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8|官司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其实,王小花的言行早就已经引起了警察们的怀疑。

    当她被带进派出所接受调查的时候,她身上有浓重的酒气,而且警察们在车祸现场让她测试酒精含量时,也确认她的血液中酒精含量过高,确实属于酒后驾驶。

    基于这种情况,警察们不得不先行将她关押,直到她酒醒之后才开始提审。

    可当她酒醒之后,却开始矢口否认一切。

    王小花一直强调自己是喝醉了酒才会胡言乱语的;事实的真相,就是她因为酒后驾驶,脑子不清醒的缘故;她迷迷糊糊地把车子开到了莲岭七路,不小心撞上了一辆私家车。

    她也是后来才知道,那辆车是许佳期的车……

    王小花的话自然疑点重重漏洞百出。

    警察们对王小花的行为和人际关系展开了深入而且细致的调查。

    其间,警察也来过医院好几次找许佳期录口供,因为医生出具了对许佳期精神方面的考虑,所以警方也不敢轻易把许佳期带到派出所去问话,每次问话都只能在病房时进行,但每一次,魏彦洲和冯律师都在……

    许家父母和魏家父母包括卫老爷子都来探望过许佳期。

    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避开了这个话题。

    许妈妈趁着四周无人的时候对女儿说道,“你不要有心理负担,要我说啊,这事儿就该这么干!咱们害人之心虽不可有,但这防人之心也不可无……只能说,白老太养出了那样的女儿,那是她的报应!对了,你卫阿公已经托了关系去向市委和公安局施加压力了!你在这儿再呆上几天,等这案子结了以后啊,就能回家去了……”

    许佳期趁机问妈妈,“妈,白雪莉的妈妈现在怎么样了?”

    许妈妈道,“听说还在icu里,你爸爸去问过医生,医生说,她很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许佳期一惊!

    许妈妈又道,“听说白雪莉请了律师,要告你……”

    许佳期瞪大了眼睛。

    许妈妈道,“……她要告你呢,理由是她妈妈在你车上出了意外,所以要咱们赔钱!她倒是个狮子大开口的,张口就要一千万!”

    老实讲,一千万对于许佳期来说,不是拿不出,只是这种感觉……

    许妈妈已经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哼哼,她也不看看,我们家像是缺钱的人家吗?”

    许佳期顿时满头黑线。

    “她都下狠手想害你的性命了,她妈现在出了这事儿,这其实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她还想让我们赔钱,这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许妈妈一想起独生女儿被人算计差点儿就出了人命,就气不打一处来,“……咱们就是有钱,也不能给她!”

    许佳期道,“妈!白雪莉她妈妈的医疗费用……咱们可不能停。”

    许妈妈道,“知道知道,毕竟人命关天嘛!放心放心,她妈妈也在这家医院治疗……彦洲认识这里的院长和医生,已经打过招呼了,也给她垫付了足够的钱,只要她命大,钱不是问题,医疗条件也不是问题!”

    许佳期心下稍安。

    这时,魏彦洲拎着个袋子匆匆忙忙地走进了病房。

    许妈妈见女婿回来了,心里便有些放不下家中的一双小孙子,便站身起来,说道,“佳期啊,你就歇着吧,我回去看看宝宝贝贝去。明天中午啊,我再和你爸爸一块儿把孩子们也带过来……”

    许佳期应了一声,魏彦洲连忙把那袋子东西放下,把岳母送到了电梯间。

    当他回到病房里时,看到她正百般无聊地翻着一本杂志。

    他走了过去,把那个塑料袋递了给她。

    许佳期不明所以,打开那个袋子看了看……

    她笑了起来。

    原来,袋子里装满了各种各样的可供打发时间的东西:几本言情小说和时尚杂志,ipad,甚至还有几盒游戏牌什么的。

    他看着她,有点儿想板起脸来,却又有点儿收不住那宠溺又无奈的表情。

    许佳期咬着嘴唇笑。

    她伸出手,抱住了他精瘦的腰。

    “魏-彦-洲……”她故意用娇娇柔柔地声音,把他的名字拉得又细又长,“你还在生我的气嘛,魏-彦-洲……魏-彦-洲……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这一次是临时起意嘛,以后,我绝对不会罔顾自己的安危……我,我一定事事都向你汇报!保证……”

    他的脸色缓和多了。

    “真的?”

    她忙不迭地点头。

    他垂下头,用食指和拇指扣住了她的下巴,固定住她的脸,然后吻上了去……

    魏彦洲决定给她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他必须要让她知道,她的生命早就已经不属于她自己;而是属于他,她的父母,还有他们的孩子们……

    一想到差一点儿就与她阴阳相隔,他的心就抽得疼。

    她不是他的肋骨。

    她早已成为他的心脏!

    他沉着一张脸,温柔而又坚决地将她推倒在床上。

    许佳期涨红了脸……

    这一场缠绵简直轰轰烈烈,两人都累得筋疲力尽。

    事毕,她窝在他的怀里,全身都瑟瑟发抖。

    他咬住了她的唇,好一阵辗转吸吮之后,才喘着粗气低声问道,“……以后记住了?嗯?”

    她不吭声,却轻声啜泣了起来。

    “嗯?”他低沉好听的鼻音响起,尾音还微微上翘。

    许佳期不得不用沙哑的嗓子答道,“记住了……”

    “记住什么了?”

    “不,不要反抗……自己,自己把手举起来……”她脑子里已经一团浆糊,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