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手眼通天 2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就在此时,众人突然听见一曲玉笛之声,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仿佛在辽阔的天际,人的遐想在不停的游转反复,紧接着只听到琵琶、羌鼓、丝竹之声依次传来,这吹弹之声听起来十分动人,而且演绎出了一种虚无飘渺的意境。再加上因为编排巧妙,琵琶、古琴、笛音,相辅相成,十分美妙,仿佛是从夜空之中传来的天籁之声,浑厚而又细腻,绕于人的耳旁久久挥之不去,有一种飘飘欲仙的韵味。

    场上稍寂片刻,就见身着彩衣的少女依次而出,仔细一瞧竟有九十四人之多,其中,最中间的一个女子身披红色纱衣,摇曳着长袖,被簇拥着走了出来。场面上加这白红衣舞者共有九十五人,集合了九五之尊之意,就见到这红纱女子在众位舞女的簇拥之下,进进退退、曲转盘旋、环绕妩媚。明明舞蹈者众,又都穿着十分艳丽的衣裳,可其他九十四人却无论如何也及不上居中一名女子的舞姿。远远望去,红纱女子身姿轻盈旋转,恍惚红云飘舞,集齐前进,那纤纤素手,似柳丝一样娇美和柔软,红色的衣裙飘飘飞起,仿佛一团魅惑人心的火焰,飘浮在夜空之中。

    李未央瞧了一眼,只觉得那女子美目流盼,有说不尽的娇美之态,舞袖翻飞,更是道不明的万种风情,再加上那华丽繁复的舞曲,更叫人心头动容。在场的文武百官和女眷们都呆了,直觉这个女子舞姿魅惑,可神态却是无比的高贵,分明是广寒宫的仙子下凡嘛!

    李未央面上露出了一丝若有所思的微笑,只听见旁边的郭夫人道:“这就是葛丽妃了。”

    李未央肯定了心头猜测,更加仔细地向那往葛丽妃望去,在那如纱如雾的飘渺仙境之中,玉笛声声悠扬婉转,令人几乎怀疑此为瑶台或是群玉山头,那一朵红云,徜徉在仙境瑶池,显得那样的夺目,那样娇贵,叫人没有办法转移眼睛,原来这就是葛丽妃,那般受到皇帝的宠爱的妃子!

    歌舞之中,无人注意到旭王元烈仿佛酒醉,悄然离席。

    等到葛丽妃停了舞,盈盈地走到皇帝面前,躬身行了礼,皇帝脸上第一次露出笑容道:“爱妃的舞蹈果然是出众!”

    葛丽妃微笑浮现了在面庞之上:“陛下谬赞了,臣妾愧不敢当,不过博君一笑尔!”她身为皇帝的宠妃,竟然能够放下身段,在中秋佳宴上献舞,一则见其受宠,二则见其豁达。

    皇帝哈哈一笑,难得眉目舒展,大声道:“来人!赐爱妃明珠百斛!”

    这句话说出来,葛丽妃顿时面上带了笑容,谢了恩这才坐回了自己位子上。旁边的周淑妃一双黑溜溜的眸子住了她:“难怪妹妹这么长时间来都避而不见,原来是独自偷偷地编排歌舞,要在今日大放异彩呀!”

    她说的话便是和气,也让人觉得芒刺在背,葛丽妃淡笑不语。

    周淑妃见她不答,却并不收敛,只是继续道:“妹妹肯下这番功夫,难怪独邀圣宠!”这话中无限讽刺,葛丽妃眉心终究一动,只是微微一笑道:“臣妾愚钝,淑妃娘娘谬赞了!”

    淑妃勾起唇畔,掩住眸子里的轻蔑,轻描淡写地道:“只不过这等微末小计,也敢拿出来在大庭广众之下献丑,实在是贻笑大方!”

    葛丽妃不觉微微变色,周淑妃心中得意,小心翼翼将笑容抿于矜持的双唇之间,淡淡地道:“妹妹毕竟身居妃位,下一次这等伶人做的事,还是不要再为这了。”

    葛丽妃挣了挣,唇角缓缓拉出一丝弧度道:“歌舞之道是臣妾排遣寂寞的好法子,姐姐不妨试一试,毕竟你清闲的日子可比臣妾多多了……”说到这里,她突然停下来,笑容中别有意味,“慧妃娘娘您说是不是?”

