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五十七章 人生喜乐事(大结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七月二十一,开州乐师学院举行开院仪式。》頂點小說,

    消息一传出来,各地勋贵世家代表、名士大家以及文笙等人的亲朋好友纷纷提前好几日赶到大兴,等着当天上门祝贺,其中有不少刚参加完了新帝的登基大典,从京里直接过来。

    李承运刚坐上皇位,不便离京,此次没有亲至,却也派了钦差前来。

    至于钦差的人选嘛,暂时还保着密,大家都猜定是新上任的金吾卫陆大将军,皇上待陆不逊那小子何等亲厚,这等公私两便的好机会,想也不会便宜了别人。

    开院仪式据说会持续两天,直到二十二日黄昏才结束。

    这是卞晴川和杜元朴他们商量之后决定的。

    头天是大宴宾客,师生游园。乐师学院得到李承运的全力支持,地盘大到出人意料,想将里面每一处都走遍了,差不多就得半天时间。

    到第二天预计送礼的看热闹的都走了,学院才会来真格的,师长们会一一上台和大家见面,公布规章禁令,而到最后,据说院长顾文笙会公开露面,给大家讲几句话,说不定还会抚一曲《希声谱》。

    大家等啊等,好不容易到了七月二十一这天。

    天还未亮,大兴城里的人便能隐约听到城西鼓乐喧天,鞭炮齐鸣,别提多么热闹。

    往乐师学院的方向车水马龙,不少马车上都带着徽记,路上人太多。免不了挡着路或是刮刮碰碰,但今天这日子,没有人敢在附近生事。大家全都笑容满面,认识不认识的遇上了抓紧时间攀谈几句。

    路上有几人打扮得明显异于常人,其中两个姑娘长裙摇曳,薄纱挡住脸,个子稍矮的那个凑在高个儿女郎耳畔,叽里咕噜说了一长串话,眼睛眨呀眨的。透着十分好奇。

    若文笙在这里,一眼便会认出来,这两个姑娘竟是赤月村的水蓝姬和沙妮朵。

    一旁陪着这姐妹俩的。是赤月村的长老利江明西,还有莽安几个。

    小姑娘沙妮朵从早就盼着离开赤月村到外头看看,这会儿终于如了愿,看什么都稀奇。

    “姐姐。我想留在这里。咱们找人说说留在这里吧,好不好?”

    水蓝姬却不像妹妹那么乐观:“听说这乐师学院多少人挤破脑袋都进不去,咱们托了熟人一会儿进去转转,我早叫你好好学他们的话,你偏要偷懒,呆会儿人家说什么你都听不明白,谁会收留你?”

    沙妮朵性情娇憨,吐了吐舌头。撒娇道:“不是有姐姐你嘛。”

    利江明西生怕水蓝姬被她说动,赶紧在旁道:“你姐姐要跟我回去的。可不能留下来!”

    沙妮朵在面纱后头嘟起嘴,但只是过了一小会儿,她远远看到了乐师学院的大门和里面那些高大的建筑,登时就被吸引住了。

    青石路两侧是高大整齐的梧桐松柏,厚厚的红色纸屑从里许外一直铺到了进门的台阶下。

    学院地势颇高,站在数十重石阶下向上仰望,连门口的白玉石碑都散发着淡淡的威严。

    学院门口站着精心打扮过的韦宗、厉建章等人,他们几个今天担任知客,任务非常重。

    沙妮朵跟在姐姐身后上了台阶,利江明西带着人送上贺礼,做为同赤月村打过几次交道的熟人,云鹭很快迎过来。

    这期间一行人都在打量石碑上的字,沙妮朵看得尤为认真,虽然她一个字都不认得。

    云鹭很忙,远道而来的利江明西几个算是比较重要的客人,他问清楚对方会在开院仪式过后再留上几日,也就没忙着带他们去见文笙,先在学院里转了转。

    学院里面整洁明亮,因为建在郊外,到处透着勃勃生机。

    除了西南靠近青泥山附近的一片区域不允许进入之外,到处都有学生走动,三五成群,凑在一起指点议论。

    他们并不知道那片区域就是文笙单独划出来的“新乐学堂”。

    这一天沙妮朵见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人,比如说早上的时候她在荷花池旁亭子里看到有个人躺着,到半下午逛回来,那人还在原处呼呼大睡,好像连姿势都没怎么变过。

    还有两个小家伙,看上去粉雕玉琢,胖乎乎的十分可爱。本来他俩有说有笑挺亲热,不知怎的突然就翻了脸,大的那个把抱着的琴摔在了小的身上,小胖子不甘示弱,一把扯住了对方的头发,两人滚作一团。

    学院里冒出两个小屁孩来本就挺古怪,旁边那么多大人嘻嘻哈哈看热闹,也不见有人管管。

    看完一场“摔跤”,沙妮朵还愣怔怔的,就见几个汉子追着一个年轻人跑。那年轻人忒没用,跑不几步便气喘吁吁的,藏在了石柱子后面。

    不知道为什么,沙妮朵突然觉着这人有些面善,好像在哪见过。

    “姐姐,你看那边。”

    水蓝姬一把没拉住沙妮朵,就见妹妹快步迎了上去,递了样东西给对方:“这么多人欺负你一个,别怕,我帮你,用这个咬他们!”

    杨兰逸茫然望着面前的姑娘,一句没听懂,她到底说的啥?

    咦,手上痒痒的,什么东西?他低头望向自己手背,手背上赫然趴了一只红色的小蜘蛛。

    蜘蛛?啊!

    杨兰逸惨叫出声,甩手不迭。

    也不知谁把他吹出了《希声谱》的消息传出去,刚才跑来一大帮人要拜师,他只是招架不住大伙的热情,想躲避一二,这是要闹哪样?

    如果忽视学院里有几处鸡飞狗跳,头一天顺顺利利就过去了。

    李承运派来的钦差出乎众人预料,当笑容可掬的永成侯捧着圣旨从车驾上下来。众人都忍不住呆了一呆,而后往他身后望去。

    连站在中间的文笙亦挑了下眉,面上有些疑惑。

    永成侯笑道:“顾院长。哈哈,本侯奉圣上之命,前来颁旨道贺,还带来了许多赏赐。圣旨有两道,一道是给你和学院诸位师长的,圣上可是对你这乐师学院格外看重,寄予了厚望。另一道是给顾院长你自己的,圣上为你和陆将军赐婚,快快接旨吧。”

    这真是双喜临门。众人顾不得疑问,赶紧摆了香案接旨。

    永成侯宣读已毕,将两道圣旨交到文笙手中,方才亲热地道:“陆将军有点事。需得晚些时候才能到。这个差事,本侯可是好不容易才抢来的,来时向圣上请了假,在你这里呆个两三天再回去复命。”

    文笙笑回:“侯爷愿留下,学院当真是蓬筚生辉。”心中释然,十三刚刚走马上任,又是金吾卫那等要职,想来请假也不怎么容易。若是遇上麻烦。自己不会一点都不知情。

    唉,还没成亲。怎么就聚少离多了呢。

    说是这样说,她却不能把学院开到奉京里,事实上文笙已经建议朝廷保留并善待玄音阁。

    玄音阁有很深的根基和影响,是研究妙音八法的大本营,只要李承运表明态度,文笙相信有不少权贵世家的子弟习惯使然,还是愿意去那边求学。

    一花独放不是春,未来两座学院的健康竞争和交流,会令刚刚起步的大郑王朝变得更强。

    在文笙心中,这座乐师学院不止于教授人们乐师的技艺,还能培养出更多像她祖父、父亲以及谭瑶华那样真正的谦谦君子来。

    她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