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7章 星舰“梦游者”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宋枭极为用力地忍耐着,用眼睛仔细地看着。

    早就被植入他眼球中的传送器将显示在全息系统中的数据一字不落地传送了出去,里昂就通过这些数据开始分析这艘星舰的所在。

    宋枭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是他能猜出来,这艘星舰就是“梦游者”。

    当时他还在瑞文蒂诺学习的时候,沃姆温德的科学院正在研究一艘新型星舰,能够自动在星际中寻找能源,而它的功用就是星际监狱,无论是怎样棘手的罪犯,一旦被锁入这个监狱,将难以有逃脱的可能。它将会隐秘自己的行踪,不给任何劫狱者机会。

    只是还没有研究成功,宋枭就离开了沃姆温德了。

    当高缇耶连结入那星舰“梦游者”的内部,发现温德·法恩的双手仍旧佩戴着制约亚瑟能力的磁力装置,麻木地坐在房间里,周边被影子军团以及磁场所环绕的时候,他骤然醒悟过来,这一切都是让他主动去确认温德·法恩所在的陷阱。

    “糟糕!”高缇耶迅速通知星舰上的影子军团立刻转移。

    系统被关闭,但是宋枭知道,这些时间已经足够里昂锁定那艘穿梭舰的所在。

    “我们现在就要离开暮色!”高缇耶的手指握紧。

    “陛下?”宋枭故意露出不解的表情。

    “现在‘崩裂’一定已经去狙击‘梦游者’了。如果要逮住宋枭那个小子,这就是一次最好的机会!”

    高缇耶迅速回到了驾驶舱,就在他准备打开虫洞的时候,忽然对一旁的宋枭说:“给我倒一杯苦艾酒,我需要清醒一下。”

    “是的,陛下。”

    就在宋枭转身的刹那,高缇耶从他的身后袭来,他还未及退离,就被对方猛地按住。

    他向后栽倒,而高缇耶则按压在他的身上,膝盖顶住他的胸骨,那力道简直要将宋枭挤碎。他的笑容癫狂之中极具压迫感:“没想到你还真的敢潜伏到我的身边来!”

    “陛下,您在说什么?”宋枭按捺住自己的心跳,用平静的语气问。

    “真正的康斯坦丁是不会在我即将进行星际穿越之前,给我倒酒的。他总是提心我,在驾驶星舰的时候要保持百分之百的专注力!”高缇耶侧过脸来,视线如同刀片一般掠过宋枭的脸,“你是什么时候代替康斯坦丁的,宋枭?”

    宋枭愣了愣,心中瞬间懊丧不已。

    自己一个不小心就露出了马脚。

    他周身的能量在瞬间凝聚,猛地脱离了高缇耶的桎梏,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用轻松的语气问:“哦?那么新王陛下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呢?”

    高缇耶缓慢地一步一步绕着宋枭走动,如同已经盯上猎物的猎人,极有耐心地等待着猎物露出马脚。

    “因为康斯坦丁是离我最近的人。他并不是亚瑟,看不懂我所操纵的系统,所以我对他的警戒心也是最小的。那段宋燃和温德·法恩在一起的视频影像是你伪造的吧?目的就是为了让我在慌乱之下联系‘梦游者’来确定温德·法恩是否还被囚禁,这样你的人就能借着这些数据来定位‘梦游者’了。可是如果不是在我身边的人,如何得到这些数据流呢?康斯坦丁是最好的选择。”

    “哦,所以您开始怀疑一直跟在您身后的我了。”宋枭摇了摇头,“啧啧啧,真可惜,我还打算借着您的‘王座’去会一会‘梦游者’呢!”

    “如果有你在我的手上,温德·法恩已经不再重要了。”高缇耶扯起了唇角。

    宋枭的脚尖在异铯金属地面上点了点,“那么您觉得‘王座’能困住我吗?”

    他能从西维尔的“深渊”全身而退,更何况是宋燃所设计的“王座”?

    “你以为现在的‘王座’……还是从前的‘王座’吗?”高缇耶笑着,手指在空气中轻轻一点,全息系统显现,他开启了一道防御,而这个程序是原本系统中所没有的。

    瞬间,整艘星舰的驾驶舱进入紧急状态,被磁场所覆盖,而宋枭发现这种磁力渗入了异铯金属的原子之间,令他无法轻易地穿透离开。这样的磁场将耗费巨大的能量,高缇耶还真够舍得!

