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节 文曲回归两坟茔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林泉好不容易说服柳永放弃返回苏州的念头,继续南下,继续为伴,前住扬州。

    这趟船没有上次那趟船那么愉悦,熟识之人明显少了许多,彼此之间也多了不少谨慎,船到达扬州后,刚走上码头,买肉饼的,可香了,柳永觉得腹中空空,便拉着林泉在一个围着很多食客的小吃店前排队,轮到他们买了,柳永将包好的四个肉饼塞给林泉,自己正要从腰袋中取银票之时,不幸之事发生了。

    大概五六个年轻人故意挤向柳永,待柳永掏出二百两银票时,其中一人劈手夺了银票,递予同伙,一群人拔腿便逃。

    柳永不知哪里来的精神,他反应极快,拔腿追击,一箭地工夫便追上一个,闪电般将其打翻在地,只听得一声“好厉害”,林泉也追上一窃贼,两人扭打在一起,柳永上前相助道:“抓住他,休想逃走,用他换回银票。”

    林泉与那人难分胜负,柳永叫了一声:“还不束手就擒!”说时迟,那时怀,柳永闪电出击,那人节节败退,始终被柳永罩在掌风之中,根本无力脱身,手忙脚乱之中,只听得几声钝响,那歹人只好跪地求饶。

    扬州捕快了闻风赶到,柳永正走回肉饼店,再次掏钱付账时,林泉用散碎银两争先支付了,两人在押解歹人的捕快身后跟着,前往府衙。两人一边走一边小声交谈,林泉对柳永十分好奇,新词大师居然武功超凡,难以置信!

    林泉之言被身边的捕快听了去,捕快问询柳永,汝果真不是与新词圣手同名同姓。而是真人吗?柳永的回答很有意思,吾非道士,但的确乃真人也!

    求证被众多看热闹之人听见。顿时人们纷纷议论着,兴奋着。扬州新词唱了数十年,终于见到了新词圣手的庐山真面目。

    来到府衙,捕快朗声向守府大人报告了案情,年轻的守府大人喝令歹人道:“汝可知罪,屡教不改,难道是欺本府仁慈耶?杖责二十,所劫银两若不在一个时辰之内归还,再加二十。每个时辰累加一次,不得有误!”

    歹人被拖出去杖责之后,知府来到柳永跟前,柳永也仔仔细细地观察着守府大人。当守府大人为见到柳永而兴奋不已之时则曰:“不曾想本府会在如此尴尬之下见到梦寐以求的柳叔,本府知罪,治理不力,惊扰大驾,还望恕罪!”

    “汝,汝莫非……”柳永似乎证实了自己的判断,他无比激动。“大人真是陈师师之后人,想必乃进土及第之人,一看便知乃大有作为之才!”

    一番谦虚之后。听到凄厉的嚎叫之声,柳永应守府大人之邀到后面饮茶叙谈,刚坐下,待家人沏上茶,柳永刚问如何知晓他时,知府大人正说了第一条理由乃新词因人闻名,人以新词闻名之后,强调更重要的原因乃柳永的猜测得以证实,柳永急忙问其父母何在时。有捕快前来禀报,说歹人托一孩童将银票送还。并递上银票,柳永确认系原来那一张。乃乡亲钱庄开据的,不会有错。

    林泉插不上嘴,只管饮茶,叙谈中得知,知府乃陈师师第二个孩子,进士出身,随母姓,单名一个刘字,乃其父之姓。林泉终于感叹了一回,认为刘氏人家思想开放,不拘礼法,不循规蹈矩,值得佩服。

    守府知道柳叔想要知道什么,便告之曰,前一段时日,父母为了照顾杭州为官而突然病入膏肓的兄长,长途跋涉,劳累奔波,病愈后正调养,父母仍在悉心照料。

    柳永坚持离开,谎称有要事急办,便离开扬州府衙,两人在扬州闲逛两日,见满街美女,柳永无心欣赏,反而颇受伤害,便写下第二首赌注新词《调啸词》,词题为“无德”:

    “阎王,阎王,无端索命张狂。虫娘越娥佳娘,麻姑翠娥洋洋。毁伤,毁伤,美艳如画凄惶。无常,无常,莫辨歹凶善良。心娘翠娥霓裳,馨月娇菊李堂。身亡,身亡,灿烂黯然无光。”

    林泉与柳永速速离开扬州,回湖北襄阳,逗留数日,林泉将两首新词托柳永系笔书写之时,精心裱褙,挂于堂上,慕名前来者不计其数。

    柳永不喜欢如此吵闹,便待离开,南下枣阳,路见饥民众多,老老小小,男男女女,衣衫破烂,面有菜色,凄惨十分,柳永则曰,一人之力虽不足,亦不可视而不见,他带头重金买来米粮,施粥于途,受恩惠之人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