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6|番外4(终)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洗了澡换过了干爽的衣服,许佳期终于惬意地舒了一口气。

    魏彦洲已经等在卫生间门口,见她出来了,问道,“……肚子疼?”

    她笑着摇了摇头。

    他又道,“可是你刚才在游泳池里……泡了冷水。”

    她歪着头看着他,突然眼珠子一转,假意捧住了小腹,说道,“哎哟!肚子疼……”

    他有些无奈。

    ——她都已经是当了妈妈的人了,还这样调皮!

    虽然明知道她是装的,但魏彦洲还是伸出了手,一手揽住了她的肩膀,一手放在她的小腹处,替她揉了几下。

    他的手很大,又温暖又干燥,替她揉按起来力度也刚刚好,许佳期享受地眯起了眼睛,还主动把头窝进了他的怀里。

    “好点没有?”他低声问道。

    她像只猫咪一样,懒洋洋地“嗯”了一声。

    “那……咱们去酒店餐厅吃早餐?”他继续问道。

    她又“嗯”了一声。

    他揽着她下了楼,顺手为她拿了一顶太阳帽。

    走出门厅以后,许佳期才看到旁边停着一辆支着漂亮遮阳布的双人电瓶车。

    魏彦洲拿着房卡上了车,准备启动这辆车。

    许佳期顿时有些欣喜,围上去看了看,说道,“哎,这车子好漂亮啊!咱们可以一直租着这辆车嘛?呆会儿吃完早餐,开出去兜兜风?”

    他笑着“嗯”了一声,示意她上车。

    两人开着电瓶车去了酒店附属的餐厅,去吃酒店赠送的自助早餐。

    结果许佳期刚刚才找到一个空桌子坐了下来,就发现坐在隔壁桌的,赫然就是方才纠缠魏彦洲的那两个年轻女人,和纠缠自己的那个金发老外!

    许佳期呆滞了几秒钟,然后听到那个金发老外正操着一口纯正的普通话在跟那两个女人聊天,好像在找她们要电话号码……

    她把脸扭到了一边。

    魏彦洲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个端了托盘的服务员。

    服务员把托盘里的食物一样一样地放在桌子上。

    许佳期看了看,有饺子,手擀面,鸡汤,红枣糕,粥品什么的……

    其实餐厅里还是有很多食物可以选择的,但他拿回来的食物基本上都按着她的喜好来,全部是些容易克化,对肠胃有好处的热汤食和绵软的粥品什么的。

    许佳期笑眯眯地吃了起来。

    隔壁桌的两女一男已经把许佳期和魏彦洲给认了出来。

    在那两个女人的眼中,能够勾搭上一个年轻英俊又有钱的老外,显然比勾搭上魏彦洲这样的本国男人更拉风;而在那金发老外的眼中,勾搭上一个许佳期这样的女人,也显然不如同时勾搭上两个漂亮的女人更剌激有趣……

    讥言讽语立刻就从邻桌飘了过来。

    魏彦洲也已经认出了这三个人。

    不过,他丝毫不理会这几个人,只是坐在座位上看报纸,等许佳期吃饱以后,他将她吃剩的食物全部吃光,跟着又去拿了一盘子东西坐下来慢慢地吃;许佳期则百般无聊地坐在一边,掏了出手机开始轮流打电话回去给双方父母家人。

    得知长辈和孩子们一切安好,许佳期这才安心地收了线。

    离开餐厅,魏彦洲示意妻子上了电瓶车,然后就开了车子往酒店外头走。

    许佳期好奇地问道,“咱们去哪儿?”

