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53|香水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年轻的香水店老板伯纳德先生,只感觉精致的香水架子上,无数香水瓶上反射着细弱光辉,都仿佛在这一刻化作了亿万星光,萦绕在了这位里希斯小姐的身畔。

    就如同当日她走进教堂时发生的那样,在她还未踏进香水商店时就引起了窃窃私语,在她走进商店的刹那,就自然而然地吸引住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第二参议家的这位小姐的美名,早就传遍了格拉斯,但听得再多,哪有亲自看上一眼来得更为客观?

    而且传闻议会里,有许多位先生以他们儿子的名义甚至是他们自己的名义向里希斯家求婚,据说就连外界都有人慕名而来,然而狠心的里希斯先生哪个都没有答应。

    现在想想,格拉斯先生做得真是对极了。

    里希斯小姐合该是他们格拉斯的明珠,为什么要这么早把她嫁出去呢?如果他们也有这样一个女儿,他们也不会舍得就这么轻易的让她到别人家去的,只怕捧在手心上还来不及。

    “请问伯纳德先生在吗?”

    伯纳德听到里希斯小姐这样问道。

    他像是如梦初醒一样,连忙走上前,为了不让里希斯小姐认为他失礼,他挂起了再完美不过的微笑,说:“日安,里希斯小姐,欢迎光临伯纳德作坊。”

    身为一个香水师,伯纳德对于他人身上的气味总是十分敏感。当他来到乔安身边时,有些惊讶于她身上气味的清淡。

    仿佛晨间拂过城镇外围大片大片花田的清风,如同降临在格拉斯的第一场春雨,又仿佛冬日里落在教堂屋顶上最干净的那一捧雪,清冽、恬淡、舒适。

    伯纳德整个人都像是中了女巫的咒术一样,一动不动,他沉浸在这种前所未有的香味中,宛如饮下了一整瓶埋藏已久的葡萄酒,幸而他的理智还在,没有放任自己就此沉醉下去。

    乔安身上的味道当然清淡。

    体味再淡的人,假若长时间不洗澡的话,身上的气味大概都不会好闻到哪里去,时间越长,这种味道只会越发明显。为了掩盖这种体味,在身上喷洒香水时,香水的量自然不能太少了,太少的话香味太淡,根本掩盖不过身上的异味,因而大家身上的香水味道往往偏向浓郁。

    而且经常使用香水的人,大概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同一个用量标准,在刚用这款香水时,还会感觉它芬芳无比,但在用过一段时间后,就会禁不住觉得它没一开始那么香了。这其实与“入兰芷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的表层含义是差不多的道理,不是它真的没味道了,只不过是人们习惯了它的味道,然而当事人通常意识不到这点,在他往身上补喷更多计量或者是直接换用香气更加浓烈的香水后,身上的气味就会愈加厚重。

    乔安既然能够清醒得认识到这两点使用香水时的误区,自然不会让自己踏入其中。而且她对于香水也没有如同这个时代的人们那么热衷,更多的新奇,所以她即使使用香水,也往往是“浅尝辄止”,也没有在香气散溢完后补香水的习惯,因此即便她选用的香水味道再馥郁,在她身上也浓重不起来。

    如此一来,乍然闻一下,她身上的味道的确有几分与众不同。

    她要是知道了伯纳德的所思所想,她一定会很认真的告诉他,洗澡是好处多多的,一定要勤洗澡。

    伯纳德先生让他的学徒去陪伴其他先生夫人们选购香水,而他自己,则过来亲自陪伴里希斯小姐。

    他伸手示意让乔安在一处采光极佳的位置坐下,然后问道:“里希斯小姐,请问您对香水的味道有什么偏爱吗?”

    “我对于味道没什么偏好,事实上,我对于如何选用香水也不太精通,大概要多多麻烦伯纳德先生了。”

    虽然身为一个格拉斯人,不擅长选用香水听起来似乎有些奇怪,要知道香水几乎是这些上流社会的先生女士们一生下来就离不开的东西,积年累月的耳濡目染下来,别说挑选香水了,就连香水配方他们的手里都握着不少。但是,无论是乔安还是真正的里希斯小姐的确对于如何亲手挑选香水不太擅长。

