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五十五章 关门打狗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内库通往地宫的整面墙被挖穿了,米景阳和一众降将没有下来,他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只将带来的所有江湖好手全交给文笙带着,另有杜元朴和他的遁甲营一同进来捉捕白云坞主和他的党羽。

    原本文笙他们还担心老贼逃得不见影,没想到如此顺利,都过去三天了,他还在地宫里和王十三玩捉迷藏呢。

    思及此,文笙不禁又是后怕,又有些好笑。

    王十三身上大小伤口虽多,严重的只有腹部一处,厉俊驰等人带的都是最好的伤药,帮他重新包扎过,王十三这两天疼劲儿早就过了,知道肠子没破,也没掉出来,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换了衣裳,吃饱喝足,连亲热话都不及说,就歪坐在那里睡着了。

    文笙盯着路口,打发陆汾送了几根火把进去,把前路照亮,众人纷纷吆喝,激白云坞主出来应战。

    “老贼,早晚都是死,就别做缩头乌龟了,趁着还有力气,滚出来打个痛快。”

    “你们白云坞已经彻底完了,你那几个手下要么做了鬼,要么被我们生擒活捉,有一个重伤不能动的,好像叫什么东方,被抓住之后药瘾发作,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老贼,没想到你如此狠毒,连亲信都逼着服了药。他们全在黄泉路上等着与你算账呢。”

    白云坞主的声音从密道深处阴森森传出来:“一帮狗奴才,只敢堵在外边汪汪乱吠。有本事进来打!等着,本坞主绝不会放过你们!”

    众人心道,傻子才进去呢。只看里面密道勾连纵横,老贼身手高强,来去如鬼魅,谁知道他藏在哪个犄角旮旯。

    杜元朴不徐不疾道:“既是关门打狗,顾院长多受点累,大家慢慢等着就是。白云坞主,有几件事你还不知道吧。李延父子昨日已率大军向国公爷归降,这两天国公爷案头归附的文书堆积如山,多的都快放不下了。其中大半是西北诸州的地方官和边关将领所写。还有什么,对了,纪将军抓到了特慕尔,吉鲁国国主送来议和的文书。说要将你收买他们出兵的证据和上千万白银全都交出来。用以赎人。多行不义必自毙,一个注定遗臭万年的人竟想坐拥天下,岂不可笑?”

    跟在他身后的汪奇等人听到这里都忍不住想,杜先生真不愧是国公爷麾下的头号智囊,专门算计人的,这番话直击要害,要换他们是老贼非气炸了不可,哪还能沉得住气?

    白云坞主没了动静。只是停了少顷,数支火把同时一暗。遁甲营的士兵们全未反应过来,汪奇和厉俊驰齐声示警:“出来了!”“小心!”

    汪奇抬手掷出三柄飞刀,谁料那黑影扑来之势远超他预计,呈品字形的飞刀无一例外全都落空,被老贼甩在了身后。

    但白云坞主再快,终是隔着近乎十丈的距离,比不过文笙落指一拂!

    “铮!”这一记散音虽余音袅袅,听上去却仿若金石之声,格外清亮。

    白云坞主中途遇阻,虽然看不到是什么阻碍了他,只看他那姿势,谁还看不出来,他撞墙了!

    众人心中大定。

    白云坞主手足并用撕扯着那层屏障,势若疯虎,想打破它冲出来,文笙气定神闲弹着《行船》,扭头看了看睡在一旁的十三。

    环境这般吵闹,偏他还能睡得昏天黑地。

    文笙含笑摇了摇头,看向身边的厉俊驰:“厉大哥,你去收拾他!”

    厉俊驰原本听说白云坞主如何了得还觉着有些手痒,待见了真人,亲眼目睹老贼匪夷所思的速度,心惊之下也就歇了心思。

    来了这么多人,又有文笙在,用不着他上去拼命,照自己和老贼实力上的差距,那不叫拼命,叫添乱。

    不过文笙点将点到他,那便是两码事了。

    厉俊驰应声出列,迎了上去,道:“好,我尽力而为。”

    他猱身而上的同时,文笙撤掉了屏障,左手食指按弦游吟,右手食指连抹,名指连摘,这是《点兵》。

    这琴声一出,不但是厉俊驰,其他围聚在文笙周围的众人一齐觉着受益。

    文笙“拂”,厉俊驰大步迈出,文笙“滚”,厉俊驰人在半空,手中刀破风袭至。

    他只觉身上突有使不完的力气。

    文笙“短锁”,厉俊驰的刀和白云坞主的一双肉掌“叮当”相遇,文笙“拍杀”,厉俊驰横着拦腰斩至,却被白云坞主中途一伸手将刀抓住,他面露狞笑,单臂用力,“咔嚓”一声便将大半截刀身折断,顺势向着厉俊驰心口捅了过去。

    厉俊驰速度有了,反应却跟不上,身体失去平衡向后跌倒,眼睁睁看着那半截寒芒距离自己前心越来越近。

    近到不过寸许,停住!

    白云坞主屡被琴声戏弄,眼睛都红了,“啊”的一声大叫,舍了厉俊驰腾身而起,但那层无形屏障已飞快地从厉俊驰胸前蔓延开来,再度挡住了他的去路。

    厉俊驰退了回来,有些不好意思:“差距太大,我还是打不过他。”

    汪奇等人纷纷出言安慰:“多好的机会,再打几次就有经验了。”

    文笙含笑点了点头,敢情她还真是这么想的。

    白云坞主站在距众人两丈远处,目光仇视,突然呵呵而笑,森然道:“你们如此逼迫于我,看来是不想保全那些服过神丹的人了,顾文笙,你帮王十三搜罗了多少神丹,可够他这辈子吃的?”

    文笙抬头回望他,眼神十分清澈:“我们确实急需那丹药的炼制方法,你肯说出来么?”

    白云坞主咬牙切齿:“白日作梦!”

    文笙颔首:“我知道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杜先生。咱们在宫中奉丹处发现了不少炼丹的材料吧?”

    杜元朴笑道:“不错。”

    “之前我们还在阎王洲找到了完好的草药植株,送到医圣燕白那里研究去了,燕老神医已经有了些发现。我邀请他到奉京来瞧瞧,这里有这么多病人,他此刻正在半路上。”

    白云坞主听到“阎王洲”三个字,顿时恍然:怪不得自己派出去那么多的手下到最后一个都没回来,原来是顾文笙从中捣的鬼,她从顺金山坠崖诈死就开始布局,还将王十三安插在自己身边。实在可恶!

    “哈哈,贱人,就凭你们也想化解老夫的神丹。简直痴心妄想。外边还有多少颗,够那么多人撑上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