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9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其实事情到了这个份上,这些所谓的江湖中人和白飞飞已经没有了多大的关系,有兴趣那就权当围观酱油党,没有兴趣,那就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不说别人,就是白静那里,要不是家族里有人提出白静十有□□是当初杀害她全家的凶手,一定要覆灭幽灵宫报仇,她对这白静都不想搭理。

    倒不是白飞飞忘性大,关键是她穿越过来之后吧,真没有直接受罪的时候,所谓的痛苦,折磨倒是大半是记忆中的记忆,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慢慢的没有办法在让她情绪激动了。在一个不管是怎么说,白飞飞总是白静养大的,心里多少感觉很复杂,就像是杨康第一次知道自己身世的时候,对着完颜洪烈额那种感觉。

    当然,白飞飞感情复杂,受苦又是记忆中的,那么同样的,对着白静的感情自然也没有原身那么浓烈,所以对于家族说要白静付出代价什么的,也不会提出什么异议就是了。

    对于白飞飞来说,或许如今最关心的事儿,反而是李寻欢的科考,作为已经定亲的未婚妻,她感觉自己还是应该负责一些的,比如跟着李家大嫂学着怎么给科举的士子准备考箱什么的,这东西实在是有学问到了极点。

    比如说这笔好了,那必须是空心的,让检查的兵丁能确定,你这里头没有塞上什么小抄什么的,考篮也必须是单层的,没有作弊夹带的可能,砚台,墨条也一样,只能是小的,薄的,像是什么砚台下头弄个夹层什么的,这样的招式已经太古老了,只要是眼睛尖的兵丁,都能检查出来,墨条细小或者扁平的没有中间加上些什么不该有的东西的程度,这才是能合格的一次性通过的东西,不然很可能有被切开检查的可能。

    不单单是文房四宝这方面要求多多,就是身上的衣裳,那也一样需要时单层的布料,你可个穿两三件,可是必定是要单层的,不然也一样有夹带的可能,也是要被割开的。连发带都需要是这样的标准。

    带进去的点心,被切开是最常见的,谁让这东西不可能做到最小呢,可就是这样,也不能不带不是,到了里头,考举人也好,考进士也罢,那一呆就是三天,你能不吃不喝?怎么可能。

    所以还要带上一个小炭炉,只是这碳只能是完整的,没有作弊可能的那种,炉子也要检查,另外你还能带熏香,因为你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被抽中在茅厕边上,要是那样的话,若是没有熏香,即使天气冷些,味道不重,你也会被苍蝇蚊子给虐待的没有力气考试。

    很多东西,白飞飞其实在现代的时候,在网上也曾听说过,或者是在小说里,或者是在一些什么古董提篮之类的介绍中看到过,可是知道归知道,和实际接触还是有一定距离的,如今亲手一样样的准备,确实是让白飞飞大开眼界,她头一次知道这些东西有多小巧,多精致,果然所谓的手艺人什么的,还是在这个有需要才会有买卖,有发展的年代,看到的更加牛一些。不是现代人能想象的,也不是单单用文字就能表述清楚的。

    因为这是她第一次以李寻欢未来妻子的身份学准则置办这些东西,为了显示自己的心意,苏家来的老嬷嬷还建议她亲手做一件考试用的衣裳。这也算是她突击女红中的一项考核了,这让白飞飞眼角都有些抽抽。

    作为一个现代人,学什么她是不怕的,哪怕是吃苦也能接受,可是这拿针线真的是要了亲命了,她怎么感觉这针线比刀剑更加的难以掌控呢,为了缝一件衣裳,她的手已经慢慢都是小红点,全是伤痕啊!说出去都是一海碗的泪。

    你说这年头怎么就没有缝纫机呢?要是有这个,她能省多少事儿啊,就是学缝纫机也比手工缝制利索吧。

    可是白飞飞也知道,这缝衣裳已经是属于老嬷嬷顾忌她没哟从小学这些后,退了一步给的最简单的女红要求了,要是让她学什么苏绣之类的,顾忌她能直接晕过去,那简直就不是人干的活计,那一根线都要分出十几分来,就能让白飞飞眼睛全变成斗鸡眼了。

    李寻欢对于收到的这一件不怎么精致的衣服很高兴,整个人都透露出了一种兴奋的情绪,他和白飞飞认识了这么多年,对于白飞飞的喜好,性子,已经有了太多的了解,因为了解,所以他很清楚,白飞飞有多不喜欢做女红,或者说做这样一件衣裳,白飞飞会付出多少的努力,这是为了他在努力,在改变,是白飞飞用一种隐晦的方式表示出想要全力的做好一个妻子的责任的信息,他怎么可能不高兴,怎么可能不兴奋。

    甚至他感觉自己的内心被一种巨大的幸福包裹着,因为这一件衣服,他觉得他好像有了无数的勇气一样,当然也感觉到了一种责任,白飞飞为了他能这样的改变自己,做自己原本不会,不想做的事儿,那么他呢,是不是为了将来,为了成为一个合格的丈夫,也该做一些必须做的事儿?

