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3|第 81 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求这些人再也不要入梦而来,只要她见不到、听不到章承煜的一丝一毫,她一定能很快就忘记他的,一定!

    起床了以后顾苏接了两个电话,一个是房东打来的,果然没出程景时的所料,房东把房租的价格降了下来,顾苏又还了点价,约定六万八一年,明天就签约。

    第二个是文学社交好的同学许昔敏打来的,担忧地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们都以为他对你有意思,想找我们聚聚然后追你,他一直在问你的喜好,都怪我们瞎起哄,早知道应该打个电话问问你就好了。”

    “没事了,昨晚我太激动了。”现在平静下来,顾苏有点不好意思,这些同学都是大学里玩得好的,昨天肯定被她吓坏了,“他问我了些什么?”

    “就是你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颜色这些东西,哦对了,他还追问你会不会弹琴,真是好笑,要知道你可是我们学校的钢琴公主,有多少男同学在迎新晚会上为你那首梦中的婚礼倾倒啊。”许昔敏说着说着迟疑了片刻,“苏苏,我总觉得你们俩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他看起来不像对你没有感情啊。”

    “可能是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吧,”顾苏自嘲地笑了笑,“天之骄子被像我这样的小人物抢先提出了离婚。”

    两个人又随意聊了几句,顾苏挂了电话,低头沉思了片刻,忽然振奋了起来:是不是就因为这个原因章承煜迟迟不肯同意离婚?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完全同意可以开个记者招待会什么的满足一下章承煜的大男子心态。

    中午的时候,顾苏回了一趟娘家,以前学琴的琴谱都放在家里,得全部搬过来。

    家里没人,孙晴还在住院,保姆也跟着去照顾了。

    当初为了演戏,琴谱都放在顾芸的房间里,不知道顾芸当时是怎么说谎的,五音不全的顾芸居然能骗过章承煜这么久。

    顾芸离世之后,她的房间一直维持着原貌,孙晴身体再不好都每天要进去打扫一遍,好像女儿只不过外出游学了一样。

    桌上放着一张顾芸硕士毕业照,穿着硕士服的顾芸明眸皓齿,眼里满满的都是自信。

    顾苏抬手摸了摸照片,眼里一阵发酸。

    机关算尽却是一场空,香消玉殒。

    “姐,你后不后悔?”她低声问。

    照片里的顾芸没有回答,可顾苏知道,顾芸的字典里没有后悔两个字。她向来就是那么要强,什么都要做到最好,从学业到男朋友。

    书柜里的琴谱有厚厚一叠,从车尔尼到十二平均律,顾苏整理了片刻,一本相册掉了下来。

    随手翻了翻,里面都是顾芸就读s大时的照片,当时顾芸在s大算得上风云人物,她擅长的是辩论,屡次为学校捧来桂冠,底下有学弟学妹拥趸无数,办葬礼的时候都来了好多,哭得很伤心。

    照片上很多,辩论社的活动占了大多数,顾芸在大三大四的时候是辩论社的社长,s大的辩论队在她的带领下在高校圈饶有名气。

    顾苏翻了好一会儿,把相册塞回书柜的时候,发现角落里放着一个木箱子,她想了起来,这是顾芸存放日记的地方。

    顾芸有记日记的习惯,闹翻前,两姐妹几乎没有秘密,一起在被窝里偷偷看日记说悄悄话。

    顾苏忽然来了兴致,不知道那时候顾芸抢了她的男朋友,心里有没有对妹妹那么一丝歉疚,记录在她的日记本上。

    她打开箱子却愣住了,里面空荡荡的,只有几个首饰盒。她有点纳闷,难道孙晴太过思念顾芸,把日记拿去翻阅了?

    门锁响了,有人走了进来。

    她迅速地把日记塞了回去,捧着琴谱往外走去,迎面正好碰上了顾长庆。

    “你怎么来了,正好,我有事情和你商量。”

    顾苏充耳不闻,在玄关处换鞋。

    顾长庆今天的态度看起来很不错,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很和蔼地笑了:“苏苏,那件事情是爸做的不对,我向你道歉。”

    “没关系,谁让你是我爸呢。”顾苏嘲讽地笑了笑。

    顾长庆犹豫了一下问:“你非得离婚吗?还有没有转圜的余地?”

    顾苏摇了摇头。

    “那要么这样,你离婚可以,给你的股权一定要拿在手上,这婚不能白结了,就算不要章合的一半家产,可该给的赔偿一分不能少。”顾长庆眼中闪动着算计的光芒,“离婚的起诉书写了没有?让我看看。”

    顾苏惊愕地看着他,好一会儿才说:“爸,你没弄错吧?结婚证上写的是你顾长庆的名字吗?”

    顾苏惊愕地看着他,好一会儿才说:“爸,你没弄错吧?结婚证上写的是你顾长庆的名字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