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五十章 东方之兴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每朝每代其实都离不开朝堂之上的政治斗争,李开芳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但从李开芳开始,太平天国的军政大权得到了最大限度的稳定,军政分家以及政治领导军事的观念转变得到了升华,这正是萧云贵想要的。

    至于针对前清皇室的不和谐声音也只是萧云贵利用的一个工具,军中的不满之声被打压了下去,但民间的声音萧云贵却没有理会,他还需要继续利用这个声音做一些事情。

    对于前满清的遗老遗少们和旗民们来说,这些人常年不事生产,虽然还是有很大一部分人已经能够自食其力了,但还有不少人隐藏在民间,他们卖光了所有分到的东西,然后还是没能成为自食其力的人,这些人就成了社会的不稳定因素。他们是前清余孽,他们不会自己养活自己,所以他们就必须被清除掉,而引导他们去聚众闹事就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其二就是前清皇室的余威还在,此前善待他们是因为萧云贵需要利用他们去招降蒙古、西藏、新疆、关外等地的前清势力,如今这些地方已经收复数年之久了,留下他们已经没有太大的用处,反而有些极端之人开始妄想着利用前清皇室做些文章,甚至这些人捣鼓出一个什么“反汉复清”的组织来。于是前清皇室、醇亲王府这些人就成了另一个不稳定因素,因此也需要被消灭。但萧云贵不愿意自己动手坏了名声,他也担心做得太明显了,蒙古这些地方会有不满的声音发出,因此借刀杀人是最好的结果。

    最后一点就是通过这次事件彻底终结民间对于前清皇室的怨恨,认为新朝对于前清皇室太过优待的怨恨之声其实一直没有停下过,人们需要一个宣泄口来发泄,或许真的到了必须发泄的当口了。而那位醇王爷奕譞的所作所为则给了各方面一个非常好的借口,于是醇亲王府就不可避免的坐到了火山口上,

    1865年9月19日上午,聚集在醇亲王府外示威游行的民众达到了三万多人之多。里三层外三层的挤了个水泄不通。就在民众们群情激奋的时候,醇王府的人做了一件蠢事,据说是一名府内管事大喇喇的走出大门想要外出采购东西,但被民众们拦住。随后口角之中,那名管事居然先动了手,于是彻底点燃了民众们的怒火。围在前面的数千民众开始冲击王府大门,而在这个时候维持秩序的警察居然悄悄的后退了,结果民众就这样冲了进去。

    彻底失去控制的民众们开始在王府里发泄他们的怒火。杀人放火这是一定的,奕譞被人从书房内拉出来活活打死,随后尸体被当场焚化。而前清的宫中妃子人等也没能躲过厄运,她们被暴民们施暴之后杀死,也继而焚尸。王府内的东西被抢光,房屋被点燃,整座王府就这样毁于一旦。

    京城太平天国官府在接到报案后姗姗来迟,他们出动了大量的警力,甚至调集了数千城外的正规部队才彻底平息了这场大乱。王府大火在第二天才被扑灭,从废墟中一共清理出一千多具面目全非的尸体。根据其中两具一大一小尸体上所遗留的饰物判断。京城警察局认出这两具尸体就是前清西太后和小皇帝载淳的尸体,另外也有人指认了醇亲王奕翾及其家人的尸体,前清最后一点骨血似乎就在王府的烈焰中彻底消失了。

    这个事件的影响是极大的,但京城太平天国官府的动作也很快,当天他们就宣布抓获了将近两千多人,这些人都是直接参与了王府的暴行。这个案件审了三个月,然后迅速了解,一共枪毙了八百多人,另有一千多人被判处不同刑期的监禁,另外还挖出了所谓的前清复辟党。数万人被强制流放劳役。

    细心的人可能会发现,因为王府事件牵连而被处罚的人当中,汉人很少,几乎就是那么几个人。而更多的却是前清的遗老遗少们,但没人会去问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恶气已经出了,而政府给出的证据又相当的充分,于是案子就这样审结了。

    蒙古那边也没有表示太多的异议,众多的凶手被惩办了。至少在明面上太平天国维系了蒙古的面子,蒙古王公们的注意力集中在了铁路的修建上,所以并没有太多的波澜。

    满清的复辟党被清剿了,可能会有些漏网之鱼,但没有了前清皇室这根标杆,他们很难兴起什么风浪,相反他们只能在阴暗角落里苟延残喘,或许不久之后也会被揪出来的。

    醇亲王府的消失让各方都感到满意,当然最大的赢家还是皇帝本人,萧云贵在事后一个月发表了措辞严厉的讲话,他重申了五族共荣共和的必要性,强烈抨击了民间那些还对前清抱有怨恨的思潮,号召大家把注意力集中到国民生产建设上。于是前清的残余影响力彻底的消失了,全国各族民众都开始了发力般的生产发展,一个时代就这样彻底终结了。

    半年之后,上海通往广州的铁路通车,皇帝和皇后亲自乘车从上海出发前往广州,开始了建国后皇帝的第一次南巡,沪粤铁路的通车代表了新局面的来临,铁路通过了浙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