    “哦……妈的……”宋枭已经许久没有骂娘过了。

    当然,这比起他用亚瑟的能力压缩异色金属原子还是不够狠。磁场的能量是暂时的,但是“崩裂”上以亚瑟的能力所压缩的异铯金属却能长久不崩毁。

    “所以,这里只有我和你。现在,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高缇耶在‘火种’的位置坐下,宋枭唯一庆幸的是他的舵手、狙击者还有机械师还没来得及赶来。否则以一敌四,宋枭的尿性绝对弃械投降。

    高缇耶取下了左手的戒指,让它悬浮在了空中,下一秒便释放出磁场,成为磁力捕捉器高速旋转着撞向宋枭。

    宋枭待在原处表情从容,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直到那只捕捉器就快触上他的脖颈,他只是微微侧过头,它便被分解掉了。

    高缇耶拍了拍手:“好像真的比五年前厉害了不少啊!”

    宋枭没有与他继续耗费时间的打算,他的目光沉冷了下来,集中了自己的力量,碾压着空气,如同超新星爆炸一般涌向高缇耶,那股力量强悍、劲力十足,高缇耶的发丝被拉扯着分解,他的面部出现了一道一道的纹理,身体仿佛风沙之中的残像。

    宋枭的力量撞向驾驶舱的四面八方,仿佛要突破所有的束缚冲向宇宙。

    高缇耶抬起胳膊挡在面前,握紧了拳头用力一震,两股力量撞击的瞬间,整个空间扭曲了起来。

    高缇耶望向宋枭的目光变得狠厉,这个少年的成长确实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料。

    “高缇耶,我还没有使出百分之百的力量呢,你确定这里的磁场能拦住我?”

    宋枭露出了嚣张的笑容,这张原本属于康斯坦丁的脸上出现了属于宋枭的表情。

    高缇耶的眼睛骤然变得空洞,一股宋枭从未感受过的力量爆发而出,它并没有横冲直撞,而是完完全全朝着宋枭凝结,如同一道又一道沉重的枷锁,如同一个星系的坍缩,他的力量顷刻间涌入的血液,挤入宋枭的细胞之间,宋枭低下头来,咬紧牙关要将这股力量挤出去,但是它却越收越紧。

    身体仿佛不属于自己,宋枭甚至无法站稳,他单膝跪在了地面上,磁场发出嗤啦啦的声响。

    除了宋燃,他从没有在任何亚瑟的身上感受到这样让自己濒临灭亡的压力。

    “怎么样,你还觉得你能离开吗?”高缇耶伸出手,拽起宋枭的发丝,冷冷地问。

    宋枭盯着高缇耶的双眼,讽刺地说:“要是宋燃知道你竟然敢拽我的头发,他一定会把你的眼睛戳下来!”

    “不如你告诉我宋燃在哪里呢?”

    “宋燃在哪里我不知道……不过过去的五年里,一直和我玩着现在这种游戏的人,就是他!”

    高缇耶的目光一颤,只感觉到身体中不知道何时被一股力量渗透,他扣着宋枭发丝的指尖在发麻,他的血液仿佛要凝固,甚至于心脏的跳动也被遏制一般。

    宋枭如同破茧之蝶,缓缓脱离了他力量的掌控,悬浮而起。

    因为使用了太多亚瑟的力量,他体内康斯坦丁的力量正在失效,黑色的发丝蜕变而来,俊美的五官,眉眼之间的神韵仿佛落入杯中的陈酿,一个流转便将所有的视线席卷而去。

    他的身体在空中划出一个半圆,跃过高缇耶的头顶,在那面对面的刹那,高缇耶仿佛被那双眼睛拽走魂魄。

    “宋燃!”

    高缇耶伸出手,却根本没有碰到对方。

    而宋枭的脚尖却点在了墙壁上,骤然一个用力。

    墙壁呈现旋涡状,仿佛巨大的浪涌酝酿于其中,被磁场所禁锢的异铯原子在那一刻蠢蠢欲动。

    “就让我看看你的磁场有多强大!”宋枭的笑容依旧嚣张。

    他所释放的巨大能量与整个空间里的磁场共振,原本因为磁场力量而牢牢聚合在一起的异铯原子仿佛也来越脆弱,墙面上竟然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纹。

    “你就算出去了也不可能离开!”

    下一秒,墙面被震开,宋枭如同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所吸走一般一层一层脱离“王座”,高缇耶冲了过去,看着宋枭从那个空洞陷入宇宙深渊。

    他展开双臂,发丝凌乱却有着别样的美感,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睛,但是他唇角的那一抹笑,却如同刀刻一般让高缇耶的眼球剧烈地疼痛起来。

    当拥抱自由的时候,他和宋燃有着极为相似的表情。

    “王座”被迅速修复了,高缇耶启动了防御力场,试图将脱离了“王座”的宋枭囚禁于其中。

    但是令高缇耶没有想到的是,一艘穿梭舰骤然显现出来,舱门打开,宋枭稳稳坐了进去。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