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1|160.香水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希斯在雷声中惊醒,这一醒直到天亮都没能再睡下。

    白日里,吃过早饭后,他拿起本地发行的一份报纸,在那儿翻看着,版面上的内容几乎已经被之前接连发生的三起凶杀案占满了。

    里希斯先生不会破案,不会像猫爪老鼠似的追查那些蛛丝马迹的线索。他只是用一种看待政治、生意对手的眼光,仔细又挑剔的分析着他记忆中有关格雷诺耶的一切。

    那三具女尸,虽然被剃光了头发,又被剥夺了衣物,但是她们身上并没有被性/侵的痕迹,以第三具女尸被发现时的场景来看,再加上镇上香水师进行的讲解,这是再传统不过的香味提取法之一,这是报纸上不曾提到的内容,因为真相太过令人不寒而栗了。

    残忍、冷血这两个词成功取代了格雷诺耶之前留给安托万·里希斯的印象。

    格雷诺耶不停地从这些姑娘身上收集着她们的体味,里希斯先把这家伙身上“杀人犯”的称号放到一边,只把他想象成一个美的收藏家。

    格雷诺耶杀人不是为了谋财,也不是在贪图女色,更不是为了发泄心中的仇恨,他只是单纯的把那三个无辜的女孩当做可以提取味道的香料,杀了一个不够就再杀第二个。

    谁也不知道他到底要杀几个人,要从人体上提炼出什么样的香水。

    就像是小孩子在玩拼图一样,在最后一块拼图放好之前,他是不可能停下这一趟收集气味之旅的,换而言之,距离发现第四具尸体、第五具尸体的日子不远了。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雨一直下到下午三四点的时候,才渐渐收了雨势,然而天空刚放晴了不到四个小时,随着太阳西落,那已经退去的雨水再次疯狂地落下,雨滴把地面打得噼啪作响。

    里希斯家位于德鲁瓦大街上的这幢房子,就这样静静地屹立于夜幕的雨水中。

    风伴随着雨而来,树梢都被打弯了腰。

    角落里似是有什么挪动了一下身体,仔细看去,原来那是一个像野狗一样蜷缩躲藏起来的人。

    有一道闪电落下,那片刻的光亮照亮了德鲁瓦大街,也照亮了那个人的面孔。

    那是格雷诺耶。

    他已经无法再等下去了。

    事迹的提前败露,迫使他不得不把自己的计划提前。

    里希斯小姐是那样的温和,从她那里他感受到今生从未有过的友好,本来如果事情进展顺利的话,他会把她的香味放到最后再进行提取的,也许她会成为排序第二十三号的少女,也许是第二十四个,又可能是第二十五个,啊,谁说的清呢。但是一切计划都被打乱了,这使得他不得不冒险尽快带走那一抹让他魂牵梦绕的香味。

    因为他有预感,如果他再不动手,那么他就再也没有接近里希斯小姐的机会了。

    他手中拿着一根木棒,熟门熟路的走进这幢无比气派的房子。

    格雷诺耶一路追寻着那股幽香,来到了乔安的房间前。

    他悄无声息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那位尊贵又美丽的里希斯小姐,正安静地躺在床上沉沉地睡着。

    他高高地举起木棒,就要向下挥去。

    轰隆隆——

    闪电照耀得室内的光线明明灭灭,雷声接二连三的响起。

    “唔……”就在这个时候,格雷诺耶吃痛地弯下了腰,口中闷痛出声。

    因为疼痛而无法握牢的木棒从他手中掉落下来,差点砸在乔安身上。

    从床上坐起来的乔安连忙侧了下身子,以防被木棒砸到。然后一边夺过木棒,一边收回刚才突然猛踹在他两腿中间部位的脚。

    不管防狼术招式俗套不俗套,管用就好。

    在二十一世纪或许还要考虑一下防卫过当的可能性,在这个时代就完全没有顾虑这个的必要了。

    想当初她作为花瓶演员时,托她那张脸的福,玩夜袭的人多了去了,夜袭什么的都是老招数了,唯一不同的就是,以前没人像格雷诺耶似的这么狠,一上来就要她的命。

    “我说这个世界的人都有病吗?要么大晚上的抱着乐器在外面对着窗户扯着嗓子唱歌,要么就跑来玩夜袭?”又一次的被扰了清梦的乔安,非常怀疑如果这个世界有影视作品原型的话,是不是就叫做《你们谁都别想睡个好觉!》?

    她伸手拉了一下一根垂落在床头的棕色绳子,这根绳子经过一个小巧的机关,与女仆寝室内的铜铃相连,每日清晨,她醒了的时候就轻轻拉动绳子,女仆们就知道她已经醒来,可以用早餐了。不过近日在里希斯先生的强烈要求下,他房间内也装上了一枚铜铃,要是发生紧急情况,乔安拉动绳子,他室内的铜铃也会发出响声。

    随着她拉动铜铃,整个里希斯宅从雨夜中醒了过来。

    房间外传来奔跑喧哗声,就住在隔壁的女仆埃布尔率先跑了过来。

    她托着一盏灯,猛地推开门,就看到房间里除了萝拉小姐,还有一个浑身湿漉漉的人倒在地上,双手捂着私/处。

    当她看清楚地上那人的长相时,不由得发出一声尖叫:“啊!”

