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8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不知道这白飞飞的故事是不是真的刺激到了李寻欢,反正连着几天,李寻欢居然没有练习武功,也没有读书,反而是在院子里看着那些花草树木,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样的情况白飞飞有些担心了,生怕因为自己把这么一个大好青年给毁了,好在人家李家老大两口子经历的事儿多了些,倒是很有些稳坐钓鱼台的味道,甚至还告诉白飞飞没事儿,这是李寻欢自己在想事儿,只要事情想明白了,那么他自然回恢复到原本的生活中去。

    倒是给白飞飞寻访亲人的事儿,到了现在也没有什么消息,要说这李家的人办事儿已经算是很有章法了,他们将幽灵宫附近几个州县的衙门都去查了一遍,几乎将所有符合白飞飞年纪大小,走失时间都对的上的人家都查了一遍,可查来查去,也不过是找出了四五家,而这四五家里,用相貌特征什么的去询查了之后,没有一家是对的上的。

    这让他们不得不遗憾的表示,如此一来,很可能这白飞飞不是白静在附近找的,也许是秉持着兔子不吃窝边草什么的原则之类的,倒也算是说的过去的理由,只是这样一来,想要查找这白飞飞的亲人就愈发的难了,因为若是不是附近的,那么就代表全国各地都有可能,最多去除那些身形特征明显的几个地方之外,即使是那样,那范围也大的海了去了。

    白飞飞也没有指望真的能找到亲人,就是找到了,人家还认不认她都不一定,万一是个重男轻女的,万一这人家嫌弃她流浪江湖呢?真要是这样,找到了岂不是又要自己灰心丧气一次?有着这样的念头的白飞飞,对于找亲人什么的,那是真的没有太多的期待。

    她这样的心态,若是说李家的人一点不知道,那也是不可能的,只是在他们眼里,没有人不渴望找到亲人,没有人不想家人团聚的,而白飞飞的这样不在意的样子,自然也就别看成了是白飞飞心中忐忑,生怕找不到,所以不敢抱有什么希望。

    越是这样去系那个白飞飞,他们对于这个小小的,就这样独立,吃了这样多苦的女孩子就越发的怜惜,只觉得这孩子实在是不容易,若是自己不帮忙,似乎自己心里都有些过意不去了。

    大概离着白飞飞说故事过了将近一周的时间,李寻欢又一次出现在了白飞飞的小院子里,依然是过来偷酒喝的,依然是原本那个样子,可是白飞飞却分明能感受到,这个李寻欢已然不是原来的那个单纯,天真,有些不知世事的李寻欢了,他的眼睛里已经多了一点深邃,甚至整个人的气质都有了一点改变,变得稳重和谨慎起来。

    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这样的改变或许有点太过了些,可是对于一个男人,对于一位未来注定会名字响彻天下的未来大侠来说,这绝对是好事儿,因为这代表着,这个人未来会少走不少的弯路。

    “白姑娘,你这里还有故事吗?”

    李寻欢一边用小小的酒盅喝着白飞飞从每一个酒坛子里取出来,用来尝味道,分辨度数的酒样,一边眼睛微微一扫,用看似漫不经心的口气说着这话,白飞飞不过是这么一听,就知道他只怕心下对于她的故事还是很有些期待的,所以很是直接的就问到:

    “你想听什么样的?”

    这问题让李寻欢有些噎着了,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这人好像也太直接了点吧,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古代人和现代人或许最大的区别就是在这里了,含蓄这个词,就像是刻在了骨子一样,一代代的侵入了中国人的血脉中,特别是李家这样的书香人家,更是讲究的有点让人咋舌的地步,要是水平差些的,估计就是骂你,你还能当成好话听,顺带还要感激莫名。

    “那个,你有很多故事吗?”

