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节 苏州新城之荣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p;   “总经理呀!”小弟指着苏妹回答道,“现在的苏州曲艺,可以说是无所不包,评弹、戏曲、歌舞和话剧,而且比我们先前了解的情况不知好了多少倍!”

    柳永这才真正地了解苏妹忙碌的原因,真正地了解她经营料理的门类到底有多少,管辖的地域范围有多广。

    柳永当然对苏妹的成就大加赞赏,认为苏妹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成了娱乐界的全才。

    而翠儿则不以为然,她兴致勃勃地对柳永道:“柳叔可知道我有多少技艺,师兄学的我学,母亲的本事我也学,天才神童哥哥的本事我也努力求取。”

    柳永热情地勉励翠儿加倍努力,争取早日独挡一面之时,叙谈虽然非常热烈,笑声也不断,可翠儿突然发现柳叔的脸色极差,她告诉了聪明弟和小弟,聪明弟便询问起病情来,并劝柳师傅少饮酒,好好调养身体。

    聪明弟和小弟在柳永询问之下述及满师之后回到苏州的情况,眼下的表演深得总经理的赏识,在苏州也算打下了一片天地。

    然后谈到两个孩子的师傅,令苏妹很是渴求与她们一晤,而吴妈则凭着她的人生经验,告诉晚辈们,师出名门,才能有远大的前途,苏妹和吴氏兄弟的师傅均系如此。

    闲聊之中,谈到了人品,他们才想起了谢玉英,觉得事态严重,而吴氏兄弟则忆及刚才见过此人,知道她大致的去向,自告奋勇地担负起寻找之责。

    吴氏兄弟急急忙忙出门,他们顺道将柳永已在苏州河妓院落脚之事告诉了天才神童哥哥,令这位向往已久神交已久的杰出之人喜不自胜,他当即表示要竭力弥补同在苏州而未能结识之过失,一定要向传说中的文曲老爷讨教讨教。

    天才神童已有了孩子,孩子大约四五岁吧,两个小叔叔前来告诉其父有关柳师傅之事时,孩子正在母亲怀里撒娇,他听父亲说要向人讨教,当即要求同往,不甘落后,引得大家一阵好乐,可孩子灵敏过人,并询问文曲老爷为何意,得到母亲的解释后,更是坚定讨教之心。

    聪明弟和小弟告别出来,沿着通往码头的街道寻去,凡途经的旅店都一一查找,可他们兄弟正在大失所望之时,吴氏新城中的家庭旅店的阿姐与他们在码头上相遇,在急切地问答之中得知,酷似聪明弟描述的谢玉英肯定住在家庭旅店里。

    他们三人赶了过去,阿姐从分析之中得知,家庭旅店离远航的码头最近,也最为方便,谁都愿意住在此处。到了家庭旅店,在阿姐的引领下,果然找到了要找之人。

    小弟竭力劝说谢玉英退掉旅店,前往苏州河与柳师傅会合,并告诉她,柳师傅很着急。可谢玉英执意不肯,谎称离开江州日久,有要事待办,必须离去。此时,她也没有忘记礼数,请两位小兄弟转达她对柳师傅的关心和对苏州河款待的谢意。

    聪明弟和小弟赶忙去了苏州河,将谢玉英之意转达之后,柳永从腰间掏出一张银票,请吴氏兄弟劳烦一趟,送予谢玉英做盘缠。

    待吴氏兄弟走后,苏妹则规劝柳永留在苏州河养病,并且告之曰,理当为苏州河的进一步发展尽心尽力,苏州河乃他们共同经营的成果,累积至今,钱财丰厚,可颐养天年。

    柳永百般推辞,他道:“相距这许多年,从未出力,何来共同经营一说,前来讨扰,乃系不近情理之事,岂能做事有失分寸,厚颜无耻!”(未完待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