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陈家村距离镇上得有四十分钟的车程,而且在半山腰,比较偏远,村公路没有修好以前,村民到镇上赶集都是从陡峭的坡上往下爬的,相对闭塞。

    柯嘉认识的那两人,其实就是在镇上桃片糕厂里上班的工人,他们工厂每年年末会聚餐,地点就在逍遥山庄,来往了几次,就熟悉了。在去陈家村之前,柯嘉先去了一趟糕厂,找那两人问了问情况。

    米子糖其实不难做,现在镇上不是没有卖的,严格说,种类还很多。唯一不同的是,现有市场上的米子糖不是手工制作,而是机器。用来和米子的糖稀也不是玉米和麦芽熬制,而是白糖水勾兑的。

    既然是特产,那肯定要有它的独到之处,就好像陶碧华的老干妈,为何大家如此青睐,正是因为它的独特,且只此一家。

    柯嘉进厂子的时候还很早,工人也都刚刚上岗。邵明宇在工厂门口拿着一份表格让工人登记,算是一种上班打卡的形式,今天有没有人缺勤,有没有人迟到,就凭这张表格。

    看见柯嘉,邵明宇习惯性地露出抱歉的表情,“柯嘉你怎么这么早?有事吗?”

    柯嘉忽略他那抹歉意,说:“我找姚顺和刘峰。”

    邵明宇探着脑袋将这两人叫出来,柯嘉也没避开邵明宇的意思,当面就问了关于老一辈还有谁会做米子糖的事。

    姚顺摸摸后颈,憨憨地笑:“现在谁还做那玩意儿啊?满大街都是,四季都有。”

    刘峰叉着腰,说:“我爷爷辈的现在都相继去世了,我爸这辈人多数也跑外地打工,能做这东西的应该没有了吧。反正我们这一辈是完全不会。”

    柯嘉有点失望,但不放弃,“留守家里的老一辈就再没其他人会做了?”

    姚顺和刘峰对视一眼,摇头,“我们哥儿俩现在常住镇上,孩子能上学之后一家人都搬了下来,一年也就过节的时候能回去一趟,还真不太熟悉村里的情况。要不然,我打个电话问问我妈,看她知不知道。”

    “那就麻烦了,现在能联系一下么?”

    “没问题。”

    电话打了,姚顺的母亲说村里还有那么一两个会这门手艺的,要是柯嘉他们去,她倒是可以帮忙引见引见。

    柯嘉很兴奋,总算没有白跑一趟,他返回车内拿了两条烟塞给那哥儿俩表示感谢。

    姚、刘二人回了车间后,邵明宇喊住欲离开的柯嘉,“柯嘉,你打听那些老师傅做什么?”

    柯嘉跟樊凯合伙的事情还没跟邵明宇提过,于是便解释了一下,“我跟樊凯合伙要做土特产,米子糖是我们确定的第一个品种。”

    “原来如此。”邵明宇看柯嘉的眼神不自觉地又带上了羡慕与佩服,“那,如果你需要帮忙可以来找我,只要我帮得上的。”

    柯嘉笑了笑,拍拍邵明宇的膀子,“会的。我先走啦!”但是猛地一转身,脑袋忽然空白了一下。他甩甩头,继续往前走。

    通往陈家村的盘山公路坡度都很大,开车是个吃力活儿。来的时候本来是柯嘉开车,但是上了盘山公路后,樊凯硬是和他换了过来。

    柯嘉看着樊凯的侧面,慢慢闭上眼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柯嘉醒了过来,发现车子还响着,空调开着,他的身上盖着樊凯的一件西装外套,而樊凯已经不在车内。他动了动,发现左腿有点麻,便没有动,静待左腿恢复知觉。趁此时间,他抱住西装外套,将脸深深埋进去,深深嗅着衣服上的味道。

    咚咚咚。

    柯嘉猛地抬头,看到樊凯站在门外敲玻璃。

    脸红耳赤地将西装丢到后座,柯嘉关掉空调,拔出车钥匙,打开门下了车,“你怎么不叫醒我?去哪儿了?”

    樊凯已经出了一脑袋汗,后背上都湿了一块,他弯腰从后座上拿了一瓶矿泉水喝了下去,喝完抽了两张纸巾擦了嘴,这才说:“就在这周边转了一下,碰上几个老年人,看你还在睡觉,就和他们聊了聊。”

    柯嘉回身从车子的置物盒里拿出一包湿纸巾,抽了一张递给樊凯,“擦擦汗。和他们都聊什么了?”

    樊凯接过湿纸巾,一边擦汗一边说:“打听了一下米子糖的事,突然发现,夏季还不太好制作这个东西。”

    柯嘉不解,“为什么?”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