    想到当初自家大哥说起的,一个丈夫,一个父亲该有的责任和担当,他感觉自己对于科考,要越发的重视了,因为只有自己有了功名,有了地位,未来才能带给白飞飞更加好的生活,让自己的妻儿不会受人欺负,让自己未来的孩子□□更高。

    也许白飞飞的这一件衣服确实很有些幸运的因素,因为在这一年的秋闱中,李寻欢穿着这一件衣服去考试,居然获得了头名解元的好成绩,这让整个李家的人都很是兴奋,这是李家三代十多个男子中,唯一的一个解元,虽然说上面李家老爹,还有李家大哥都是探花,是绝对的全国第三名的成绩,也是很不错的,可是却没有一个获得过解元,这个省第一名的成绩,这样的成绩,绝对是能让李家在整个省份内地位进一步提高的最佳助力。

    因为这一次李寻欢的出彩,再加上如今李寻欢的年纪不到二十岁,一时间上门询问李寻欢亲事的人多了起来,等他们知道李寻欢已经和苏家定亲之后,那一个个都忍不住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上一步,又感觉苏家人实在是手太长了,都不是本省的人,居然就把本地最好的一个人选给抢走了。

    看到这么多人看中李寻欢,白飞飞心中忍不住小醋了一下,也就是这么一下,她猛然的感觉到,或许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对李寻欢产生了占有的心里,这让她自己也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原来不是好朋友吗?原来定亲的时候,不是也只是因为这是自己能接触到的最好的人选才选的吗?怎么不一样了呢?难道说是因为定亲的关系?

    不管是哪一种关系,白飞飞觉得正视这一段关系,好好的经营她和李寻欢未来的婚姻,那都是必须要做到的事儿,所以在这之后,难得的白飞飞又费心的给李寻欢做了一个荷包,虽然只是简单的刺绣,简直就是勾勒了一个简单的线条,可是这也已经是她目前能拿出来的最好的作品了,这个东西,又一次收获了李寻欢一个大大的笑脸。

    世家子女结婚都相对比较早,一般来说,女子及笄就能成婚,男子这一方面相对的宽松些,有大有小,多半看女方的情况而定,如今白飞飞眼见着就要到了这及笄的年纪,那么这两人的婚事自然也就筹备了起来。

    按照李家大嫂的说法就是,早点成了亲,省的李寻欢以后去考试的时候,被人抢了去。这一个说法倒是让所有人笑成了一团,如今又不是宋朝,什么榜下捉婿的事儿,哪有那个时候那么夸张的。

    白飞飞要成婚,那么自然是要有苏家人来主持的,虽然因为苏家的祖宅实在是远,不方便白飞飞过去,再千里迢迢的嫁过来,只能把白飞飞如今这个宅子作为出嫁的地点,可是这不妨碍苏家人过来收拾,并且送来嫁妆。

    白飞飞的嫁妆已经被重新收拾了一遍,因为是嫁的远,所以原本她的父亲留下的在老家的田地显然是不能要了,不然光是经营嫁妆就不知道要花费多少的心思,所以苏家人索性就在这济南附近的地方,给白飞飞买下了一千亩的田地,外带一个小庄子,还有一间店铺,作为白飞飞嫁妆中的不动产。

    另外就是两大箱的首饰,两大箱的古董摆件,珍贵书籍之列,一整套的酸枝红木的家具,布料六个箱子,两箱丝绸,两箱细棉布,两箱贡缎,再加上官用的瓷器,整整四大箱子,再加上一些个什么蚕丝被,什么幔帐,帘子等等,足足不下四十抬,再加上什么压箱底的银子,连着寿衣,棺材之类的,凑满了四十八台。

    这个数字若是放到什么王公贵族中,或许实在是不算什么,甚至有些寒酸,可是放到像是白飞飞这样父母双亡,全家只剩下一个,嫁妆由族中做主的人来说,那绝对是不算少的,虽然若是真心和白飞飞那死去的父母的遗产比起来,可能真的是一半都没有到,可是作为一个孤女,家族能做出这个姿态来已经很不错了,世人听了都要竖着拇指赞一声,这苏家人做的实在是体面。