    “天哪,格雷诺耶!你怎么进来的!”埃布尔小心地走上前,一把攥过乔安的手腕,“萝拉,你快点过来,离那个家伙远一些,太危险了!”

    乔安也正有此意,主要是她想换个房间再去补一觉。

    格雷诺耶忍着痛看向她,那股美妙的香味正在逐渐离他而去,“不!不要走……”

    安托万·里希斯赶过来的时候,紧张地检查了一下乔安身上有没有伤。

    乔安说:“父亲放心,我什么事情都没有。”

    安托万让男仆把格雷诺耶绑起来,等到天一亮就直接送往警察局。

    ……

    真正的凶手被抓到了,格拉斯镇内一片欢腾。

    这个闹得格拉斯镇人心惶惶的家伙,于十五日后在中心广场执行绞刑。乔安没有去观看这场绞刑,因为她觉得这没有什么意思。

    笼罩在这个香水小镇之上的灰暗终于随之落幕。

    乔安也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她觉得自己大概永远也不会懂那种视生命如草芥的心理。

    格雷诺耶也大概不会知道,乔安对他到底有多么欣赏。

    如果没发生后来这些事情的话,她甚至想着说服格雷诺耶著书。当然,她知道以格雷诺耶的文化程度,这是很难做到的。

    但是他做不到的事情,乔安却能替他做到。

    也许格雷诺耶并不会在意这点虚名,但是令人无奈的是,你自己可以不在乎,却无法阻挡其他人在乎。

    格雷诺耶不是一个话多的人,然而从他偶尔透露的只言片语中,乔安也听得出他为了学得一手香水手艺,辗转过多家香水作坊。再天才的人都无法闭门造车,任何一门手艺都是在不断学习、精研与人切磋的过程中进步的。

    虽然他现在有着里希斯的支持,但是这点名气就如水中浮木。仅是格拉斯镇这一个小小的地方,听听那些荒谬的谣言,那些香水师们只会承认他是靠着自己的花言巧语才让她如此看重他。

    只有堂堂正正的拿出自己的本事来,当他的名声传遍整个欧洲时,那些平日里眼高于顶的真正香水大师才会低下自己的透露,自然而然地与之结交,到时候彼此学习,互相研讨勉励。

    即使他的水平早已远超众人,从他们身上学不到东西,但如果将来哪一天,他从里希斯家离开后,他的名气也足够支撑着他拥有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彻底告别往日里,只能窝在一个没落的香水作坊里边做杂工边研制香水的生活。

    然而格雷诺耶不知道乔安的打算,他一心想要配制出完美的香水,也许他即使知道了,也只会露出一个自负又讽刺讥诮的笑容,对这一切都毫不在乎。

    而乔安也不知道格雷诺耶的想法,以至于格雷诺耶死后,她只能凭借自己的记忆来记录格雷诺耶的香水技艺。

    格雷诺耶在学习香水调配手艺的道路上走得并不顺利。从这里学一点知识,又从那里偷学点手艺,不明白之处就自己思考一下,多者融合之下,他的手艺极具有个人色彩。

    她是发自真心的不希望他这一手手艺就此消失在世间。

    而且……

    她也想借着做点事情,避过安托万·里希斯为她安排的一场又一场舞会,这都多少世没经历过被人催婚的日子了,这一世居然要一口气体验个干净。

    她心底淡定地想道,逼急了,就直接踏上自家做生意的跨海船只远渡亚洲,躲个彻底。

    乔安一边这样可有可无的想着,一边拿着笔不急不慢地书写着优美工整的文字。

    这样一日又一日的,她花费了一段不短的时间,才终于把相关的记忆整理誊抄完毕。

    在署名的时候,她迟疑了一下。

    格雷诺耶的名字在如今的格拉斯镇已经称得上是“人神共愤”了,据她这一世的父亲说,就连远在巴黎的大主教都听说了格雷诺耶的名声。

    在这种情况下,她不可能再在这本记录了格雷诺耶香水手艺的书上写上他的名字,如果真的写上了他的名字,很有可能这本书还未发行就会直接夭折了。但她又不想写自己的名字,最后她在署名的时候只取了他姓氏的首字母——g。

    有安托万·里希斯在,她想发行一本书是太容易的事情了。

    也许这个世界真的是香水的天堂吧。

    虽然乔安尽量用风趣的文笔来写这一本书了,然而这本书本质上就是一本工具书、教科书,并不是一本小说、散文、诗歌,再如何幽默的文风都无法掩盖这过于小众口味的文章内容。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就是这样一本书居然在刚发行没多久卖脱销了,以至于后来又不得不加印了一批。要知道,书籍在这个年代可不便宜,如今欧洲才刚刚出现造纸机器。

    在乔安看来,这真的有些不可思议。

    而格拉斯镇的香水师们,更是差点把这本书奉为香水盛典,多少香水师们急于找出书写这本书的那位香水大师,那个神秘的mr.g。

    不过只有乔安知道,他们是不可能找得到的。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时候的她正在站港口上。

    嗯,真不好意思,我亲爱的父亲,您的宝贝女儿要到大洋彼岸逍遥快活去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