    这个问题白飞飞算是听懂了,其实就是变相的问自己怎么知道这么多是吧!恩,还算是可以回答的部分,她在想到给李寻欢讲故事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有一天会面对这个问题了,所以说的很是流畅。

    “这有什么?像是我们这样江湖中的人,从小就有人专门讲这些事儿给我们听,有的是传说一般的故事,有的是各家的隐秘,有的则是上一代人的亲身经历,这都是行走江湖必备的经验,说句不好听的,作为江湖中人,走出去,若是不能说出个一二三来,说道典故,说道各处的势力范围,说道各家的英雄长辈,你要是答不上来,说不清楚,人家就会以为你是江湖小白,是没有底蕴的新人,说不得什么时候就会让人欺负了去,相反,要是你有个什么有名的长辈,要是出身什么大的门派,那么你即使江湖经验差些,也相对安全,因为别人不会轻易地得罪你。”

    这话说的李寻欢也有点愣神,因为他猛地发现,这里头的道道怎么就和大哥说的官场的事儿那么像呢?如此一来的话,岂不是说,不管是官场还是江湖,其实也是差不多的?那自己当初一心渴望行侠仗义,游走江湖什么的,岂不是白费力气?

    “怎么和官场差不多?”

    也许是也知道这白飞飞就是这么个性子,直来直去的很,所以除了刚开始的时候,下意识的隐晦些,到了这会儿也有些放开了,又像是哥两好一样,有什么说什么了。

    倒是白飞飞听了李寻欢这话,有点笑不拢嘴,

    “你这话真是稀奇,即使是我这样的人都知道,这世上哪里不是一样?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只要有人扎堆,那就必然有纷争,有人情,有世故,可不就是一样吗。”

    这话很是哲学,只是这对于白飞飞这样常年在网上言论攻击的人来说是寻常了些,可是到了李寻欢耳朵里,却感觉有些震耳欲聋了,这简直就是一下子敲碎了他往日的所有美梦一般,只觉得这世上似乎在没有清净的地方一样。

    “若是这样说,岂不是说这世间是找不到那种桃花源的?”

    “也许吧,反正要我说,就是市井中人,也少不得些纷争,什么妒忌拉,什么眼红啊,还有些个家长里短的,从没有什么真正的清净,要真想与世无争,那就该去深山里,自己过自己的,可就是在深山,想要活着,想要吃喝,还不是一样要打猎什么的?那也不过是将纷争对头从人换成了猎物而已,有什么区别?若是想要寻找个什么干净的地方,那更是想都别想,这世道,即使是寺庙道观,也有权利争夺,利益纠葛,那里有什么真正的干净?”

    若不是这白飞飞身形在那里摆着,李寻欢只怕怎么也想不到,如此世故,如此通透的话,居然是一个十岁的女孩子说出来的,想想自己的天真,再想想白飞飞的言辞,他怎么都感觉自己好像很是不如,心下有点涩涩的,有点挂不住脸,好在如今经过了这一段时间,他对于在白飞飞面前吃瘪似乎也有了一点子经验,倒是也能承受的住了,所以不过是顿了一顿,一会儿又笑着问道:

    “说远了,还是说故事的事儿吧,你这里到底还有什么样的故事?说个好听点的吧,恩,有大侠的,有正义的,这个我喜欢听。”

    这还带着点播了,这让白飞飞很是好笑,不过她这会儿正在酒坊里整理着存酒,也没有多少的事儿,说故事就说故事,眼珠子一转,就有整理出来一个射雕的故事。

    说起啦这小李飞刀也好,这武林外史也罢,虽然这是武侠位面,不过到底也能和真正的历史扯上些关系,算的出朝代,这时候是明朝成化年间,除了武侠额事儿,具体的历史事件倒是也能和正史对的上。

    如此一来,说故事其实还是很能说的,毕竟射雕是宋代的故事,算起来倒是也能用一句前朝之类的,扯过一些有的没的,留下足够的空间让李寻欢自己去想,避免了不少漏洞,到底这古大大和金大大总是不一样的风格对吧,顺带的,有了时间的距离,故事倒是越发的能顺着她自己的心意改编一下,最起码能说的更加的动听些。

    白飞飞的讲故事风格就是说了故事不算,还要点评,将这里头的几个猪脚配角的,都拿出来细细的分析,然后该踩的踩,该骂的吗,原本吧,这都是她一个人的活计,可是今儿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李寻欢居然也开始自发的加入了这个行列,不但跟着分析,还提出不少自己的见解。

