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三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李谨之挣了挣被捏紧的手,脊背微微绷紧,“那什么,为何还要拉着。”

    叶域拿下玉简,满脸无辜地回头反问道,“合并遁光,不就得将灵气汇聚一处吗?以前我俩也是这般做的啊。”

    “……”李谨之抚额,以前是拉手没错,那也是为了图方便,正常修士汇聚灵气需要令加持一种法诀,且灵动性远不如直接汇聚经络灵气来的方便,只不过这种直接连通经络的方法鲜少有修士使用。

    毕竟将命门交托到另一人手里,没人愿意。

    不过再方便那也是以前,自从知道叶域对他有那心思以后,对方的角色就在他心里发生了变质,拉手而行这种事,怎么看怎么奇怪。

    “放松。”叶域捏了捏李谨之的手心,“像过去那样相处,不行吗?”声音微带着些落寞。

    李谨之闻言,心头也有些想笑,是啊,无论怎么样,像过去那样相处不好吗?

    叶域还是叶域,为什么要因为心中的那点别扭就想要跟对方保持距离呢?

    不是已经决定给自己时间,慢慢适应位置的改变的吗?现在又为什么要庸人自扰——

    叶域感觉到手中慢慢放松的指骨,紧抿的嘴唇也微微放松,“已经飞遁两日,再路过三座城池便可到达万霞山脉的万霞宗。”

    李谨之脸色一正,抛开心中的杂念,开始思索早前便开始纠结的问题,“册子上说,千年锻骨乳是三大宗门之间的万年钟乳树所产,由三大宗门的元婴后期弟子看守,却只奖励给门派比斗中,胜出的前三名。”

    “嗯?”叶域知道李谨之说话大喘气,想说的必定不止这些。

    李谨之歪着脑袋,眉头微皱,“三大门派的比斗,只有筑基期修为的内门修士能够参与。”

    叶域一愣,同样皱眉沉吟起来,“为何不设立金丹,元婴之间的比斗?”

    李谨之摇了摇头,“册子上没说,我猜测大概是因为元婴为门派主梁,金丹为门派根基,而筑基是门派新血,为了磨练选拔,才会这般决定。”顿了顿,又补充道,“我这也只是猜测之言,具体如何当真不知了。”

    叶域点点头,随即问道,“那我们该如何做?难道再隐藏修为,以低阶弟子的水准混入其中?”

    李谨之挑眉,满脸认真地思索起叶域所言,半晌后点头道,“此法不错,便如此决定。这一来,若是直接以元婴修为进入门派,势必搅乱门派内部平衡,发出结交之意的势力必定不少,若想安稳,加入一个势力是免不了的,但牵涉门派势力争斗,想必也不能安稳修炼,还不如成为一名普通内门,专注修炼。二来,便是这千年锻骨乳。”

    叶域听完分析,赞同道,“确实,一名元婴倒也不会如何,突然进入两名,或多或少会触碰到门派高层的势力平衡,到时候麻烦缠身也不是我二人想要的,左右我们只是想找处灵气不弱的地方修炼而已。”

    李谨之闻言,心头流过一阵暖流,他跟叶域相处,无论是所做的决定还是所行的事,都极少出现分歧,他们甚至没有出现过磨合期。

    换个人呢?还能做到这般吗?

    就像现在,有对方带路,有对方警惕环境,他甚至可以肆无忌惮地走神想这些,换个人他还会这般交托全部信任,将己身的安危全权托付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