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6章 就计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西北,天气已经滴水成冰。

    虽然是除夕夜晚,但城关墙头上巡逻的士兵却比往日还多,不敢有丝毫懈怠。

    城墙外头黑漆漆的,视野之内看不到什么活物。这城头上风比别处更大更硬,只从墙头上往外看一会儿,脸就被吹得几乎失去知觉,要赶紧缩回墙下避一会儿风才能缓过来。

    “酸辣汤来了!”城墙下传来吆喝声,几个军士抬着大木桶走了上来,一股子又酸又辣的气味顿时弥漫开来,城头上好几个士兵都咽了口唾沫。

    “一人一碗,喝了也热乎点。”拿着大木勺的军士掀开木桶的盖子,把勺子伸进去搅了搅,转头冲众人挤了挤眼睛,“这是新来的周千总拿出银子来,给你们额外加的肉丝。”

    “周千总体恤。周千总恩典。”士兵们乱哄哄地应着,各自来领了一大碗酸辣汤,暂时不必向外瞭望的,就蹲在墙根底下喝了起来。

    汤味道极浓,里头除了惯常的豆腐丝与鸡蛋花,确实还有不少肉丝,这在军营中已是难得的了。只是士兵们虽嚼着肉丝,说的话却跟肉丝毫也搭不上边,更没有提到那位周千总:“这番椒做汤就是味儿浓,我最好这一口。如今我家里头做菜若不放这个,就觉得没味儿。”

    “可不是。而且喝下去浑身发热,比那高粱酒不差。”

    “听说这番椒是郡王妃让在咱们西北栽种的……”忽然有人冒出这么一句,但只说了一半,就被蹲在对面的队长一眼瞪了回去:“喝你的汤!有汤还堵不上嘴。”

    “怎,怎么了?”那小兵被队长瞪得一缩脖子,却还稀里糊涂的。

    队长沉默地喝完自己的汤,把碗揣起来走开了。等他走远了,旁边才有个兵士轻轻捣了那小兵一拳:“哪壶不开你提哪壶。你不知道?郡王妃没了……”

    “什,什么?”小兵呆了,半碗汤打翻都没发现,“你别胡说!明明我前些日子才听见说,郡王妃又有喜了,所以才没跟王爷一起来西北的。”

    “也不怪你。”同伴叹了口气,“你前些日子在青州城那边轮值,怕是还没听见消息——京城昨日刚刚送了消息来,郡王妃得了急病,已经没了……”

    城头上还有些人虽然也听到了些风声,却都不敢相信,这时候不由得七嘴八舌地问道:“可是真的?郡王妃自己是神医,怎么也能……”

    “是朝廷送的文书来,怎么做得假?”那兵士叹了口气,“郡王妃再是神医,终究也不是神仙。再说了,人家都说医者不自医,郡王妃救得了别人,可未必救得了自己。唉——”他又长长叹了口气,也把喝光了的碗揣了起来,起身去巡逻了,“只是王妃肚里还有孩子呢,王爷如今啊……”

    除夕之夜,将士们却都在军营之中。除夕不能与家人团聚守岁,却在军营之中枕戈待旦,这已经是西北军将士们习惯的事了。往年这个时候,军中虽不能饮酒,却也少不了要加几个肉菜,大家打打牙祭,就算是过年了。

    今年的菜肴比往年更丰富一些。一则是今年户部格外痛快,粮饷都按时拨了下来,且克扣得也比往年少许多。二则是新来军中的那几个千总监军之类,都自己掏出银钱来,给麾下兵士加些肉菜。故而今年这个年,倒是比往年过得都肥。

    可惜这样一个肥年,军营里却并没有欢乐多少,倒似是更沉寂了些。各营军士都早早地吃过了饭,便回自己的营地去呆着,连说笑声似乎都少了。只有将官们的营房里,还有些笑语之声,偶尔还有推杯换盏的声音——虽说军中不可饮酒,但将官们略饮三杯也是常有的事儿,大家心照不宣也就是了。

    西北军仿着五军都督府,将十万将士分为五营。因着上次假痘苗之事牵扯最多的就是后军营,因此京城来的那些个人差不多都被安□□了后军营,这会儿正聚在一处饮宴呢。

    酒过三杯,便有人起身借故离席。此刻外头的营地十分安静,只有旗杆上悬挂的气死风灯笼洒下些光线,将黑暗略略照破了些。此人就借着这点灯光,向另一处营房走了过去。

    虽说因城外北蛮虎视眈眈,兵士们都是枕戈待旦,并没有肆意说笑,但既然是除夕,总还时不时能听见几句笑语之声。只有这一处营房,安静得如同坟墓,非但没有说笑声,就连进出的人也都轻手轻脚,似乎生怕出一点儿动静惊扰了什么。

    来人刚走到营房门口,就见一个亲卫提着个食盒垂头丧气地出来了,迎头撞见他便敷衍地行了个礼:“周千总怎么过来了?”

