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56|香水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人长期不洗澡造成的怪异气味的包围下生活。人的观念是很难在短时间内迅速做出改变的,乔安虽然无法让身边人的卫生观念变得像二十一世纪的人们一样——这以目前的生活条件来说也不太可能,但是至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视不洗澡为常态了。

    也因此,当埃布尔回到里希斯家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叫来两个男仆,让他们陪着格雷诺耶清洗一下身体。要是让老爷看到这么一个脏兮兮的好似奴隶的家伙陪着小姐玩耍,最后遭殃的可就是她了。

    除了必要的交流,格雷诺耶不怎么爱说话。不言不语的他看起来总是低微甚至是懦弱的,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从不会主动低下头、弯下腰在泥土里找寻这样一个“弱小的存在”,所以他永远是那么的安全。

    但是在气味的领域他是极度自负的,这种骄傲是不需要被他人察觉,也不需要显露在外被他人评判的。

    他是他自己的神。

    这是一种高贵的卑微。

    没人知道这个看起来微小低下的人物,也曾身穿天鹅绒做的背心,跨海而来的进口绸缎做的衬衫,身上喷着价格高昂但在他看来无比低劣的紫罗兰香水,还用着波托西产的肥皂,就连高贵的侯爵都曾跪在他身边,诚惶诚恐的用手帕给他扇风。

    不过格雷诺耶不需要这些,在他的整个生命里,只有香水陪伴着他,他需要接受更艰深的知识、高超的技艺,追寻更完美的气味。

    他离开了。

    如今又来到了里希斯家。

    他从门口的喷泉里闻到了晚香玉油、肉桂油的香味,里希斯家的富裕格雷诺耶只从弥漫在空气中的气味就能评判出来了。

    一个男仆正帮着浸入水中的格雷诺耶洗刷身体。当另一个男仆为格雷诺耶拿过新衣服来的时候,就听到他的同伴奇怪地对他说:“真难以想象,他身上根本没有任何气味。”

    他不解地回了几句:“你想在他身上要什么气味呢?汗水味?生病的人身上的怪味?”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在说……”这个男仆刚想解释一下,却意识到他们话题里的中心人物还在这里,有些尴尬地闭上了嘴。

    ……

    算一下时间,也到了该用午餐的时候了。

    托这一世优渥家世的福,她完全不需要在饮食上委屈自己,当然了,她以前也没怎么委屈过自己。

    在过往的人生经历中,她独居的时间占了更大的比例,自己做饭吃算不上什么稀奇事,即使不曾刻意搜集过食谱,她所积攒的各类食物的做法也算不上少了。

    虽然在此时格拉斯镇有幸到过里希斯家做客的人们眼里,里希斯家的饮食已经足够丰富精致了,但是在乔安眼里,这些其实还远远不够。

    既然里希斯家拥有着全法国最大的香料、调味品、油的仓库,而且她父亲购买了股份的船只甚至能远航至南亚,她永远不需要担心缺少什么食材和调味品,有这么得天独厚的条件,她要是不想着改善一下自己的饮食水准,就太说不过去了。

    永远不要怀疑格雷诺耶的嗅觉有多灵敏,他能躺在屋顶上,就闻到远方森林的树枝上鸟儿刚刚诞下的鸟蛋的味道,一一分辨出随着风而来的各种花香。

    葡萄干,橄榄,从正值青壮年的牛后腿上割下来的鲜牛肉,桂皮,花椒……格雷诺耶辨别着弥散在里希斯宅邸里只有他一个人才能闻到的味道。

    正如他只要闻到过一种香水的味道,他就能复制出这种香水,虽然没有人教导过他厨艺,但是他只要闻过任何一种饭菜,他就能说出烹饪这道菜的过程中使用的所有调味料,连他们的先后顺序都能一字不错的说出来,不过是触类旁通罢了。

    各种气味在格雷诺耶的鼻腔里交织汇合在一起。

    ……很少见。

    这味道他从未闻到过,做法很新颖。

    那应该是一种调味料,大豆做成的,咸的,但是这味道他以前的确没有闻到过。

    他在里面捕捉着他想要的气味。任何一个新发现都让他那颗心猛烈地跳动一下,没有人能理解他对新气味的渴望。

    里希斯家本身就是新兴资产阶级,不是什么正统贵族,再加上乔安本身也不是很看重所谓贵族规矩的人,她私底下一向是比较随便的。

    当她让人把格雷诺耶叫过来的时候,她还在进餐。

    乔安还指望着能从他手中学点技巧,就邀请他一起坐下来用餐。

    格雷诺耶顺从地坐下来。

    他如同一个好奇地孩子般看着眼前的一个小碟子,里面盛有一种暗色的液体。

    乔安说:“这是从亚洲运送过来的酱油,有兴趣尝试一下吗?”

    嗯……这真的只是一碟酱油而已。

    她的话语唤回了格雷诺耶的思绪,他尝试着组织自己的言语,这可以说是他在离开阿尔努菲香水作坊后第一次开口说话,他用他那因为很少说话而有些干涩的嗓音说:“很感谢里希斯小姐您能邀请我来此做客,我不知道我在这里能做些什么,除了熬制调配香水我一无所知。”

    那么巧了,除了你熬制调配香水的技艺,她也什么都不需要。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