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0|79|78|77|76|74|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不知道是不是名字里有个雨字,沈思雨特别喜欢淅淅沥沥的小雨。

    n市靠海,空气潮湿,春季多雨,每当绵绵细雨飘在空中,空气总是分外得清新,更让这座急速商业化的城市多了几分江南水乡的缠绵氤氲。

    这个时候,沈思雨总喜欢不撑伞漫步在雨中,感受着雨丝落在脸上那一刹那的清凉和多情。

    今天也飘着绵绵细雨,不过沈思雨却坐在一家咖啡店里,从落地窗里看着外面的雨景。

    这家咖啡店名叫“蜜言”,坐落在大厦环立的cbd中,专营咖啡和西点,沈思雨是这里的常客,从前她最喜欢坐在窗口看着对面的章合大厦,点上一杯卡布奇诺和一块提拉米苏,慢悠悠地等人。

    只是今天咖啡还没喝完,章合大厦的门口就走出一行人来,沈思雨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几步就出了店门,绕到马路的另一头,穿过十字路口,朝着章合大厦走了过去。

    国际知名新风系统的总裁亲自上门拜访,章承煜公干外出未归,陆文城只好代替他详谈之后亲自送出章合以示尊敬。

    送出大门口,目送着汽车消失在视线里,陆文城松了一口气,交代了助手两句,正要转身的时候,目光忽然扫到了什么滞了滞。

    人行道前,沈思雨停住了脚步,冲着他微笑着招呼:“文城。”

    陆文城沉默了片刻,嘴角扯了扯:“是你啊。”

    这语气有点生疏,沈思雨的笑容僵硬了起来:“路过这里,看到你打声招呼。”

    “身体恢复得还好吗?”陆文城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眉头微微皱起。

    “还行,”沈思雨简洁地回答,“你呢?”

    “公司还挺顺利的,承煜出差了,还要一两天才能回来。”陆文城随口应道。

    沈思雨愣了一下,呐呐地应了一声:“我没想找……他……”

    陆文城了然地笑笑,目光落在了她的额头上,随即不着痕迹地退了半步,“下雨了,你没带伞吗?”

    雨丝虽然小却也密,不一会儿就在沈思雨的头发上撒上了一层细密的水雾,亮晶晶的。

    沈思雨捋了一下头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没事,你忘了,我喜欢淋雨。”

    陆文城的脸色有些难看:“那你慢慢淋,我先去忙了。”

    沈思雨张了张嘴欲言又止,还没等她说出话来,陆文城的身影就消失在旋转门里。

    她站在原地呆了半晌,这才慢吞吞地转身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回到家里,沈母看到她湿漉漉的样子顿时絮叨了起来:“思雨你怎么还这样,现在你的身体和以前不一样,要注意保养,要是生了病容易引起并发症。”

    “我有分寸呢。”沈思雨随口应了一声,自从她动了手术以后,全家人都把她当成易碎品,好像下一秒她就会彻底碎成粉末。

    沈母的眼圈一下子红了:“你……你要妈怎么说才会懂啊……你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时候……妈就想着你要是没了……妈就跟你一起走了……”

    沈思雨顿时萎了,明明她的性格好强执拗,为什么生她的母亲却这样软绵绵的,动不动就要哭,一不如意就伤心。她赶紧揽住了沈母的肩膀,赔笑着说:“好好好,对不起是我错了,我这就去泡个澡驱驱寒气。”

    浴缸里滴了精油,白色的泡沫浮满了整个水面,香气四溢。

    把整个身体浸没在水里,热气蒸腾,沈思雨浑身上下都放松了下来,只是一直以来的那个疑问却丝毫没有淡去,在脑中越来越强烈,努力地想要有个答案。

    为什么陆文城对她这么冷淡?他真的铁了心要和她绝交了吗?

    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甚至连顾苏都已经谅解了她,和章承煜的关系也回复了正常,只有陆文城,自从她手术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的身影,别说探望了,就连电话也没有一个。

    掰着手指算算,她和陆文城、章承煜从孩提时就交好,足足有十八年了,就连她去留学那几年,陆文城都时不时地飞去y国探望,每次两个人闹了矛盾,最多不超过二十四小时,陆文城的问候电话就会接踵而至,而这一次,已经将近七个月了,陆文城对她不闻不问。

    她就连今天这样装偶遇的台阶都递出去了,陆文城都没有和解的行动,看来这次是来真的了。

    绝交就绝交,没什么了不起的。

    她心里闷得慌,深吸了一口气,整个身体都往下沉去,憋在水中,直到快要窒息了才骤然浮出水面。

    别装了,沈思雨。

    她在心里嘲笑着自己。

    说实话会死吗?你压根儿不想绝交,这段友情,比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