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2章 且以深情共余生12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对于白宁宁会选择皇庭酒店入住,赫饶理解为大隐隐于市的策略。只是,隐藏多年,却因一起纵火案暴露,不太符合她的高智商和一惯的冷静谨慎与隐忍。唯一解释得通的是:她是有意暴露,把g市重要的警力吸引过去。能让她以己之身维护的人,除了女儿向晚,正常之下应该是不作他想的。只是——

    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萧熠指示姚南妥善安排好了皇庭所有的客人和工作人员,并把白宁宁所住的二十层清空,让抓捕行动得以顺利开展,且不引起波动。

    没有强攻,而是由换上酒店客服人员制服的赫饶按响了2022房间的门铃。

    门铃响过很久,房间内才有了轻微的声响,被刻意放轻的脚步声在门口便消失了。

    最后的对峙。

    赫饶以手势示意冯晋骁和柴宇等人准备行动,她握紧配枪,蓄势待发。

    三、二、一——冯晋骁倏地上前,掌心向门锁上一滑,门卡脱手之时,他破门而入,赫饶紧随其后。

    “砰砰砰”枪声瞬间响起,数发子弹齐齐射过来,冯晋骁与赫饶背靠背,站姿射击,柴宇则是卧姿,以保障他们脚上的安全,另外三名队员则在他们掩护下,快速寻找目标,射击。

    战斗在一分钟内结束,房间内包括白宁宁在内的四人两人被当场击毙,两人中弹失去抵抗能力被捕。白宁宁显得那么平静,她笑看赫饶:“当年我真不该心软,对你斩草除根永绝后患就没有今日的对峙了。”

    赫饶为她戴上手拷,言辞犀利:“听你女儿的,对我和楠楠赶尽杀绝确实更符合你的作风。”

    白宁宁面孔上的笑意透出几分凄苦:“琳琳说,凭一个孤女实在兴不起什么大浪,而且看你眼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周旋在两个女人之间,也是一种乐趣。没想到,这个男人真的如我所料是卧底。”话至此,她的眼神陡然转利:“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杀了萧熠。”

    赫饶也笑了,微微讽刺的那种:“与其说后悔不如说遗憾,遗憾凭你的身手动不了他分毫。”

    白宁宁眯眼看她:“果然是你!”

    赫饶把她推给柴宇押走:“当陈锋死在和琳手里,对于那个我爱的男人,你以为我只是肤浅看着他在两个女人之间周旋吗?”

    萧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当赫饶隐隐怀疑他是带着某种目的接近和琳,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她不止为一次暗中为他解围,让他轻巧地避开了和琳派出的杀手的跟踪和监控,既保证了身份的隐藏,更躲开了白宁宁的试探及刺杀。

    萧熠屡屡在最后一刻洗脱嫌疑,白宁宁是怀疑过的,可惜,和琳被爱情蒙蔽了眼睛,她劝阻不了。

    没错,六年前,表面上和和琳毫无瓜葛的母亲白宁宁,其实私下里一直和女儿有往来,而且以命相护。至于向晚……白宁宁被押解上车时,她问赫饶:“如果那时我杀了他,你怎么办?”

    这个“他”是指萧熠。而他就站在自己身边,赫饶神色不动地回应了三个字:“活下去。”

    白宁宁的目光落在萧熠身上,她笑了,然后,她对赫饶说:“我们真像。”

    我们怎么可能会像?却没有和她解释的必要,赫饶沉默不语。

    最后,白宁宁说:“她能平安离开g市,就再不会有与我们有关的案件发生。否则,即便你们的抓住她,也会有伤亡。以命换命,虽然公平,可对于你们这些国家培养的精英而言,损失更重。”

    “我们要的从来不是以命换命的所谓公平的交换。”赫饶在押解车车门关上前说:“两个都是你女儿,你给她们的对待却是天差地别。谢谢提醒。”

    白宁宁的脸色倏地变了。

    对向晚的抓捕工作是在机场进行的,没有多难,因为参与抓捕任务的除了是特警之首的特别突击队,竟然连a市曾任五三二团参谋长的厉行都出动了。但是过程,事后用邵东宁的话说就是:“剧情跌宕起伏,几乎把他吓尿了。”

    在以为白宁宁把冯晋骁和赫饶等人吸引到了皇庭,向晚准备搭乘中南航空航班出国时,陆成远在机场在登机的最后一刻劫住了伪装成另一个人的她,以及那个隐在黑暗里六年,双十案里那个为首的杀手。

    那本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午后,候机厅里满是等待上机的人。机场广播与人声混杂的氛围里,枪声打破了平静,最后,在零伤亡的情况下,向晚落网,至于那个名为韩杨的杀手,为救向晚当场被击毙了,临终前,他气若游丝地对赫饶说:“我十岁那年被绑架,是一个警察用命救下我。我没想到,十六年后,我险些杀了他的女儿。”

    爸爸是为了救韩杨而牺牲的?难怪,她左胸中枪都能死里逃生。竟然是爸爸在天之灵的护佑吗?赫饶跪在候机厅里,在萧熠怀里痛哭失声。

    萧语珩下机时冯晋骁刚带队离开,她上了程潇的车,风驰电掣地往警队赶,结果和冯晋骁同时到达。当她跳下车冲过来扑进怀里,冯晋骁皱眉:“吓我一跳,以为有人劫越呢。”

    萧语珩哭着打他:“冯晋骁你这个混蛋,一个月前瞒着我经历炸弹的危险,今天又给我玩替身游戏,你是不是不想继续明天的婚礼啦?”

    冯晋骁笑着拥住她:“我拼了老命似的在今天把抓捕任务完成,不就是为了确保明天的婚礼如期举行吗!”

    萧语珩不顾不管地打他。

    冯晋骁无奈:“好了,队员们都看着呢,给我点面子。”

    于是,队员们很给面子地喊:“结婚,结婚,结婚!”

    终于可以放心做新郎的冯晋骁当众宣布:“明天和我一起抢亲去!”

    柴宇带头喊:“抢亲,抢亲,抢亲。”

    一百多天的紧张之后,这一夜的平静显得那么来之不易。

    满天繁星之下的萧宅花房里,萧熠问赫饶:“你们去查白宁宁,是故意打草惊蛇吗?”

    赫饶低头嗅嗅花香,摇头:“在向晚去过病房之后,我以为继和琳之后,她是终极boss。”因为出租屋外的那个声音,是她无异。

    对白宁宁的明察暗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