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章 得罪方家的代价(求推收)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div class="ad250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neirongye300();</script></div>

    破开天际黑暗的,总是那一抹好似鱼肚般的白!

    这个时候,一般很少有人起来!

    但却不是没有人起来。

    定方城最中心的城主府,定方城城主靳尚明已经坐在了茶室内,静静的喝着早茶。

    靳尚明五十多岁,体型有点胖,那圆圆的脸,好似永远在笑,但是在定方城的普通居民眼中,掌握着生杀大权的他,就好似神一般的存在。

    喝茶,是靳尚明的嗜好。

    脚步声中,一个三十多岁的文士,轻轻的来到了靳尚明的旁边。

    靳尚明的眼睛都没有抬,继续喝他的茶。

    而那位文士在沉吟了瞬间之后,这才沉声的道:“城主,还是没有方凌的消息。”

    靳尚明没有言语,好似没有听到文士的禀报一般。

    那文士沉吟了一会之后,终于忍不住道:“陈家说,在太阳升起之前,如果方凌不现身,就把抓住的方家仆人和方府一里内的居民统统杀掉。”

    “以属下看,他们不像是开玩笑。”

    靳尚明眨了眨眼眸,端起水壶倒了杯水道:“这茶要温了才好喝,你尝尝。”

    文士接过茶,并没有喝下去,而是拿在手中道:“大人,这可是上千人……”

    “你想要我怎样?”靳尚明猛的站起来,那本来温尔文雅的样子,一下子变的有点狰狞。

    他点着文士道:“你是想要我找到方凌让陈家千刀万剐,还是让我强行阻止陈家?”

    “那方凌不是个傻子,这小子虽然年轻,却是一个狠辣的角色,他既然已经逃了,绝对不会因为几个仆人以及一些邻居的死跑出来。”

    “陈家都找不到她,你让我去哪里找他!”靳尚明说到这里,又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道:“让我去阻止陈家,我怎么能够阻止得了,我只是一个普通城主,陈家的身后,那可是有一个金丹真人!”

    “就算是国王陛下,在遇到金丹真人的时候,那也要恭敬的行礼。我一个城主算得了什么?”

    “我只要蹦出来说句话,那陈家就会第一个拿我开刀!他们家主死了,需要更多人的血,洗刷一下自己的耻辱。”

    像泄气的皮球一般坐在椅子上的靳尚明,冷笑着道:“虽然我在国内,也算是一个大臣,可是陈家杀了我,绝对不会有人给我出头,甚至还有可能给我安个什么罪名,让我这一家子都死无葬身之地。”

    中年文士想要开口,但是他张嘴,却任何话都说不出来。因为他很清楚,刚才靳尚明的话,都是真的。

    靳尚明看着沉默的下属,再次端起茶杯道:“喝茶吧,既然无能为力,那咱们就看着。”

    中年文士喝下了那苦涩的茶,放下茶杯的他,忍不住沉声的道:“难道就没有人管了吗?”

    “谁管得了。”靳尚明说话间,神情上多了一丝落寞……

    城东一个精致的小院内,一个人直挺挺的跪在小院中间。

    夜间的露水虽轻,但是这个人的鬓发间,依旧带着淡淡的水痕。

    不过此人却并没有理会那些露水,他就好似一块石头,静静的跪在那里。

    “滴答”

    一滴露珠从他的脸上滴下,声音很轻。

    “师弟,你这是何苦?”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走过来,看着那跪地的人,轻声的说道。

    跪地的人没有开口,依旧重重的跪在那里。

    中年人叹了一口气,咬了咬牙道:“师弟你稍等,我去师傅那里帮你再去求一次。”

    那跪地的人,眼神之中一下子多出了一丝喜色。

    轻轻的走进正屋,中年人刚刚准备向闭目养神的赵仙师求情,就听赵仙师道:“你师弟这件事情,为师也无能为力。”

    “要是平常的时候,陈家也许会给我点面子,可是现在这个时候,我去的话,只是多一个死人而已。”

    中年人震了一下,嘴中有点不敢相信的道:“师傅您说陈家敢将您……”

    “他们有什么不敢的?现在他们要的是立威,你懂吗!他们要将自己丢的颜面补回来!”赵仙师说到这里,朝着中年人一挥手,充满无奈的道:“要怪就怪你师弟家住方家太近了。”

    赵仙师居所的这一幕,并不是唯一,在定方城,很多地方,都在上演着相同的故事……

    校军场外,早早的就站满了人。

    一般只要人一多,乱糟糟的声音,就会让人耳朵难受。

    可是今天,校军场外,上万人的聚集,竟然有一种鸦雀无声的冷清。

    就是那任何时候都要做买卖的生意人,都不见了踪影。

    所有的人,都看着一个方向,那就是校军场的门。

    这些看向校军场门的目光,除了冷漠,就是愤怒!

    一种悲愤至极,却无可奈何的愤怒。

    太阳慢慢的升起,可是那校军场的门依旧没有打开。

    当太阳升起一竿子高的时候,校军场内,依旧没有任何的声息。

    “不是说太阳升起的时候吗?这都过了半个时辰,怎么还没有人开门!”聚集的人群中,终于有人开口啦!

    这个开口,就好似点燃的火药捻,一下子打开了众人说话的阀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