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7章 且以深情共余生07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这一晚的收获不仅仅是于晓玲,还有急诊处九楼制造混乱的人。为了让于晓玲相信警方中了她的调虎离山之计,冯晋骁把大部分警力调去了急诊处,住院处这边只是每个楼层留了一人。唯一的纰漏是低估了于晓玲的身手,她应该早就摸清了住院处的情况,竟然一路避开了驻守的特警队员,悄无声息地到达了病房。

    而小李之所以会受了伤,一则是于晓玲太过明目张胆。她居然没有趁黑偷袭,甚至没换医生制服,没戴口罩地直接进入了病房。二则是小李见来者是个女子,轻敌了。所幸他伤的不是要害,没有性命之忧。现下于晓玲落网,小李直接住院了。

    至于在九楼制造混乱的人,自以为没伤人,警方拿他没有办法,最多被带回警队接受审讯就能平安无事。连陆成远都因此而遗憾。结果当警队人员在一楼急诊处集合,赫饶见到被押的他,场面几乎失控。

    接到于晓玲落网的消息,急诊处一楼负责绊住萧熠的警员立即上了停在外面的救护车,边满脸歉意又不无违心地地说:“谢谢萧总配合。”边动作利落地躬身打开了萧熠的手拷。

    没错,萧熠被警员拷在了救护车上。没办法,尽管萧总在赫饶面前的武力值低到几乎可以忽略,但非常时期,不放心赫饶独自应战的萧熠一旦发起力来,警员还是费了些力气才制服他。倒不是警员格斗技术不佳,主要是面对这位警队的准家属,出手轻不得也重不得,简直令人纠结。

    当萧熠被拷住,他狠狠砸了下座椅。

    年轻警员当时一头一脸的汗,“萧总,我希望你冷静,你过去很可能会限制组长的行动。请你相信组长的作战能力,也相信我们警队!”

    萧熠当然知道是赫饶授意年轻警员拦住自己,他无法对警员发脾气,所以沉默。

    每一分钟都很漫长,萧熠看着陆成远和冯晋骁的车相继驶来,看着全副武装的特警队员全部朝住院处冲过去,他对赫饶的担心不言而喻。

    却只能等。

    这种煎熬有多难挨,没经历过人的没有发言权。

    所以,当手上的束缚解除,他甚至来不及问一句住院处的情况,只是跳下救护车欲向后楼奔去,却在这时见赫饶端着右手与冯晋骁并肩走来,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微低头交流什么,身后跟着陆成远,以及其他特警队员。

    眼见她平安无事,萧熠收住脚步,远远地看着她。

    似是感应到他的视线,赫饶抬起头来,目光灼灼地注视他。

    这一刻她的目光,格外清亮。

    然而,就在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朝他走过来,而萧熠也迎上前时,她的眸光陡然从温柔的歉意转成了冷冽的凌厉,萧熠竟被她突变的眼神惊得止了步。

    赫饶一步步走近,在行至萧熠身前时像是没有看见他似的径自越过他。

    不止是萧熠,整个突击队都怔住了。不该是旁若无人的深情相拥吗?怎么,画风突变?

    下一秒,赫饶一个垫步跃出三米远,一脚踢在和于晓玲一样被捕的在九楼制造混乱的男人胸口。

    冯晋骁率行反应过来,冲过去的同时示意手下跟上。眨眼之间,突击队员默契地为赫饶设置了一道人墙。人墙之内赫饶与戴着手拷的男人大动干戈。

    冯晋骁恍然明白了什么,他按住萧熠的手,阻止他上前。

    男人根本不是赫饶的对手,手拷又限制了他的行动,三招两式之后,他逐渐失去了还击的能力,场面很快成了赫饶单方面打他。

    除了在抓捕过程中必要的出手,她从未对任何一名被捕的,失去抵抗能力的犯罪嫌疑人动过手,这一夜,竟然连破两例。先是于晓玲,再是现在。

    陆成远也傻了,但见冯晋骁静立不动,他只在心里鼓励赫饶:用力用力,多打几下。

    当男子脸上有了血迹,冯晋骁才一个箭步上前拉住赫饶,把她拽到萧熠一边。

    赫饶却已经失去了理智,她看不清面前的萧熠,眼里只有六年前那一夜对赫然施暴的恶徒。所以,当萧熠抱住她,她一把推开他,再次冲过去,“我要杀了他!”言语间,一记直拳挥过来。如果不是萧熠从后面抱住她的腰,冯晋骁又适时推了男子一把,这一拳正中男子太阳穴。

    以赫饶的身手,男人硬挨这一下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萧熠几乎控不住她,无奈之下冯晋骁只好出手,以单手之力扣住赫饶手腕,大声喝止她:“赫饶,冷静。”

    怎么冷静?是他,是他们玷污了赫然,毁了她活下去的唯一希望,是他们杀了赫然,她至亲的姐姐。赫饶挣脱不了两个男人的钳制,痛苦地仰头:“啊——”

    喊声凄厉,听者心碎。

    冯晋骁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掌切在她后颈。

    赫饶眼前一黑,身体软了下来,萧熠稳妥地把她搂进怀里。

    赫饶醒过来时人发现自己身处陌生的房间,不是皇庭的套房,不是萧宅她和楠楠的房间。她环视四周,入目是硬朗简洁的装修,以及衣柜里满满的白色衬衣和深色西装。

    是萧熠在市区的家。她垂下眼眸,听着客厅里细微的声响,心渐渐安静下来。

    许久,赫饶睁开眼睛,攀身取过床头柜上她的手机。

    片刻,客厅里的男人收到一条信息,问他:“萧总的气什么时候消?”

    萧熠就坐不住了。

    他确实在生气,明明听到了卧室的动静,猜到她醒了,却故意端着不进去。可是,在心爱的女子面前扮高冷实在太考验定力了。所以,萧熠又在沙发上坐了几秒,终是扔下手机,起身走向卧室。

    没办法,在赫饶面前,萧总的节操啊,早已经碎得七零八落了。

    赫饶已经倚着床头坐起来,见他进来,她朝他伸出手,被握住的瞬间,她欺身上前依进萧熠怀里,双手在他腰后扣紧,先开口:“只要想到你可能会遭遇危险,我本能地就想保护你。尽管我清楚,你的能力不输任何人。但是萧熠,你有多想与我并肩作战,我就有多想让你置身事外。我的心情,你能理解吗?”

    能,可是——萧熠拥住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