    白飞飞也很是满意,因为她已经看到了压箱银子加上一些其他的私房钱,那加起来足足有一万两,按照这个时候的地价,怎么也能再买上一千亩地,从这里可以看出,这家族真心是那她当自己的孩子再看,毕竟若是真的想要什么都不给,光是不认她,就能省下多少的事儿,多少的开销啊。

    这还不算,还有家族中各房的添妆,零零总总的,都让过来替她主持婚事的人带来了,苏家是个大族,即使不是每一个都是富有的,这样有多有少的加起来,也足足增加了四个箱子,那就是将她的嫁妆增加到了五十二台。

    再加上白飞飞在这里自己积攒下的家产,虽然不是太多,可是也能凑出不少台数来,如此一来,即使放的相对严实些,也让她将自己的嫁妆弄得更加的体面了,足足五十八抬,这简直就是整个城里最体面人家的嫡出姑娘的出嫁台数,不管是白飞飞的脸面还是李家的脸面都妥妥的有光。

    因为李寻欢在成为了解元之后,不是立马就进京赶考,而是为了保险,放在了三年后,所以他们的亲事也不是太赶,索性放到了春暖花开的三月,在春风中,白飞飞正式的成为了李夫人。成为了李园的主人。

    在这期间,还有一个小小的插曲,那就是林诗音了,这个时候的林诗音已经三岁,是李寻欢姨妈家的小闺女,当初李寻欢和白飞飞定亲的时候就曾让人送了礼过来贺喜,到了如今成亲,那更是亲自赶来了,在遇上了李家大嫂之后,还曾打趣的说道:

    “往日我还想着,将来将诗音嫁了寻欢好亲上做亲,不想你们速度倒是快,这下可好,我这主意是没法打了,要重新选一个女婿了,真是让人头疼,那里去寻一个样样都比得上寻欢的孩子去?“

    也怪不得这姨妈这样烦恼,一样是书香世家,这林家和李家不能比,人少不说,底蕴也不够看,说是书香世家,真说起来也不过是上一代曾出了一个知府而已,这姨妈的丈夫,到了如今都四十多了,也不过是个举人,眼见着官身什么的,已经是没有了指望了。

    再加上他们这个闺女那是老来女,前头生的孩子都没有站住了,如此一来,他们自然不得不担心,若是在闺女成婚前,自己先去了,那闺女该怎么办?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想着在亲戚里找个信得过的,直接定下了,将来好全托付出去。

    李家大嫂也知道这林家的情况,也知道这姨妈的心思,所以直接也给了一个主意,

    “哪里就没有了,不说别家,就是这苏家就是妥妥的好人家,如今也是亲戚了,他们家人丁也兴旺,人品也贵重,看看怎么对待寻欢媳妇就能看出一二来,如此好的人家,你还不满意?若是看着好,我必定给你找一个各方面都合适的人选来,看看,这一次可是来了不少人,连苏家嫡支的媳妇都来了,等这大事儿办妥当了,我就给你问去。“

    这一说,林家的那个姨妈眼睛也亮了起来,林家也不是不知道苏家,那可是比李家底蕴更厚实的人家,若是真的能让自家闺女嫁到这样的人家去,那她还真是放心的很呢,越是这样底蕴深厚的人家,那就越是规矩,不用担心因为以后没有了他们夫妻,自家闺女就会受委屈。

    “那好的很呢,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我多住几日,必定要给我个准信。“

    这会儿白飞飞是不知道这事儿,若是知道了,想来也会感觉雷人,若是这样的话,那么就是林诗音的命运也能彻底的改变了。不在涉及江湖,而是在更加适合她生存的书香人家生活,想来必定能活的更好些。

    当白飞飞有了第一个孩子的时候,江湖中的故事开始了,白静最先被淘汰,在快活王还有朝廷的双重攻击下,幽灵宫又一次在众人的眼中消失了,而白静也死了,还是死在不知道什么人的手里,这让整个江湖都有些动荡,毕竟就身手来说,白静绝对是顶尖的那一类人,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确实能让不少人有点感觉不安全。

    接着朱富贵突然收到了快活王的礼物,那是一个和白飞飞很有些想象的女子,柔弱,纤细,带着一种楚楚可怜的味道,美丽的像是仙女一样的女子。

    接着的故事就顺着整个电视剧的剧情再走,比如王怜花,比如王云梦,比如快活王,只是最后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