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3章 从一个梦到另一个梦里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随着宋沛流颈间的隐形束缚装置被日影所分解,脑海深处仿佛一场翻天覆地的潮汐,席卷着汇于一点,骤然爆发,扩散开来。

    宋沛流拼尽全力试图将自己的力量收回,但他的大脑就像有某个地方断了线,潜意识深处的海水炸裂一般失去了控制,分解着所有靠近他的一切。

    宋燃不顾一切伸长了手臂试图抓住他,可这就像是两颗行星的碰撞,他的指尖一旦触上宋沛流释放出来的能量,就以快到难以想象的速度被分解。

    “沛流——”

    宋沛流惊恐地向后退去,远离宋燃,撞入了身后日影的怀中。

    日影抬起如同流沙般涣散开的胳膊,勒住了宋沛流的脖颈,覆在他的耳边轻声道:“你真的那么天真的以为我给你的是‘金色潘多拉’?它真正的名字是‘禁钥’……”

    宋沛流的眼睛陡然睁大,他侧过脸来,眼中的日影唇角勾起残忍的笑意,勒住自己脖颈的那只胳膊也被分解殆尽,他的躯体完全失去了聚力,又或者只是他完全放弃。

    “如果你对他真的那么重要,他会不顾一切靠近你……比这世上所有人都接近……成为最后被你分解的人。”

    “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这么做!”宋沛流很想拽住日影问个清楚明白,但他的手指划过的却是一片虚无。

    日影在宋沛流的耳边轻声道:“因为……我想被你分解……”

    当宋沛流反应过来的时候,日影已经完全消失了,他脑海深处的力量却在不断地膨胀。

    而宋燃却不断地抵抗着宋沛流的力量,宛如乘风破浪的帆船,被飓风撕扯,被巨浪排挤粉碎却始终不肯放弃,他伸长了手臂将骨骼拉伸到了极限,只为了触碰宋沛流。

    宋沛流却只能不断地远离,用尽全身力气呼喊:“马上离开这里!现在就离开这里!我体内的是‘禁钥’!”

    “禁钥”是通过“金色潘多拉”衍伸而来的另一种针对亚瑟的药剂。亚瑟的能力之所以与普通人不同,是因为大脑中某个部分被进化开发,而“禁钥”能切断的是神经与这部分大脑的联系,这意味着亚瑟的能力将失控。

    能力一旦失控,将会成百上千倍地释放,就像一颗行星的毁灭,吞噬周围的一切之后骤然坍缩。

    正因为这种药剂的可怕,三百年前,各个象限的领主们签订了条约,那就是绝不会继续这种药剂的研究。

    而“禁钥”的真正名字就是“禁忌的钥匙”。它会打开亚瑟大脑中的那一扇禁忌之窗,而这扇窗将永远无法被关闭,直到宿主自我毁灭。

    没有人想到日影会继续这种药剂的研究,更没有人想到,他会将它用在宋沛流的身上。

    “我叫你走啊——滚远一点!”

    四周的一切都在被毁灭,原本向着四面八方碎裂开的金属星球残骸被宋沛流的力量所波及,瞬间化作肉眼无法看见的微粒。

    宋燃的愈合速度已经快要跟不上宋沛流的分解速度了。

    宋沛流根本无法看着这一切,不断地后退,一次又一次地试图控制自己的能力,但这股力量已经完全不属于他自己。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所有接近他的事物被摧毁。

    宋枭派出的穿梭舰不过刚刚来到宋沛流释放的能量边缘,就被吞噬,消失不见了。

    “发生什么了!二哥怎么了!”

    宋枭眼睁睁看着眼前完全超出预料的场景,试图驾驶“崩裂”接近对方。他打开了防御力场,即便是通过系统,他也能感受到宋沛流濒临枯竭的能量释放方式。

    “宋沛流的能力已经失控,宋燃试图用自己的能力来束缚他,否则继续发展下去,他最终分解掉的只会是他自己。”奥兹对宋枭说。

    宋枭看着系统中测算出来的能量值,甚至超越了巅峰时代的宋燃。

    这样的情况下,宋燃真的能阻止宋沛流吗?

    可就算能阻止一时,只要宋沛流无法控制自己的能力,宋燃又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这就像是一场双重消耗,宋沛流无法克制地挥霍着自己的生命,而宋燃则豁出一切只为了阻止这一切,一旦宋燃的力量消耗殆尽,他将无法阻止自己被宋沛流分解。

    宋枭向后靠去,茫然道:“为什么会这样?我们来到这里……不是为了这个结果……”

    “宋枭,如果你认为这是结果,这就是结果了。但只要你相信这并不是最后的结果,那就还有其他的可能。”奥兹说。哪怕是在这生离死别的时刻,他依旧冷静。

    宋枭咽下口水,奥兹的话让他镇定了下来。

    一定有什么是他可以做到的!一定有,现在赶紧想,他可以想到的!