    他道,“去码头上看看……要是浪不大,咱们坐船出岛玩去。”

    许佳期莫名就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起来。

    这一天倒是风和日丽的,到了码头,魏彦洲去问了问工作人员,看了看码头上张贴的宣传画,决定和其他的游客一起去附近的一个小岛玩一玩。

    因为今天天气好,想出岛的游客也挺多的,很快就凑齐了一船人,大家穿好了救生衣上了船。小岛其实距离码头并不远,快艇大约开了二十几分钟就到了。

    这是一座面积并不大的小岛,工作人员说,会给大家两个小时的游玩时间;两小时以后,会在下船的地方集合,然后再开船回沙滩去。

    说起来这里虽然是一座小小的孤岛,但已经被开发得很好,各种设施都挺完善的。有售卖纪念品和大椰青的小店,也有烧烤吧,还有救生员看守的沙滩游泳区,和一些水上项目的游乐区什么的。

    许佳期的大姨妈前来造访,自然是不能下水了,连带着也不太想去玩水上摩托车啊,滑翔啊这些剌激的游乐项目。

    魏彦洲牵住了她的手,带她去爬山。

    小岛不大,山也其实并不高,两人携手走了二十分钟,就已经走到了小岛的至高点。

    站在至高点往远处看,头顶上方的天空湛蓝湛蓝的,颜色呈递减状越来越浅,终于与远处的海平面混成了一色;而白云是一大朵一大朵的,边沿全部被灿烂的烈日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空气中混杂着植物特有的新鲜清香,与海水淡淡的咸腥味儿……

    眼前的景色让人觉得内心十分宁静又舒服。

    许佳期趴在栏杆上,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四周,一边说道,“哎,魏彦洲,你说……咱们这一路爬山,这山上的椰子树还挺多的,怎么就没遇到一棵长了椰子的椰子树呢?也不知道野生的椰子和商店里的椰子是不是一个味儿……”

    魏彦洲好脾气地说道,“椰子树也分品种的,有的椰子树不结椰子的。”

    她看了他一眼,道,“呆会儿下了山,咱们买两只大椰青……我今年还没喝过新鲜的椰子汁呢!对了,刚才在沙滩上,我看到有渔船在卖海鲜……我们买海鲜回去,中午在家里吃好不好?我做饭给你吃……”

    他皱起了眉头,“天气这么热还在家里煮饭,不如在外头吃……”

    她不依,“不要!我不想在外头吃,我就要自己煮……我已经看过别墅一楼的厨房了,那里头什么都有。而且我都已经想好了!嗯,做个白贝蒸水蛋,再来个白灼游水虾,蒸个鱼,再做个烩鱼豆腐浓汤……”

    他看着她微微嘟起的嘴和一脸期待的表情,笑着说了声“好”。

    两人站在山顶吹了一会儿的风,然后就沿着山路慢慢地往下走。

    走到沙滩边,见时间还早,许佳期就挽高了裤脚脱了鞋,把头顶的太慢帽摘了下来,沿着海岸线慢慢地走,还不时俯下身子,去捡各种各样的漂亮贝壳。

    魏彦洲则独自一人留在沙滩上,也不知他在干什么。

    当许佳期捡到的贝壳将太阳帽尽数装满以后,她听魏彦洲正在大声地喊着名字。

    她赶紧捧着沉甸甸的太阳帽跑了过去。

    ——没准他发现了什么漂亮又稀奇的贝壳!

    走得近了,她才发现……

    他在沙滩上,用脚印踩出了一个硕大的图案;那是一个巨大的爱心,里头写着“我爱佳妻”。

    许佳期看着那幅巨大的,有点儿变了型的图案,突然说不出话来。

    半晌,她才嗔怪地说一句,“……你写的这是啥?还有错别字,真是难看死了!”

    话是这么说,可她的声音却莫明其妙地颤抖了起来。

    魏彦洲没说话,笑眯眯地将她拥进了怀中。

    两人蹲在那个巨大的“心”中,许佳期把自己捡到的贝壳尽数倾倒在地上,选了三四个最漂亮最完整的贝壳,准备带回家去留做纪念;魏彦洲则将其他的贝壳全部扔进了海里。

    因为不下水游泳,也不玩游乐项目,他们的时间非常充裕;魏彦洲还跑去买了一个大椰青,然后插了两支吸管又跑了回来。

    她不满意地瞪着他,“一只椰青哪够喝呀?我一个人就能喝完……”

    他道,“吃完再说。”

    她突然明白了过来。

    他之所以不想一下子买两只大椰青,是因为他想跟她一起吃。

    真是想不到,他竟然还有这样的小心思!

    许佳期忍不住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海滩那儿响起了广播的声音,是工作人员在提醒着大家,是时候上船返回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