    里希斯先生拥有着仿佛在传说中的人物才能拥有的大量财富,然而谁也不知道,对他来说,他最大、最珍贵的财富,其实是她的女儿。他雄心勃勃,为人强势,身体原主被她的父亲完美的保护着,衣食住行几乎都由里希斯先生一手包办,她完全不需要自己来操心,当然,也没有机会由自己来决定这些事情。

    伯纳德先生没有因此嘲笑里希斯小姐,他甚至觉得,无论里希斯小姐说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从香水架上取下了几瓶如今最受她这个年龄的小姐们喜爱的香水,并把它们一一摆放在乔安身前的矮几上,水晶制造的香水瓶精美至极,即使没有里面的香水,也足以成为一件赏心悦目的艺术品。

    他打开其中一个香水瓶,又拿出一张干净的手帕,用滴管吸取了一滴香水,然后任期落在手帕上。

    伯纳德的手法流畅而熟练,他以一种优雅的手法让手帕在半空中抽过,香味在乔安身前的空气中弥散开来。

    这个香味偏中性,芬芳中透着一种松香。

    在前一种香水的味道未曾彻底消散前,就再次试用另一种香水,难免会造成香味的混杂,影响人的感官判断。因此在间隔时间内,就是人们的聊天时间了。来到香水商店的客人们,无不出身富裕,他们无需向普通人一样终日为了生计忙碌奔波,这让无所事事的他们,可以毫无焦躁之心呆在香水商店里与他人谈天说地。

    伯纳德先生从一到太阳升起就会失去芬芳的茉莉花讲起,再到帕尔马和维多利亚的紫罗兰,又讲到前一段时间风靡巴黎的“阿摩耳与普绪喀”香水。

    商店内的其他先生们本想上前与里希斯小姐搭话,但看到里希斯小姐正在认真倾听伯纳德讲话,他们只好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当那双翠绿如宝石的眼睛看向自己的时候,伯纳德发现自己忍不住像一个开屏的孔雀一样,炫耀起了自己所知道的香水知识。

    他在心底暗骂自己的表现真的是蠢透了,这些小姐们如何会喜欢听这些枯燥无味的事情呢?但一方面又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因为他知道,家世、财富、形象、学识,在场的这么多先生们,几乎每一个人都可以超过他,他除了这些香水方面的知识,没有什么别的东西值得称道了。

    当伯纳德先生发现里希斯小姐很喜欢听自己谈论这方面的事情时,他又不禁欣喜于自己刚才的选择。

    “每一家香水商店都有着自己独一无二的配方,就像之前我提起过的‘阿摩耳与普绪喀’,当初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破解它的配方,但无一人能做得到。每成功研制一款香水,其间不知道要试验多少次、失败多少次,有很多人问过我,配置香水有什么秘诀吗?说真的,这里面怎么会有秘诀的存在,不过是多试验罢了。

    “真要说秘诀,主要也是在原材料的选取上。每一个合格的香水师,他需要记住所有香料的采摘时间,更要分辨出不同产地的香料的区别,然而可惜的是,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这种程度,有些投机取巧的香水商人——请恕我不愿意用香水师来称呼他们——甚至不知道从十万朵茉莉花中才能艰难的提取出一小块固态香料或几滴香精。”

    当伯纳德听到里希斯小姐轻声问道:“那你可以做到吗?”

    他强压着心中的自得,仍旧维持着一派沉稳,说:“我当然可以。”

    在他想要为里希斯小姐演示一下的时候,却发现里希斯小姐轻轻回过了头,看向了窗外的街道上。

    乔安从刚才就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感觉,似乎有人在外面看自己。不像是路人看向店内时,那种以好奇为主的视线,对方的视线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专注,专注到即使隔着一扇玻璃窗,以及街道上偶尔走过的行人,都能让乔安感受到那种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

    然而当乔安顺着视线看过去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但她不认为刚才只是自己的错觉,便没有把这事抛在脑后,而是暗自放在了心底。

    伯纳德先生有些忐忑地问:“里希斯小姐,是我讲得太枯燥了吗?”

    乔安带着歉意地说:“不好意思,请继续吧。伯纳德先生讲得很有意思,我很喜欢听这些事情,不过遗憾的是,家中没人关心这方面的事情,我父亲也从不对我谈起香水的制作工艺,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些知识。”

    得到里希斯小姐道歉的伯纳德有些受宠若惊,他说:“仅是议会里的重要事情就足够里希斯先生忙碌了,您父亲如何再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