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樊杰曦冷眼瞧着这一家三口,心里啥都明白了。

    邵明旭扯了扯她妈,让她别这么冲,自己到樊杰曦跟前讨好地笑了笑,说:“樊先生,我们呢,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我姑姑吧,一个人带着我哥生活了几十年,苦,原来我们也不知道我表哥的爸到底是谁,我姑姑不肯说,现在我们知道了,这事就不能当没发生过。”

    邵明才上前一步,挺着胸脯,“对,我妹妹可不能白给你们家养儿子这么多年,她本来能留在省城过好日子的,都是你……你那个叔叔,要不是她,我妹妹能受这么多苦么。我这当哥哥今天就要给她讨个公道。”

    樊杰曦噗地笑出来,双手差到裤兜里,眯着眼笑道:“你直接说要钱不就得了。”

    “嘿!我说你这人。”樊杰曦完全不把他们当回事的态度刺激了赵春丽,她上前来,手里抓着个破包,眼神自上而下扫了一阵樊杰曦,边说边翻白眼,“好赖不懂是不是?我家妹子未婚先孕,回到这小地方给我们家蒙羞多少年,她自个儿的青春白白浪费了不说,把儿子养那么大你们家倒是半点力气没费,这做生意还讲究个赔赚,我妹子把一辈子都搭进去了那是算得清楚的么。我们来要钱怎么了?除了这样,难道你还有别的法子补偿我妹子?别说你那叔叔已经死了,就是还在,恐怕也有自己的婆娘孩子,能给我妹子一个名分?能补偿她几十年来所受的苦?”

    “就是!”邵云才跺脚,帮腔,“反正我妹妹这辈子就是毁在你叔叔手里的,她吃的苦不能没有补偿,再不济,她还给你们樊家养了那么大一儿子呐。”

    邵明旭瞅着樊杰曦,挽住她妈的手臂,假意劝解,“爸妈,你们都不要激动,樊先生是个很明白事理的人,绝对会给咱们一个说法的。”

    樊杰曦摇摇头,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毫不掩饰眼底的鄙视,“你们都说完了?”

    一家三口对望了一眼,赵春丽站出来说:“大致上的意思我们表达了,如果樊先生想推脱,那咱们再好好讨论一下细节。”

    樊杰曦嗤地笑了,他真是被这一家子给恶心到了,他不知道这家人跟柯嘉母子俩关系是怎样的,但就这架势,他心里跟明镜似的。

    柯嘉是樊家人这件事揭开好几个月的时间了,可他们母子两个根本就没表现出想找樊家讨要公道的意向。现在的人,谁都不是傻子,柯嘉要真是想对当年的事替他妈要个说法,不早就跑到樊家去闹了么?即便不冲这个,就冲樊家那财势,柯嘉凭他那点血脉,想要点钱,要点地位,走法律程序也能如愿。再说了,还有樊凯那么喜欢他,还不帮着他?

    直到今天柯嘉都没动静,显然他不想跟樊家有牵扯,更不在乎樊家那点钱。而眼前这三个,明摆着就是不知从哪儿听说了柯嘉的身世,想借此给自己捞点好处,上次在超市门口,柯嘉对邵明旭那么明显厌恶,樊杰曦又不眼瞎,这两家子的关系铁定不怎么好,既是这样,他们会好心替柯嘉着想么。

    不过樊杰曦头一次遇到这种人,抱着猎奇的心态,他倒是觉得挺新鲜,特别想逗一逗。但是该怎么逗,是个难题。

    不如……

    “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了,不过这件事我没法给你们解决。”

    邵云才立刻瞪眼如铜铃,拳头都攥了起来,“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不想赔钱?”

    樊杰曦笑笑,回头冲站在树荫下的助手招招手,“不是不想赔钱,而是这件事我做不了主,毕竟我不是柯嘉他爸不是?”

    “你……”

    “不过呢,我做不了主,我哥哥倒是可以。”助手走近了,樊杰曦问他要了笔和纸,刷刷写下一串号码递给邵云才,“这个号码是我哥哥的,他目前也在花阳镇,正打算在这里建厂,就住在政府招待所,你们随时可以去找他。只是要点补偿的话,相信他会让你们满意的。”

    望着那一家三口离开的背影,樊杰曦笑得异常狡黠。他多的是办法对付这种厚脸皮的人,但是他偏不那么做,他干嘛要替柯嘉处理这种烂摊子,人家又不会谢他,还不如拨到樊凯那儿,给他找点麻烦,搅和搅和他。

    樊杰曦坏坏地哼了声:敢用成岩来威胁我,我就让你跟柯嘉没舒坦日子过。

    樊凯浑然不知被樊杰曦给卖了,顶着烈日,戴一顶安全帽在施工现场,跟包工头埋首讨论盖冷库的各项事宜。

    柯嘉和张可莹在发布收购辣椒等原料的消息,最近跑了不少地方,都是花阳镇附近的村镇,联系了四五家专门种植辣椒的大户,等到冷库建好后,直接从他们手中买原料。

    樊凯在冷库正式投入建设后就带着岳翔回了省城,公司注册方面还有一些手续没有办妥,他和岳翔还有的跑,工地这边暂时就交给了柯嘉和安源。

    等邵家两口子找去找到所的时候根本没见到樊凯,于是他们打了樊凯的电话。樊凯一听对方自报家门,心里奇怪了一下。樊凯不知道这两口子是从哪里得知他的手机号码的,也不追究,只奇怪他们找他干嘛。不过得知他在省城后,那两个人又什么都没说,只说等他回来再找他。

    樊凯把玩着手机沉思起来。

    后续相关手续依然没有顺利办妥,国内就是这么个状态,找单位办事,不送礼请客,没个小半年是搞不定的。柯嘉有个朋友在乡下买山办沙石料厂,为手续整整跑了两年之久,如今虽然开了工,但依然有些后续尾欠还摆着。在乡镇办企业,涉及到的单位太多,这里签了字,转身又要拿到另一个单位审批。为了这些手续,樊凯花在送礼请客方面的钱财也出去了十来万。

    在w市逗留了半月,樊凯又一次接到邵家两口子的电话,这次,两人的口气已是相当不耐烦。樊凯挂了电话,略一思索,决定先回花阳镇。

    不过临走前,樊凯没忘跟母亲余沁雅好好聚一聚。

    母子两个在w市有名的朝阳楼里吃饭。

    “儿子啊,你就不能回来市里发展吗?一定要留在花阳镇?你看看你现在黑的,这么瘦,妈心疼死你了知不知道。”

    樊凯这几个月在花阳镇的确晒黑了不少,太忙,经常顾不上吃饭,加上水土问题,他瘦了差不多二十斤,原本还很饱满的脸现在憋了下去,原本气度不凡的人如今竟然变得苍老了好几岁。余沁雅看在眼里,疼在心里,难免对他在花阳镇的创业产生些微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