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4|番外2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许佳期不解地问道,“……你带我来机场干什么?”

    魏彦洲从口袋里拿出了两张机票,朝她扬了扬。

    她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明所以。

    接过他递来的机票一看,她发现机票上清楚明白地写着自己和他的名字,目的地是一个著名的海岛,登机日期是一小时后。

    许佳期开始四处转头,寻找起家人的踪影来,“那……爸妈,我爸妈,你爸妈,还有阿公和孩子们呢?”

    他含笑道,“你忘记了?这个周末你生日,我跟他们都说好了……今年就咱俩单独过生日。”

    生日?

    许佳期怔了一下,终于想起来再过几天就是自己的二十七岁生日了。

    二十七岁……

    其实她还挺年轻的,才二十七岁就已经有家庭,有孩子,有事业了;可换一个角度来想,她好像已经提前进入了中年女人的生活,每天忙忙碌碌的,要抽时间出来工作,照顾老人,带小孩……

    她好像已经失去了自我?

    许佳期歪着头看向魏彦洲。

    魏彦洲掏出手机按下了号码,然后把手机递给她。

    她刚一接过电话,许妈妈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佳期?对,对……彦洲跟我们说了,你就好好跟彦洲出去玩一趟吧,晚上咱们再打电话,哟!贝贝,贝贝小心……那个,佳期我挂了哈!”说着,许妈妈挂掉了电话。

    许佳期低头看着手机,心里有些失落。

    她曾经把自己定位为上有老下有小的,承上启下式的人物,但这会儿……她感觉到自己好像并不是想像中那么必要……

    她叹了一口气。

    父母和阿公都是真心疼爱宝宝贝贝的人,也从来都没把照顾孩子们当成一件很累赘的工作;孩子们暂时跟着他们,许佳期还是很放心的。

    她抬起头,看到了魏彦洲满含希冀的表情。

    许佳期忍不住笑了起来。

    老实讲,她还是挺渴望能够单独跟他在一起渡个假什么的;可一想到这么多天都看不到孩子们和父母老人们,心里头又有些舍不得。

    魏彦洲自然知道她心里头的想法,所以才使出了先斩后奏这一招。

    他牵着她的手走到柜台前办理了登机手续,两人过了安检,然后坐在候机室里等。

    许佳期一直都有种不确定的感觉……

    “魏彦洲,我们真的不用带任何行李吗?”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有些忐忑不安地问道。

    他看着她,微微地笑。

    “嗯。”

    许佳期心中又是纠结又是期盼。

    乘飞机旅行的感受对于许佳期来说,已经隔了一辈子了……以至于当飞机降落在海岛机场,魏彦洲领着她走出机场,坐上酒店派来接他们的专车时,她还觉得有些云里雾里的。

    海岛的日照十分充足,头顶上方的天空显然特别蓝特别纯净。

    车子直接把他们送到了海滩边的一处钢架玻璃房的两层别墅门口。

    许佳期惊喜地看着这幢小别墅!

    其实从现实眼光来看,这种钢架结构的玻璃房其实并不适合长期居住。毕竟它冬不防寒夏不防晒的……

    但是它很美!

    纯白色调的小型两层楼高的小别墅,玻璃窗内飘着半透明的白色蕾纱窗帘,处处点缀着漂亮的绿色的盆景和开花植物。

    一楼是客厅厨房健身房和一间阳光房,二楼铺着厚实的长毛地毯,屋顶开着天窗,还有超大超豪华卧室与spa浴室,与一个摆满了各种鲜花的宽大露台……

    许佳期觉得这一切美得就像置身于梦幻之中似的,极不真实!

    她的欣喜被魏彦洲看在眼中。

    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了,却一直都像急行军闯关打仗似的,闯过一关又有一关,还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而他和她也一直疲于应付,从来都没有时间和精力去享受一下二人世界。

    现在,一切步入正轨,他们的生活也变得越来越好;确实应该劳逸结合,好好享受一下这难得的假期。

    见她还站在一楼的客厅那儿东张西望的,魏彦洲有些迫不及待。

    他突然上前一步,在她面前半蹲下了身子,然后伸出双手抱住了她的腰身……

    “啊!”

    许佳期惊呼了一声,整个人顿时像沙包似的被他扛在了肩上!

    她脚下的高跟鞋顿时就从半空中跌落了下来,头发也乱七八糟的遮住了脸……

    许佳期狼狈万分!

    “魏彦洲!魏彦洲……放开,放开我呀!我,我……头疼!腰疼!魏彦洲……”

    他充耳不闻,扛着她慢悠悠地上了楼。

    “魏彦洲,魏彦洲……啊!!!”

    许佳期再次惊呼了一声……

    她被他扔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这床垫又厚又软,以至于她大半天都爬不起来。

    他重重地朝她压了过来。

    许佳期尖叫了一声……

    可她因为惊呼而发出的尾音却被他尽数吞下。

    他开始了亢长的前戏,湿热的唇温柔而又执着地细吻着她的额头,面颊,耳后……手指如跳动着的音符,一点一点地在她的腰肢与胸前点着火。

    他的热情令她完全吃不消!

    许佳期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令人难耐的细密呜咽声。

    这场缠绵缱绻的恩爱一直持续到夜幕降临。

    事后,许佳期全身酸疼得要命,脑子也是晕晕乎乎的,就连被他赤身裸*体地抱进了浴室里盛满了热水的按摩浴缸里,她也根本没有半分抵抗的力气。

    舒舒服服地泡了个加了玫瑰精油的芳香泡泡浴之后,她又被他抱回到大床上。

    她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醒来时,屋子里亮着柔和昏暗的灯,静谥得令人有些心惊肉跳;而睁开眼,她的身畔却并没有他……

    她略微动了一动,含糊不清地喊了一声,“……魏彦洲?”

    强壮又有力的胳膊顿时环住了她的纤腰,一个又一个湿热的吻立刻细细密密地印在她的后颈处。

    那是魏彦洲在用他下巴上的胡子茬儿去扎她柔嫩的背……

    他灼热的体温让她感到很安心。

    许佳期忍不住笑了起来……

    也不知从何时起,他的吻一个接一个地,开始变得意昧深长。

    “讨厌……快走开!”

    许佳期抗拒地扭起了腰肢。

    因为身体的疲倦,她的声音也变得低柔,掺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媚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