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9|78|77|76|74|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因为顾苏的喜好,章承煜选择了中西结合的婚礼,成礼选用中式,定在南雁湖别墅,宴客选用西式,定在索菲大酒店。

    南雁湖别墅经过婚庆公司的布置,在一派青山绿水中古韵盎然,喜气洋洋,别墅前的鹅卵石小径两旁隔几步就有一盏红色的灯笼,用红色的绸带相连,红底金字的双喜图案剪成一个个心性,随处可见。

    章承煜身穿简洁的中式新郎服,一身镶着金边的红色更显得他卓尔不群。

    今天他很忙,得去柳荫小区接顾苏,先到南雁湖别墅代表把顾苏娶进章家,这一点,章爷爷非常坚持,说这是老规矩,以前就是太随意了,直接去了酒店,这才生出这么多事情来。

    到了章家要行古礼,然后去酒店答谢双方宾客,下午才可以回到他已经装修一新的公寓,接待前来闹新房的亲朋好友,继续酒店第二场答谢,到了晚上才算是功德圆满。

    出门前,章爷爷和徐瑷都千叮万嘱,既然要遵循古礼,就千万不能误了良辰吉时,这都是请了高僧算出来定下的。

    从市区到南雁湖,一个小时就可以开个来回,章承煜留出了两个小时的时间,自信满满地指挥着车队开往柳荫小区。

    只是他完全低估了以罗小安为首的娘子军的实力,从柳荫小区的大门开始,罗小安就设下了第一道屏障,笑眯眯地对他说:“章总,对不起了,新娘子越难娶到手,就表示新郎倌以后会越珍惜,今天是我大展身手的时候了。”

    章承煜不知道罗小安从哪里找来的小朋友和大妈们,把小区的大门拦了个正着,一开口就是捌佰捌拾捌万捌仟捌佰捌拾捌元捌角捌分,一旁的保安还主动帮着分流人群:“小区进出往小门这边走啊,哎哎你是新郎倌这边的不许偷偷进,往正门走……”

    章承煜定下心来,漫天要价就地还钱,身后的伴郎陆文城大义凛然地出场,比出了一个手势八十八元。

    罗小安连个缝都没让:“你好意思说得出口?八十八块,这糖钱不够支撑苏苏下半辈子的甜蜜程度,不够甜不够甜。”

    “那你说个实价吧,有操作可能性的实价。”

    “不如这样吧,新郎倌唱一首歌,我们听着觉得甜了,就让个八十八,能唱几首,就让几个。”

    “那得唱上几天几夜,这样吧,新郎倌的歌要对这新娘一个人唱,现在我们伴郎代表新郎一人唱一句,唱得好就一句减个88888。”

    “你们这唱的是金子吗?”

    “我们的确是金嗓子。”

    罗小安诡异地笑了笑,十分大度:“行,大家都听着,不准重复,唱的歌里不甜没爱的不通过。”

    陆文城张嘴就来了一句“甜蜜蜜”,另一个伴郎来了“爱你一万年”,第三个蹦出一句“月亮代表我的心”……

    前几句还挺好找的,没过几轮以后就开始挖空心思想情歌了,旁边还有看热闹的人拼命出主意,等到“甜蜜有爱”的情歌唱了十多首,陆文城才回过味来,计算失误了,要把那八百多万都扣掉,他们得在这里即兴唱一百首啊,这可比开演唱会要狠多了!

    这一顿讨价还价,大半个小时就去了,章承煜有点着急了,眼看着伴郎们抓耳挠腮地再也想不出情歌来了,当机立断祭出了法宝:“小安,有人找你。”

    “你别骗我了,现在能有谁找我啊,”罗小安嘿嘿一笑,“天王老子来都要靠边……”

    “娘娘!”花车旁有个软软的童音响了起来,“娘娘抱抱!”

    罗小安的声音也瞬间从高八度到了低音区,跟着软了下来:“咕噜宝贝!”

    咕噜颠颠地朝着她跑了过来,一摇一摆的:“娘娘,咕噜也会唱歌歌,可甜可甜了……”

    “咱们的稀世宝贝唱歌给你听,甜到下辈子都绰绰有余,拦门钱定了,拾捌万捌仟捌佰捌拾八。”章承煜果断地拍板。

    罗小安还想反驳,裙角被拽住了,咕噜使劲地扒着她往上爬:“小苹果,咕噜唱小苹果,娘娘听!”

    伴郎们往里一拥,罗小安抱着咕噜再也没法从容指挥,眼睁睁地看着章承煜突破了防线。

    她冲着他们嘿嘿一笑:“你们进去了也没用,一样得抓瞎。”

    章承煜的眼皮突突跳,俗话说得好,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可被闹了这么一会儿,他都快分不清左右了。

    以前谁敢这么闹他啊,他站在那里脸一沉,就连几个长辈都只能灰溜溜地撤退了,更别提同辈的那些人了。

    可罗小安的那一句却定住了他的七寸。

    公寓门关的紧紧的,伴郎上去敲门,里面有人应了一声:“新郎倌拿出点诚意来,该怎么叫自己琢磨琢磨,不甜不开门。”

    “亲爱的。”

    “哈尼。”

    “甜心。”

    “宝贝。”

    门一动不动,伴郎们侧过头去偷偷直乐。

    章承煜的鼻尖有点冒汗,琢磨了片刻,硬着头皮又开了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