    “初一,王爷可用饭了?”周千总并不在意这亲卫的态度,笑眯眯地问。其实看见这亲卫的模样,他就已经知道答案了——安郡王妃的死讯传来之后,安郡王就在营房里再没露面,两天了,据说饭食怎么送进去的,就怎么端出来。也幸好这几日北蛮没有进攻城关,要不然他这样子,恐怕还要误了战机呢。

    初一没什么好气地道:“王爷略用了些。周千总究竟何事呢?”

    他是安郡王的亲卫,并不属军中,所以周千总管不到他,态度上也就有些放肆。不过这时候周千总哪里会与他计较这个,抬起双手,晃了晃左手提着的一个酒囊:“我来寻王爷小饮三杯。”他右手还提了个小食盒,显然是下酒菜了。

    军中不得饮酒。虽然将官们有些特权,但定北侯父子与沈数却从来都是以身作则,凡在营中便是滴酒不沾的。初一皱眉看着那至少能盛两斤酒的皮囊:“王爷从不在营中饮酒。”

    周千总碰了个钉子,然而心中早有准备,只笑道:“今日除夕,略饮几杯也无妨。何况此处是后军营……”纵有战事,也是前军先行迎战,后军营且早着呢。

    初一正在犹豫,营房里已经传出沈数有些沙哑的声音:“谁在外头?”

    “王爷,下官周衍。”周千总抓住机会,绕过初一径自进了门,“众人都在席上,唯独不见王爷,都惦记着呢。教下官送酒菜过来,王爷也略饮几杯,驱驱这寒气也好。”

    房里只点着一支军中用的普通油烛,不但光线昏暗,且有股子呛鼻的气味。周千总在营房里用的当然不是这种蜡烛,下意识地咳嗽了一声,似乎想把这股油烟味儿咳出去。

    沈数身上的衣裳揉得皱皱巴巴,眼睛里布满红丝,似乎几天几夜没有合眼了。他瞥了周千总一眼,目光落在他手里的酒囊上,略一犹豫,还是伸伸手,示意周千总坐了下来。

    初一跟着进来,面带忧虑之色:“王爷——”

    沈数把手一摆打断了他,接过酒囊先仰头就灌了几口。他神色憔悴,下巴上满是胡茬,灌酒的动作似乎想把一切烦恼都跟着酒灌下去似的。初一满面担忧,但最终也没阻止他,只将手里的食盒又打开来,将里头的东西重新布到桌上:“王爷先喝碗粥吧,这样空着肚子饮酒,若是——对身子不好……”

    他虽然及时把话咽了回去,然而连周千总都听得出来,他原先想说“若是王妃知道”的。沈数自然更听得明白,一甩手就把粥碗推到地上去了,哑着嗓子道:“出去!”

    他在军中也是令行禁止的,初一不敢多言,快手快脚收拾起地上的碎片,退出去了。然而听脚步声就知道,他并未离开,只是守在门外。

    周千总倒也并不在意。他知道初一是沈数的心腹,便是当着他的面说什么也无妨,更何况有他在外头守着,倒不怕有人偷听了。

    “王爷——”周千总打开自己带来的小食盒,从里头取出几碟下酒菜,“还是要保重身子,否则王妃地下有知,也要惦念王爷的。”

    “你住口!”沈数瞪起眼睛,似乎马上就会把那皮酒囊摔到周千总脸上,“王妃好好的在京城,什么地下有知,你敢咒她!”

    周千总没想到他竟伤心到如此地步,连现实都不愿正视了,不由得心中暗喜——若是沈数不伤心,只怕这游说还难以成功,但他既如此在意那蒋氏,大事可定了。

    “哎——”周千总先叹了口气,“王爷说的也是,王妃好好的在京城呢,虽说这日后怕是无缘,但总归人还是活着的……”

    “你说什么?”沈数正在仰头灌酒,只乜斜着眼睛瞥了他一眼。

    周千总故意露出一丝诧异:“王爷不知?哎——是下官失言了,失言了,下官没说什么。王爷慢慢喝,下官告辞——”摆出一副起身要走的样子。

    沈数将手里酒囊一摔,一把抓住了他:“你刚才说什么!”

    他手劲极大,攥住周千总的手腕,那几根手指就如铁条一般,握得周千总呲牙咧嘴,只觉得手骨都要被捏碎了,勉强忍着疼道:“下官没有说什么……”

    沈数冷冷盯着他,突然冷笑道:“你是于家的人!”

    此次朝廷派到西北来的这些人里,周千总人所共知,乃是皇上指派的,不属于党。可是现在沈数这么一说,他只微微一怔,就笑了:“果然瞒不住王爷。”

    沈数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