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5|74|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是我太愚蠢,毁了自己,现在回头看看,我真的还不如你勇敢,该爱的时候不敢一往无前,该放弃的时候却死心塌地,这世上有太多美好的东西,我却偏执在承煜这一隅之地。”

    沈思雨的眼神有些涣散,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的。

    顾苏有了几分不忍心,情爱这东西,在生死面前终于得以看破,这是沈思雨的幸还是不幸?“你别说了,马上要手术了,留点力气,等你手术成功了再说。”

    沈思雨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良久,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同往常一样傲然嘲讽的笑容:“不需要。”

    顾苏愕然看着她,眼神困惑。

    “不需要你的同情。”她的声音虽然轻,却带着一种天生的傲气,“我会活着出来的,我还会是那个沈思雨,所有人眼中最闪亮的沈思雨。”

    眼前的沈思雨虽然萎靡而狼狈,眼中的神彩却光芒四射。这才是那个曾经的天之骄女,顾苏看着她微微地笑了:“好,等你出来。”

    章承煜站在icu门口,一见到顾苏出来,立刻握住了她的手。他显然有些担忧,顾苏回握着他的手,报以安慰的一笑。

    很快,医护人员把沈思雨从icu推向手术室,沈母紧跟着病床,捂着嘴,哭声却无法抑制地溢了出来。

    大家都跟到手术室去了,icu前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章承煜的情绪看起来有点压抑,揽着她的肩膀,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们把你叫来了,还提出这么奇怪的要求。你别怪他们,他们不知道思雨做了这么多丧心病狂的事情,还以为就是普通的三角恋。”

    不管儿女做了什么,都是父母最深的牵挂,顾苏能理解沈父沈母的心情。

    “怎么不告诉我?”顾苏凝视着他,“昨晚我担心了一个晚上。”

    章承煜揉了揉太阳穴,昨天真是惊魂一刻,沈思雨送到医院的时候被告知是肝脏破裂,内出血,一度被下了病危通知书。

    醒来后,沈思雨终于幡然醒悟,坚持让章承煜把警察叫来,把泄标案的事情说清楚了。

    接下来就是定抢救方案、寻找合适的□□、通知父母,章承煜忙得焦头烂额,直到刚才才喘过气来。

    “对不起,我怕你怪我,相信我,我对她的感情没有任何爱的成分。”章承煜很是负疚,沈思雨对顾苏和咕噜做的事情,简直无法原谅,可她已经悔改,又处在生死边缘,章承煜无法丢下这二十年的情分不管。

    顾苏踮起脚尖在他脸上亲吻了一下,贪恋地抱住了他的腰:“我不怪她了,我比她幸福得太多,执着于仇恨,会让我们都不快乐。”

    沈思雨的手术需要七八个小时,章承煜准备先把顾苏送回家去,晚些时候再过来看看最后的手术情况。

    这两天据说有台风要过境,天气凉快得很,风吹过来都带着一阵潮湿的味道。章承煜开着车,开过明安桥的时候,飞驰的车速缓了下来,停在了一家店前。

    浅绿色的招牌,黑色的中式篆体的店名,半亮着的宣传招牌里透出一个个甜品,美得好像艺术品。

    两个人对视一笑,手拉手走进了半夏。

    店长居然还是原来的那个,不过成熟老练了很多,看到他们两个进来,佯作不在意地盯着他们看了好几次,忽然惊喜地冲着顾苏叫了起来:“我认识你,我们刚开店的时候你来过好几次。”

    顾苏笑着说:“你还记得我吗?”

    “我还记得那时候你男朋友很凶,现在这个看起来还不错啊。”店长打量了一下两个人紧握着的手,挺替她高兴,“又帅又体贴,比以前那个好多了。”

    顾苏噗嗤乐了,章承煜的脸瞬间黑了下来。

    “谢谢,你们的生意也看起来不错。”顾苏偷偷拧了一把章承煜,让他别吓到人家。

    “是啊,我们现在有两家分店了,”店长很热情,“你是老客户了,我给你办个贵宾卡,八八折还可以享受积分活动。”

    两个人在靠窗旁的位置上坐了下来,顾苏照例点了碗黑白配和芒果绵绵冰,章承煜原本不喜欢这种软绵绵的甜品,看顾苏吃得美滋滋的,忍不住朝前凑了凑,指了指自己的嘴。

    顾苏只好舀起一勺放进他嘴里,没好气地说:“怎么和咕噜一样,不会自己吃偏要妈咪喂。”

    “礼尚往来。”章承煜也舀了一勺黑白配放在她嘴边。

    顾苏一吸溜就把那一勺牛奶和黑糯米吃完,嘴边起了一圈白白的牛奶沫子。章承煜盯着她的唇,眸色一暗,低低地控诉:“你在引诱我。”

    顾苏的脸腾地一红,嗔怒地白了他一样,飞快地拿起纸巾擦了擦嘴。

    店长过来了,拿着一张纸让顾苏填vip资料,绿色的贵宾卡看起来挺雅致的:“卡上有我们店的微信,你和你男朋友都可以加一个,到时候会给你们推送新品,你们可以凭贵宾号来品尝新品……”

    “不是男朋友,”章承煜忽然一本正经地纠正,“我是她丈夫。”

    “真的啊,”店长的嘴很甜,“你们俩看起来就是天生一对,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