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0章 :番外:叶安前世篇(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在这世界上,有多少人对于你是不可失去的呢?

    对很多人来说,也许一个也没有。

    父母死了,叶安痛苦过,流泪过,暴躁过,但是到最后,却还是接受了现实。从那时候起,他就发现了一件事——曾经那么重要的人,以为根本不能想象会失去的人,真的到了失去的那一天,原来他也是可以放手的。

    知道这件事是一个残酷的事实,虽然很多年之后,甚至不用很多年之后,叶安就能明白,这世界上的大部分人都是这样活着的……总有人先走一步,而剩下的人却要孤独却麻木地活下去。

    而这就是人生。

    痛苦吗?不满吗?怨恨吗?又或者都有呢?

    叶安想,如果不是有哥哥在,也许他的心里,终究会被那种负面感情所包围,而从此茫然失措,迷失道路,变成一个荒唐,无用的废物。

    这世界上总有一些人,因为时机,因为心境,因为孤独和寂寞,能在你心里留下比任何人都更深的痕迹。

    对于叶安来说,那个人……是叶书,也只能叶书。

    叶安不记得自己最初对于叶书是个什么样的态度了,但是隐隐约约还记得,在最初的最初,他对于哥哥,存在的是那种淡淡的,并不激烈却十分温暖的依恋感。

    最亲近的人,与自己从出生开始就相伴的人。叶书并不是父亲或母亲,但是对于叶安来说,却比父母更亲近,更能够交流的对象。

    当然,其中也有不那么令人觉得愉快的部分。

    叶安还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每当他和叶书出现争执的时候,叶母就会很武断地要求叶书让着他。各种各样的事情,都是如此。

    小时候的叶书很乖,面对这样的要求,只是瞪大着眼睛茫然地答应。

    后来再大一些,叶书就感觉到了其中的区别。叶安觉得自己哥哥的叛逆期来得特别早,也特别短暂。好像就是突然有那么一天,在那么一次挨骂之后,叶书就沉默了下来,不爱说话了。

    在那之前,叶书其实是很阳光,很听话,也很孺慕父母的。

    那天晚上叶安看到了叶书在哭,他走上去想要安慰对方,结果却被哥哥用一种很可怕的眼神瞪了一眼。

    他当时就吓得不敢说话,眼泪珠子直接开始在眼框里面打转。叶安并不是一个爱哭的小孩,事实上小时候他非常熊,而且像牛犊子一样胆气不合情理地壮。

    但是那一瞬间他却真的有“心头猛然受到一击”的疼痛感和恐惧感。

    大约是因为……很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是不能承受可能会被对方讨厌的事实的。那时候丁点儿大的叶安还并不能清楚地理清自己的感情和想法,但是它依旧会直接反应在情绪中。

    叶安在接受到叶书的这个眼神之后,忍不住就倒退了一步,跌坐在了地上,然后眼泪滚滚地掉了下来。

    平时要是发生这种事情,叶书肯定会马上过来安慰他,哄着他,但是这一天叶书并没有这么做。他只是抱膝缩在墙角,默默看着叶安哭。

    但是最后叶书还是爬了起来,伸手把叶安拉了起来。

    叶安伏在他怀里,哭得特别伤心。小孩一边哭,一边还偷眼去瞧叶书的眼神和表情,直到看清哥哥眼中已经没有了之前那凶狠的意味,才真正放心地嚎了出来。

    叶安过了好些年,才慢慢理解叶书为什么会越来越沉默。

    他的母亲几乎从来不会掩饰自己的偏心,而且从来不觉得这是什么错误。她总是说“哥哥就该让着弟弟”,说一百遍以后就连自己也似乎把这句话当成了真理。可是叶安却觉得……这样让人很不舒服。

    当然……他并不是希望叶书对自己严厉或者冷淡。事实上,撒娇耍赖然后被叶书无可奈何地纵容,对于叶安来说也是一件乐此不疲的事情。因为那是他哥不是吗?被哥哥纵容和管教……都是理所当然的。

    可是那应该出自于哥哥自己的感情,而不是被母亲以不合理的方式强迫。叶安一点也不讨厌被叶书管教和唠叨,甚至有时候他对于叶书的话要比对于父母都信服得多,因为他有时候会觉得,哥哥虽然只比他大了俩岁,但是却比父母亲还要明理得多。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