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4章 多年之后的重聚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宋枭与奥兹驾驶穿梭舰来到了第九象限的深处,终于找到了“凝望”。

    他们进入了“凝望”的通道之中,宋枭呼出一口气,苦恼地说:“哎呀,没有二哥的基因密码,我们打不开它……”

    “你的基因密码可以打开它。”奥兹的回答很肯定。

    “真的吗?”宋枭将手覆上去,通道的门竟然真的打开了。

    宋枭惊讶地看着奥兹:“你怎么知道?”

    “宋沛流跟在宋燃的身边那么多年,自然会把他的习惯当做自己的习惯,他的理念当做自己的理念。”

    宋燃习惯给所有自己制造的星舰都为宋家的人留下一个“后门”,宋沛流也继承了这个习惯。

    宋枭与奥兹一起,进入了“凝望”的驾驶舱,当灯光亮起的瞬间,宋枭惊讶地发现驾驶舱竟然十分完好。

    他走过“火种”的位置,疑惑地说:“为什么会这样?我记得驾驶舱已经被日影破坏了啊。”

    “因为这里对于宋沛流来说很重要。”

    所以日影也想将这艘星舰完整地还给宋沛流。

    “我真的不知道日影到底想要什么。”宋枭闷闷地说。

    奥兹在“火种”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一把将宋枭拽了过去。

    宋枭完全不设防地踉跄着,奥兹托住他的腰,将他一把抱了起来,宋枭没有施展自己的力量去抵抗,而是坐在了奥兹的腿上。宋枭的耳朵瞬间红了起来。

    “喂!这里是‘凝望’!”宋枭一本正经地说。

    “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是我弄坏了任何你觉得重要的东西,都会尽我所能将它修复得看不出裂痕。”

    “然后呢?”

    “然后,希望你会原谅我。”

    “……说的好像日影也想得到二哥的原谅一样。”宋枭低下头,闷闷地说。

    奥兹抬起下巴,轻轻吻在宋枭的鼻尖,他的气息拂过宋枭额前的碎发,好似掠起某种思绪。

    “没有谁会真的想自己爱的人恨自己的。”

    “所以如果我要是爱上了别人,你也会放我走吗,因为你不想我恨你嘛!”

    宋枭也很想知道一向冷冰冰的奥兹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放你走,我能做到的就只有一件事。”

    “什么?”

    “继续爱你。”

    这是宋枭第一次听奥兹如此直接地说出他爱他。

    宋枭扯着唇角笑了,他的手指抚过奥兹的眉眼,比以往任何一次都仔细地描摹着。

    “就算我永远不会回头爱你?”

    “不要说永远,谁知道‘永远’有多远?”奥兹回答。

    宋枭笑了,这就是奥兹,刚有的一点浪漫瞬间就没有了。

    “但是日影会在宋沛流的身上使用‘禁钥’,也许就是因为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得到他,所以不如给宋沛流一个机会,结束他对宋燃的这钞凝望’。”

    宋枭顿了顿:“所以他一直都认为大哥是不会让二哥死的吗?”

    “日影已经死了,我们谁也不知道他真正的想法了。但我们现在能做的,是给‘凝望’一个星核。”

    奥兹环在宋枭腰上的手指勾出他别在那里的星核,缓缓放入了能量匣中。

    正艘星舰的系统开始启动,黑暗的空间刹那间灯火通明,仿佛瞬间成为这片黑暗宇宙的中心。

    “你应该也有这艘星舰的‘火种’资格。”奥兹说。

    宋枭转过身来,果然成功进入了它的系统,他的唇上扯起一抹笑:“好——我们现在就带着‘凝望’回家!”

    所有的视线都会有迎来它的终点。

    “等等……奥兹,这艘星舰上好像还有其他人!”宋枭通过系统扫描发现了生命迹象。

    “我们去看看。”

    宋枭与奥兹来到了星舰的医疗室,在那里发现了一个无菌舱,而舱内躺着的那个人让宋枭大吃一惊。

    “是邵沉!他怎么会在这里?”

    奥兹打开这个无菌舱的系统,发现它与这艘星舰是完全独立的,在星舰没有能量的情况下,它依旧在独立运行着。而这个无菌舱的启用时间是在十三年前。

    “也就是说……这里的邵沉是真正的邵沉?”宋枭难以置信地看向奥兹,“我还以为邵沉已经被日影杀死了呢!”