    “别再靠过来!为什么你始终不听劝!回去!回到‘崩裂’!带着宋枭离开!别让他看见我现在的样子!”宋沛流拼尽全力地呼喊,他只希望宋燃不再那么执着,如果这是他人生的最后一刻,他只希望能够轻松一点,“难道你希望十三年后的再次相见就让我眼睁睁看着你被分解吗!”

    他的一生都在守望,他的视线他的思考都不曾真正属于自己。

    只要宋燃肯离开,他就能放下一切,安然地享受这完全失控的感觉。

    “所以你觉得因为这对我不是十三年,我就能容忍你分解自己?为什么不看着我,宋沛流?”

    宋燃的眉头紧紧蹙起,就连声音也是从齿缝之中挤出。

    他硬生生将宋沛流的力量分开,挤向他的所在,每一丝一毫的靠近,都要拼尽全力。

    他们之间的时差,如果放弃此刻,那就永远无法追回。

    宋沛流咬牙切齿:“我叫你滚啊!就当做给我一点属于我自己的时间!你就不能给我一点自由吗?”

    眼前这个男人的存在,就像一条无形的轨迹,限制了他前行的方向,束缚了他的目的地。

    偶尔……也让自己任性地脱轨一回吧。

    “我问你为什么不看着我!”

    宋燃的力量席卷着某种压迫感,不断地渗透,他就像一颗流星,在撞入大气层的同时,毫无顾忌地疯狂消耗着自己。

    “我为什么要看着你?你能不要那么自私吗?凭什么我必须一直看着你!”宋沛流终于撕心裂肺地吼了出来。

    泪水还未及从眼中滑落便被分解。

    他一向严谨自律,但此刻却疲惫不堪。

    “因为我正看着你。如果连你也消失……那么我将看向哪里?”

    宋燃的手指终于触上了宋沛流的额角,那一刻,所有麻木的感觉恢复了颜色,鲜活地涌入他的脑海,席卷他所有试图埋藏的情感。

    从他八岁那年,第一次被带到了宋家,见到那个撑着下巴盘着腿悬浮在空中,用狡黠的眼眸盯着自己的少年,他就被他完全吸引了。

    他带他驾驶穿梭舰,遨游九天之外。

    他会将自己咬了一半的苹果塞进他的嘴里,明明只是恶作剧,却用一本正经的语气说凡是自己有的一定会分他一半。

    他会在日光温暖的午后靠着他的肩膀睡着,醒来时将口水擦在他的肩上,然后无所谓地揽着他的肩膀说“是兄弟就是要忍受彼此的坏习惯”。

    他伸了个拦腰,望着满天星斗说:“嘿,沛流!我们要设计一艘最厉害的星舰,去别人没有去过的地方,做别人没有做到的事情!”

    于是,他的梦想也成为了宋沛流的梦想。

    一切对他来说轻而易举,所有他的畅想,最终都成为了现实。

    宋燃的表情是坚定的,宋沛流仔细地描摹着他的眉眼。

    “宋燃,我知道什么是疼痛的感觉。一直都知道。”

    宋沛流的身体不断地向后退去,越来越快。

    宋燃咬紧了牙关紧追不舍:“你在胡说什么呢!”

    “亚瑟是有痛感的。心痛的感觉就像愈合的能力一样,是普通人的成百上千倍吧……每一次我分解你的发丝,你的肌肤……你身体哪怕最微不足道的地方……我都会心痛。”

    宋燃脸上的表情扭曲了起来,痛苦与不甘交织,执着从他的双眼扎根自脑海深处不可撼动。

    “你说这些是没用的!”宋燃嘶吼出声,他抛弃了所有的惬意自得,眼中满是狰狞。

    “如果你真的想要救我,就不要再用你自己来伤害我了。”

    一直回避着宋燃的宋沛流,终于看向了他。

    他的眼眸是平静的,他已经做好了准备迎接那个结果。

    他扯起一抹笑容,一向凝重的眉眼缓缓舒展来开。他退离的速度越来越快,仿佛随时将沉没于黑暗之中。

    “不——不——”

    宋燃惶恐了起来,不顾一切冲了过去。

    他放弃了对宋沛流力量的束缚,不顾一切地接近他,他的身体每一刻都脆弱无比,他接近的速度是舍弃一切追逐着毁灭,终于在即将崩溃的那一刻一把抱住了宋沛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