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树叶的影子洒在了秘书的脸上,令对方的面容显得模糊不清。在叶书的耳中,那冰冷的声音就仿佛是从十分遥远的地方传来,说道:“老板的意思,是希望叶先生您能给点面子,别把最后的这点情谊都折腾没了。念着这些年的交情,以往的事老板也不想追究,只盼着叶先生收了这张支票,好聚好散。”

    叶书听在耳朵里,仿佛就觉得是在说别人的事。

    他的表情复杂未明,声音显得有些飘忽,问道:“他说……好聚好散?”

    那语气里多少有几分嘲讽。

    其实这也不能怪叶书。到了这个地步,好聚好散这个词,对于他来说早就成了一种讽刺。

    再没有比这个词更加不符合实际的形容了。走到他这一步,身败名裂,众叛亲离,凡是能泼到他身上的脏水似乎都泼过了……现在才来说“好聚好散”?

    秘书冰冷的音色变得越发刺耳,问道:“或者,叶先生还有什么其它的要求?若是有的话,我可以为你传达给老板。”

    却听叶书说道:“我要见他!他什么时候有时间?”

    秘书呼出一口气,说道:“叶先生若有什么问题,告诉我就可以了。我会原原本本地传达给老板。至于见面……就不必了吧。”

    叶书却十分坚持,再一次问道:“他什么时候有时间?”

    秘书回答道:“没有!”

    叶书愣住。

    秘书索性挑明了说:“以后老板恐怕都不会有时间见叶先生了。叶先生还是收了支票就走吧。”

    叶书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然后他问道:“叶安呢?叶安以后也没有时间再见我了吗?”

    秘书顿时笑了,颇有些讥讽的意思,说道:“叶安是叶先生的弟弟,怎么反而来问我?他有没有时间见叶先生,我又怎么会知道?”

    叶书心中顿时一片悲凉。

    他是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十六岁上,父母车祸出了意外,双双亡故,是他宁可辍了学打工,才把叶安供出来。

    那时的日子真苦,可是他总记得自己是兄长,而叶安是弟弟。

    后来季微白和他挑明了心思,他便接受了季微白的资助,重新复了学。但是即便如此,也一直是半工半读的,毕竟完全靠着季微白给钱过活这种事情,他做不出来。

    那时虽然辛苦,但季微白给他的钱他还是一笔一笔记下来了的。那时就想着要是如果有一日他们分了,他就努力工作把这债务还清了;若是真变成了跟季微白过一辈子,那他也记得季微白的这些恩情,总归要一辈子对他好。

    那时谁也没想到,最后会走到这一步。

    季微白是豪门子弟,本来身边是非就多。叶书倒是一心一意想和他相守到老,可惜终究有很多人不允许。于是父母,表妹,“未婚妻”……什么样的人都一个一个地冒出来。慢慢地,两人之间就渐渐离心了。

    打在脸上的巴掌,一次有一次的质疑和污蔑。季微白总有各种不同的理由让叶书忍耐,各种不同的理由对他怀疑……其实信任这东西,早就不存在了。但是叶书总想着他们之间还有感情在。

    然而最后给他这致命一击的却是他的亲生弟弟。

    秘书走了,留下了一张支票。他们之间其实早已经分不清到底是谁欠谁,可是这一张支票,叶书还是不能要。

    不是为了还有感情……而是因为,他再也不想欠他一丝一毫了。

    叶书不想去计较季微白做过的那些事,也不愿再回想季微白对他的“容忍”。大少爷的耐性总是有限的……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人就已经不是他的“微白”了。

    但是季微白可以绝情,他却再也不想欠对方任何东西。

    叶书轻轻地把支票一点一点撕碎了,扔进了垃圾桶。

    叶书其实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

    所谓的“家”是回不去了,何况季微白恐怕也不会再让他进门。虽说可以去住酒店,但是他的账户里也就余了几千块钱,还是之前老账户被冻结的时候,新开了不到一个月的账户。

    这点钱,就算是想租房子,怕也住不了多久。

    可是目前他在a市可以说是闻名整个行业的声名狼藉,就算想再找个工作也十分困难。

    或者,这是老天爷也在告诉他,这个城市已经不适合他继续待下去了吧。

    这样想着,叶书考虑着离开。

    然后在这个时候他听见了一阵车辆靠近的声音。叶书一边思考着,一边往路边靠了两步,然后不经意地抬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然后他发现了不对!

    那车辆竟是直直地向着他所在的方向猛然冲上来的。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