般无趣!凡事规行矩步,一点也不知道变通。

    等他到了中宫,叶皇后已经放了顺嫔出去,正好跟元和帝走岔了。元和帝对顺嫔并不很上心,对叶皇后这样的做派却不大满意。叶皇后也不似朝臣那般谏他不要服食丹药,也会看一看道藏,对老君观的老神仙小真人也算和气。却总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疏离,一种“我就看你们唱大戏”的旁观者的优越。

    这让元和帝很不舒服。

    正好,叶皇后看他,也不怎么顺眼。

    元和帝带一点点怨气,问叶皇后:“听说你还要考较顺嫔?”

    叶皇后微笑道:“医典道藏我都赏下去了,我的赏,能白拿么?既然要伺候圣上,就得拿出些真本事来。入口的东西,怎么能马虎呢?”

    元和帝带点不耐烦地道:“谁送上来的东西我都吃么?我又不傻!”

    不不不,我看你已经傻得冒烟儿了。叶皇后腹诽着,口上却说:“她自己还吃呢!别吃出个好歹来,言官又有话来说你。”

    元和帝不开心地“哼”了一声:“她伪称好道,难道我不知道?我要的就是这份儿心!若我喜欢的,不能叫人效仿,反与我唱反调,我,”戳戳自己的面颊,“还有脸吗?”

    他说出来了!他居然说出来了!叶皇后心里惊涛骇浪!对于一个将装腔作势、故作深沉刻到骨子里的皇帝来说,这么直白地将心里话说出来,可见他最近真是吃药吃太多了。

    叶皇后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再跟他争执了,争下去不可能有任何积极的进展,反而会将元和帝惹怒。索性不再顺着他说,而是另起了一个头:“人人都这样,知道哪个真心,哪个假意呢。唉,不说这个了。我今儿是真的就又想起一件事情来,您是非办不可了的。”

    元和帝眉头紧锁:“什么事?还非办不可?”

    叶皇后叹道:“您忘啦?头二年朝上吵得那么热闹,是为了什么?”

    “嗯?”

    “孩子呀!前两年就吵着要出阁读书了,现在呢?又没动静了,这都想什么呢?老二(吴贵妃子)都七(虚)岁了吧?老大比他还大着一岁呢,还能再拖?真是,我前儿在慈宁宫见着他们,长这么大个儿了,还百无聊赖的,怕不累坏了娘娘?”

    元和帝轻吸一品气,哎哟,还真忘了这茬儿了。元和帝这个人,记性好是真的,记仇也是真真儿的。忽略起人来,那功夫比记性还要强些。宠爱吴贵妃的时候,儿子是心头肉,能将长子当不存在。吴贵妃变成了吴庶人,得,连这个也一起不存在了。

    可皇帝的儿子,他不能是文盲啊!至少皇帝不能叫他不读书。元和帝胡乱答应一声:“知道了,这就叫他们从翰林里择两个人来教。”

    “哎,怎么能随便找人呢?会被人说的。”叶皇后一边说,一边示意宫女上茶。

    元和帝喝了半盏温茶,不那么狂躁了,渐渐冷静下来,沉吟片刻:“不错不错,你说的对。也是,我能允他们争相上前,可不许他们蒙蔽于我!”

    叶皇后开始考虑自己因为知道得太多了,被灭口的可能性。元和帝近来越来越反常了,今天已经是第二次将心里话讲出来了。她却只能装成什么也没听到,没好气地道:“听不懂,你们的事儿太绕人了,你的事儿我也管不着,我只管问问两个孩子什么时候能够读书。”

    元和帝笑道:“年内总会给你一个结果的。”

    “你记着就好,今年,不对,还有好几个月呢,你可别再拖了!”

    “知道了知道了,妇道人家,就是啰嗦。”

    ————————————————————————————————

    元和帝这回没再拖延,第二天上朝,便将问题抛了给了群臣:“先前不是吵着要给皇子寻师傅么?怎么没下文儿了?朕不说,你们就不再提了是不是?都忙什么呢?”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换到现在,是风行草偃,大殿上趴下去一片。是的,吵得太投入了,您老又给大家开辟了一个新战场,大家又投身进去掐去了。平常除了互相踩,大家总得做点正经事吧?南方报了涝,北方报了旱的,都得有人收拾不是?再说了,当时大家是关心皇子读书的事情么?那不是为了立储么?后来中宫有孕,谁再争这个就是不长眼了。

    然而这事儿确实是他们疏忽了。

    元和帝看众臣皆服,心情很好,没再施压,只说:“早早报上名来,又或者有谁觉得自己可以做皇子师傅,亦可毛遂自荐。早定下来早好,孩子都这老大年纪了,不能再等了。”表现得像个不太耐烦的父亲。

    事情就着落在了内阁的身上,将加起来几百岁的几只老狐狸愁得不行。容阁老是反应快了,马上问道:“读书与封王,是否该同时办理?”嗯,先前争的不就是个名份么?现在好了,不用争了,他俩谁都做不了太子,那就是个藩王了。藩王的师傅,得给待遇吧?

    元和狡黠的一笑:“准。”

    容阁老成功地拖延了时间,册封藩王得准备仪仗、服饰吧?得确定封地吧?得配一整套的人马吧?得修建王府吧?事儿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