    这到时让白飞飞有了不一样的欢喜,谁讲故事都不会喜欢就自己一个人唱独角戏的对吧,有人附和,有人争论,那故事才能说的起劲,只是等到这说完了,分析完了,也骂痛快了,白飞飞也忍不住提出了自己的不解。

    “你。。。。。。怎么有些不一样了?往日你听故事不是这样的呢。”

    听了白飞飞的话,再看看白飞飞歪着脑袋,小小的俏脸上,一脸的不解,李寻欢忍不住伸手在白飞飞的头顶上揉了一揉,然后笑眯眯的说道:

    “我发现,其实这样和你一样找出故事中人物的缺点,分析他们这么干的利弊,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儿呢。”

    瞪大眼睛,张大嘴巴,白飞飞明白了,合着人家是把这听故事,分析故事,分析人物当成了一种人情世故的锻炼来对待的?!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书香人家的精英教育?就和他们读史书的时候分析古人一样?

    想到这些,白飞飞真有些傻眼,她突然发现在智商上,其实她好像,可能,也许,真的和李寻欢有点差距啊!这人这才几天,居然立马就将打击什么的,都变成了让自己更加强大,更加睿智的道具,而且是绝对主动的,积极地,和她原本想的什么潜移默化,根本不搭界。

    “好吧,你说的对,确实挺有意思的,恩,那个你还想听什么?要不这样,下次我说这个故事的后续?也挺精彩的。”

    白飞飞感觉自己有点顺着李寻欢的思路走了,可是她一时半会儿还抽不回自己的脑子来,所以索性将时间拉长点,好让她回回神什么的。

    李寻欢看着难得露出几许呆萌表情的白飞飞,笑的越发的好了,他也高兴啊,这都多久了,他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伙子,居然在一个十岁的小姑娘面前被打击的,差点没有失去了所有的信心,这让他很不爽,男人的自尊心啊!就差没有变成玻璃碎片了,好歹如今总算是有点找补回来的节奏了,可不就是高兴了吗。

    “好,下次听。啊,对了白姑娘,上次你说西域的葡萄酒对身体好,我大嫂让人弄了一点回来,你明日过来尝尝吧。”

    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李寻欢又发出了邀请,适可而止?还是打一下给的甜枣?恩真不好说,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如今的李寻欢对于白飞飞那是真的很有亲近的意思。

    一个男人,好吧,还是一个男孩子,对着一个小姑娘,有亲近的意思,有较劲的意思,有好奇的意思,再加上是不是的相处,这要是说将来不可能相互处出感情来,那都让人觉得假了,所以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也许白飞飞的婚嫁问题还真的是就靠在了李寻欢身上,只是如今的这两个人,都还太小,还没有想这么多。

    。。。。。。。。。。。。。。。。。。。。。。。。。。。。。。。。。。。。。。。。。。。。。。。。。。。。。。。。。。

    一转眼,三年多过去了,这时候白飞飞已经快要十四岁了,而李寻欢也已经成为了十七岁的小伙子。在这一年,李寻欢开始了他的科举之路,从童生开始一点一点的往上考。与此同时,因为李寻欢对着江湖有了不一样的理解,在他还没有正式决定是不是投身江湖的情况下,也开始做了两手准备,其中之一,就是在江湖中筹建了一个小小的情报的组织。或许这个组织如今还很是弱小,可是只要给他一点时间,再加上他的天分,加上李家在官场上的权势,人脉,可想而知未来必定会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力量。

    而这个情报组织第一个大大的收获,谁都想不到,居然就是白飞飞的身世,这说起来也是凑巧了,李寻欢的一个情报点,那是一处茶馆,就在茶馆中,听到了某一个人当做八卦说起的一桩往事,那往事里,说有一个京城中的官员在被贬斥的途中,遇到了山贼,结果几乎全家丧生,而这山贼,据说是个女子,这在当时也是一桩稀奇事儿,最要紧的是,这个被贬斥的官员家族的人,为了报这个血海深仇,不知道悬赏了多少年,可惜愣是没人能找出这个女山贼来,最奇怪的是,当时出事儿的地方附近,后来调兵过去搜查,居然也没能找到一心半点的线索,所以有人感觉,这必定是仇家干的,为了这个,这家族中的人和当时朝堂上的对手,那是成为了死敌。

    原本这样的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