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3章 入梦见龙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下棋是一门艺术。

    对于太上长老级别的人来说,不仅仅是一门艺术,它更是一种消遣与领悟。

    操哥与秦飞花对局而坐……准确地说是接着秦家太上长老与杨家太上长老两人的棋继续。这步棋已经下到了一个临界点。

    错一步,或者说对一步,就能死掉自己或者灭掉对方。

    秦飞花看了不多久,抬头问道:“宁操你我真的要来下这盘未完的棋吗?”

    “你不是已经问过了吗?”

    “不是!”秦飞花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这步棋很炫,万一我两搞出一个不是结果的结果,又该如何?”

    宁操自信地笑了笑,说道:“既然他们两个没下完,不管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都留给了我们。那么,我们就来尝试一番吧!”

    “好!谁先来?”

    “等等!”

    宁操与秦飞花再次看了起来。先前他们都只注意到这步棋的局势,却忘了谁先下的问题。此时提出来,似乎谁先下,谁就把握了主动。

    可是……

    万一棋局不是这方先下,却又先下了,那就是真的改变了棋……改变了开始、中间与结局。

    思索良久。

    宁操摇摇头道:“这步棋无法从棋子数量上来看出究竟谁先下,也无法猜测、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说。所以,你来吧!”

    “为何?难道你认为不如我?”

    “不是!”

    “那是什么?”

    “女人的第六感!”宁操很肯定地说道:“就是这个……女人第六感!你来吧!”

    “万一我错了!”

    “那就错了吧!”

    “行!”秦飞花没再推迟,拿起身旁一棋子就要落下。然而,她突然发现有种患得患失的错觉,仿佛不能落这里,又或者说不该是她先下。

    不知道这种错觉来自哪里。

    秦飞花坚持自己的第六感,执意要将棋子落下。

    啪……

    棋子不知怎么的脱离了她的手掌,跑到了另一处。这处棋是一道死期,己方的死期。也就是说,棋子落定后。

    秦飞花输了。

    宁操迷茫了,看向秦飞花问道:“你这是干嘛?让我吗?”

    “没有!真的没有,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可能吧!”宁操仔细看了看,说道:“你要是这样下的话,我就已经赢了!”

    秦飞花低了低头,感觉扫了宁操的兴致,或许这是不对的,又或许不是她所能决定的。不过,她很快想到了一点,赶紧抬头说道:“宁操!你还没有赢!”

    “怎么说?”

    “说不清,你先落子再说吧!”

    宁操很疑惑,还以为秦飞花是个小女子的心态,不服……耍赖了。

    当然,他不会真的这么想。

    也就拿起一棋子,正想来个通吃。然而,操哥意外的发现他手中的棋子无法落入指定地点,不论他怎么坚强、执着,硬是不行。

    越是这样。

    操哥越不服,不惜使劲浑身乏术也要成就这一子。

    啪……

    棋子终究是脱离了他的掌控,落在了一处不该落的地方。结果,柳暗花明又一村。本该是秦飞花的死棋,却在眨眼间成了宁操的死棋。

    最可怕的是他两人都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一时间。

    两人四目相对,久久无语。不过,确定了一件事,这步棋很怪异。

    秦飞花已经猜到了宁操的想法,也就不需要对方提醒,主动去落子。

    一次又一次。

    一回又一会。

    两人‘交手’十八回,竟然毫无例外地群不是双方的死棋,仿若山路十八弯,一到拐角处准没路。

    又仿佛生气交融,一念之间,却没有掌握在自己的心中。

    突然。

    秦飞花似乎觉悟到了什么,立马闭上双眼,开始沉浸其中。

    宁操不明所以,正想问一句。

    这时,秦家太上长老与杨家太上长老出现了,及时阻止宁操,说道:“不要着急,或许她已经悟到了太极门襟。”

    听到此话,宁操来了兴趣,急不可耐地问道:“两位太上长老,那么你们是不是愿意显示太极为秦飞花增加悟道的机会了。”

    “当然……必须的!”

    两位太上长老同意了。

    随后各自开始打起了缓慢的起手式。

    宁操瞬间陷入了温柔的泥潭中一般,只要不反抗就不会感觉不适,一旦试图反抗,立马遭到反噬,痛苦与灾难就会降临。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宁操等不及了,或者说等的不耐烦了,为什么太极与秦飞花都有了,还不能遭到四大神兽了。

    哎……

    有种被神马系统骗了的感觉。

    宁操觉得异常不爽,便拿起了一棋子。这次,他竟然可以有选择地放到他想要放的地方。结果,整个棋盘晃动了起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