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殊死一搏 2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郭衍神色凝重,认真道:“母亲,如今的局势,我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希望你不要阻止。”

    郭夫人神色愕然,随即便沉默了。郭家的每一个人,都静静的等待着。此刻在这大厅之中,是一片的死寂,就连那福儿也是瑟缩在那里,一个字都不敢说了。不多时,便听见轻轻的脚步声,纳兰雪出现在大厅门口,她满身白衣,一步一步地走了进来。她只是向厅中的众位长辈从容行礼,随后她便向郭衍道:“找我来有什么事么。”

    郭衍深深地望着她,目光之中是说不出的复杂,他开口道:“是,我今日有话要说,你坐下吧。”

    纳兰雪坐到了一边,却是离陈家人远远的,神色十分的平静,让人丝毫也瞧不出那一双静谧的眸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人都到齐了,元烈的目光在众人面上环视了一圈,却是轻轻一笑,来这一场戏,今天终于演到了最高潮。

    在众人的沉默之中,郭衍终于道:“那一年,我在战场上受了伤,又和自己的副将失散了。不得已,只能乔装打扮,化妆成普通的士兵,想要找一户人家养伤,后来收留我的,就是纳兰雪。在那三个月之中,我逐渐喜欢上了她,并且向她表白,原以为她不会喜欢我这么一个刀口舔血的人,可是最终她的回答却让我欣喜若狂。短短的相处,我们就已经私定了终生,这件事情,后来被纳兰家发现了,让我意外的是,纳兰老爷并没有责怪我,他默许了我和纳兰雪的婚事,只不过特意嘱咐我,不可以负了她的女儿。为了让纳兰家放心,我写了一纸婚,保证一年之后,将会来迎娶纳兰雪,后来因为战事紧急,我就匆匆回到了军营之中。这件事情十分的隐秘,除了写信报给父母亲知晓外,我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但是后来因为母亲生病,所以我急忙赶回了大都,也就是在那时候我才知道,冰冰非要闹着嫁给我的事情。”

    当郭衍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神情已经带了一丝说不清的自嘲:“当时我闹得很凶,死活也不肯迎娶冰冰。有一天晚上我独自一人意图想要离开郭家,去寻找纳兰雪,可是就在那一天却是被母亲发现了。我以为她会责怪我,甚至告诉父亲,可她只是替我整理了行装,又塞给我银票,告诉我以后要好好的对待纳兰姑娘,不要辜负她,不管在何处生活,都不要再回到大都来。等我策马走出了二百里,到了天亮的时候,我才猛地惊醒,不能就这样离开大都,母亲可以放我走,是得到了父亲的默许,他们是出于一片爱子之心,同样的,我对郭家也负有责任,我不能那么自私,我必须为他们着想。我爱纳兰雪,可是我也爱郭家的每一个人,我不能眼睁睁着我的亲人,因为我而受到责难。所以,我给纳兰雪写了一封信,告诉她,我已经不能再娶她了。而后我就回到大都,迎娶了冰冰,后来发生的事情,其实你们都已经知道了。”

    陈冰冰着郭衍,那神色之中似乎有说不清的痛楚。

    纳兰雪神色平静,她可以理解郭衍当时的心情,也可以想象他做出这个决定是多么的艰难。可是,她依旧不能原谅他。正因为这份不原谅,才促使他们走到了今天,如今,已经再也回不了头了。

    李未央着郭衍,忽而笑了,她五官十分的美丽,鲜少有尖锐的表情,可是此刻唇角轻轻一扬,却是笑得异常冷酷。在那冷酷的笑容之中,薄唇扯出优美的弧度,一字字尽是冰凉:“二哥,害你的人是谁?”

    郭衍的脸一下子变了颜色,他垂下了眸子,一言不发。

    “二哥,事情刚刚发生的时候,我猜你就知道了一切,可是,你却什么都不肯说,是因为你对这个人十分的愧疚。你——早就猜到是谁吧。”

    郭衍叹了一口气,他几乎不能抬起头来向自己的妹妹,其实,他知道的并不多,是直到今天,他才敢确定心中的猜测。

    李未央缓缓地走了过去,长长的裙摆在地面上划过,她平视着对方,冷声地道:“二哥,我希望你将一切都说出来,将你心头的怀疑说出来!”

    面对如此咄咄逼人的李未央,就连郭衍也不禁颤动了一下。

    郭夫人充满疑惑地着李未央,她根本不明白李未央为什么突然这样逼问郭衍,她开口道:“嘉儿,你究竟和你二哥说什么,为什么我都不明白呢?”

    李未央转过了头,她的声音变得极为冰冷,甚至隐隐压抑着一丝从未有过的愤怒,她开口道:“能够让二哥如此愧疚的人,能够让他明知道一切却不肯说出来的人,这大厅上,还有第二个么!”

    众人的目光全部唰地一下落在了纳兰雪的身上,纳兰雪并没有被李未央的气势吓到,她只是微微一笑道:“郭小姐的意思,是在怀疑我吗。”

    郭夫人吃了一惊,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地道:“嘉儿,你这怀疑是不是也太匪夷所思了。”

    李未央却没有向其他人,她只是盯着纳兰雪:“纳兰雪,每一个人做事都有自己的理由,可是当一切的真相被拆穿的时候,至少要有承认的勇气。怎么,你敢做却不敢当吗。我刚才所说的一切,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心里最清楚了!”

    她轻轻的一句话,却令得纳兰雪呼吸一窒,随后静了下来。纳兰雪望着李未央,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笑意,只是那笑容却是说不出的淡漠。很久之后,她才开口道:“你果然是个很聪明的女子,世上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的眼睛。好,那我想你究竟知道了些什么,说吧,将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

    李未央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是以为自己很聪明,所以我才相信这世上没有人能够欺骗我,可是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我错了,从一开始你遇到我,为我治病,就已经是一个圈套了。不,或许还更早一些,从太医在我的药中动了手脚,到我的病情加重,到你遇到我,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戏,是么。”

    郭夫人完全震惊地着李未央,就在不久之前,李未央和纳兰雪感情还是十分的要好,如同至交好友一般,可是现在李未央口口声声的指责,让郭夫人根本就没办法反应过来。随即,她的表情一瞬间就变成了愤怒:“纳兰姑娘,嘉儿所说的是不是真的?”

    纳兰雪轻轻地一叹:“郭小姐错了。”

    李未央扬眉:“我错了,哪里错了。”

    纳兰雪只是平和微笑道:“事实上早在草原之行前,我就已经注意到了你。”

    她这样轻轻的一句话,将整个大厅的气氛变得十分的阴沉肃杀。

    李未央的眼底闪过一丝异色,然后慢慢地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

    纳兰雪静静地望着她,脸上从始至终是带着笑意的。

    李未央又继续说下去,她的表情起来十分的镇定,但此刻缩在袖里的手指也在不受控制的握紧了,声音宛如缠绕在地底多年的种子,挣扎着终于浮出了地面:“你替我治病,然后寻来郭家,明明知道二哥已经娶了妻子,却还是转身就走,故意引起我对你的好奇,诱我追踪而去。然后,还安排了与裴徽的相识,故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