    “邵沉在宋燃失踪的那场战役里,担任的是‘凝望’的舵手。也许日影是真的想要把所有属于你二哥的,无论是星舰还是最为在乎的部下,都还给他吧。”

    宋枭无奈地笑了:“所以你说……日影所假扮的邵沉对我所有的宠溺到底有没有那么一点点的真心?”

    “他已经不存在了,所以不要去追求不可能确定的答案。”

    宋枭的鼻子酸了,他轻轻捶了捶那个无菌舱,对躺在里面的邵沉说:“你这家伙睡的可真爽啊!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全都被你省下了!”

    奥兹读取了邵沉的身体数据,此刻的他很虚弱,必须得到养分的补给,他们必须即刻返回。

    “凝望”终于与“崩裂”和“双子星”再度聚首。

    里昂发出一声感叹:“这样的三艘星舰要是成为一艘舰队,一定在宇宙中没有对手了!”

    而当宋枭与奥兹将邵沉带回来的时候,凌颂完全惊呆了。

    他的手掌覆在无菌舱上,眉心耸动:“我……真的没有想过还有再见到他的一天。当我听说日影假扮成他潜伏在宋家的时候,就以为他已经死了!”

    “现在我们就要让他醒过来!”

    宋枭推着无菌舱来到了医疗室前,当他打开那扇门的时候,他以为宋燃此刻一定还沉浸在颓然之中,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宋燃已经在系统里分析霍夫曼先生所采集的血样了。

    “大哥……你在做什么?”

    “还记得‘雀鸟’病毒吗?”宋燃头也没有抬。

    “当然记得。”宋枭的眼睛亮了起来,“你想要研究出适配于二哥的‘雀鸟’病毒?”

    “‘雀鸟’病毒只能暂时封禁亚瑟的能力,暂停大脑的发育,但是沛流控制亚瑟能力的神经已经被完全损毁了,这种切断是不可逆转的。”

    “那我们要怎么办?”

    “除非,沛流根本不再是亚瑟,而是一个普通人,这就从根源上解决了这个问题。”宋燃脸上的表情是肃穆的,他已经完全沉浸在研究之中了。

    “大哥,你打算怎么做?”

    “终止沛流大脑里属于亚瑟的部分。”

    如果是普通人,一定会问宋燃是不是疯了,但是宋枭却觉得这个超赞的主意,只是这将会是一场可能永远没有尽头的运算。宋沛流是少有的高阶亚瑟,他的基因的复杂程度超过宋燃所计算过的所有难题。

    “虽然不想打搅你的研究,但是我想告诉你,我和奥兹把‘凝望’带回来了!”

    宋燃终于抬起头来:“你把‘凝望’找回来了?”

    “不仅如此!我还把邵沉也找回来了!他就在‘凝望’上!”

    宋燃骤然起身,快步来到了无菌舱边:“真的是邵沉!当初是我让他离开‘崩裂’,去到‘凝望’上。那是沛流作为‘火种’驾驶的第一艘星舰,我希望它的驾驶舱成员像‘崩裂’一样无可挑剔,所以我请邵沉担任他的舵手。只是我没有想到即便我将‘凝望’推出了那个虫洞,邵沉竟然被日影所替代……”

    “不说这么多了!快点让邵沉醒过来吧!我真的很好奇,真正的邵沉到底是怎样的?”

    想起那八年,日影对自己的千依百顺,是不是真正的邵沉也是这样?

    宋枭越想越期待了。

    “能够再见到老部下,也让我有种……不知道该怎么描述的喜悦。”宋燃设定了参数,营养液进入了邵沉的体内,几分钟之后,系统显示邵沉沉睡的大脑开始波动,他倒抽了一口气,猛然间睁开了眼睛。

    仿佛溺水之人终于上了岸。

    “嘿,老朋友。”宋燃站在无菌舱边,挥了挥手。

    邵沉长久地看着宋燃,良久才开口道:“我……在哪里?我记得……我被影子军团突袭,日影出现了,我不是他的对手……”

    意识到了什么,邵沉猛地坐起身来,整个人陷入了慌乱:“舰长怎么样了!日影呢?他有没有对阁下做什么!舰长到底……”

    当邵沉的目光越过宋燃看见不远处躺在另一个无菌舱里的宋沛流时,他睁大了眼睛,抬起双手用力地抓着自己的头发:“是我的错……我没有抵御住影子军团……我让日影得手了对吗?您一直嘱咐我,要我保护好舰长,要我成为他的后盾……我没做到!我竟然没做到!”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