    郭惠妃隐约察觉到对方这番话有些不同寻常,分明是在讽刺周淑妃不得圣宠,却又故意拉上自己一起。到周淑妃面色一变,郭惠妃的眸子转了过来,住葛丽妃依然微笑,不轻不重地道:“丽妃妹妹这一曲舞跳的很好,陛下也很喜欢,以后若是有机会不妨将这一身绝学传给宫中的人,以便她们都能分些陛下的宠爱。”

    葛丽妃终于笑了,一字一顿地道:“这可不是人人都能学来的。”

    郭惠妃笑道:“是呀,妹妹美若天仙,世间都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美人,旁人自然学不到。”

    周淑妃听了这话,复又冷笑了一声,神色淡淡地道:“那又如何!不过是仗着自己有几分相像罢了。”

    葛丽妃眸子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恼恨,却是压住怒火道:“淑妃,请你谨言慎行!”

    周淑妃压低了声音道:“难道不是吗?我虽然没有机会到当年那一位栖霞公主,但听闻她舞姿绝俗、品貌出众,是一位绝代佳人。当初世上人人都说,栖霞公主的车驾偶然经过街道,她无意掀起车帘对外面人一笑,竟能将人活生生迷死,这样的美貌,丽妃妹妹怕是及不上吧!”

    葛丽妃的脸色变得苍白,她心中杂念丛生,慌乱的、尖锐的、痛苦的,一时之间全都涌了上来。心中刻骨的记恨着周淑妃,却猛地转过头了一眼皇帝的方向,皇帝却只是低头饮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神并没有落在自己的身上,分明没有注意到这边。转瞬之间,她便已经明白了过来,皇帝对自己耳鬓厮磨,宠爱非凡,也不过是将自己当成那人的影子呀!这么多年来,不是都很明白了吗?

    她的心头隐隐作痛,将所有的愤恨和不安压在心底,只淡淡一笑道:“过去的事情,陛下已经说过,若是谁敢私下里议论,格杀勿论!难道淑妃姐姐想要尝一尝这滋味吗?”

    周淑妃冷笑一声,别过了脸去:“只要妹妹的开,我又能多说什么呢?不过是多事罢了!”说完这一句话,周淑妃的神色瞬间又平静如水,那话语之间的锋利只是藏在悠然的自嘲之中。

    郭惠妃见她们二人针锋相对,不由叹了口气,这宫中的日子就在这样的讽刺之中一天一天地过去了,其实谁也不能奈何谁,又是何必呢?不过口舌之争罢了,徒让别人笑话!但是不争不斗,活着也是白活,更加寂寞。这时她抬起眼睛,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裴皇后,她依然微笑如初,没有丝毫的变化,压根不曾将妃子们的争执在眼里。

    郭惠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中凄凉却另有一番思绪,帝王的之家本是如此!后宫这么多年来有无数的美人,可是真正能够经过岁月的沉淀,留在陛下身边成为妃子的也不过寥寥数人。周淑妃算一个、葛丽妃算一个、陈贵妃再算一个,剩下的就是自己了。而所有人之中,始终屹立不倒的只有裴后一人而已,裴皇后少年入宫,这数十年来必有一番不足为人道的辛酸,只是如今的她掌握生杀大权、掌握家国之事,在那绝顶的美貌之中,岁月又赋予她另一种端庄宁和的气度。不管何时望过去,皇后的目光始终淡漠而矜持,仿佛含着笑意,可谁也不敢在她面前放肆。

    这时候,陈贵妃若有似无的眼神飘了过来,郭惠妃低下了头去,避过了陈贵妃探寻的眼神,郭、陈两家的交恶早已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虽然大家不知道郭衍就藏在郭府,可是人人却知道那陈家的女儿已经离开了郭家,再也不肯回去。不明真相的人们都认为郭衍的事情发生之后,陈家的女儿见风使舵,转了方向,立刻回到了娘家,意图要与郭家彻底断绝了关系。对于这件事情,陈家没有人站出来解释,反倒任由这谣言越传越厉害,以至于有些人陈贵妃的神情,都带了那么点异样。

    郭惠妃心头是知道一切的,她和陈贵妃不过是有口难言罢了。凡是聪明的人不会执着一朝一夕的得失,郭、陈两家将来到底会如何,这要时间来决定。

    此时,轻轻的微风拂来了满身馥郁的花香,李未央低头捧着酒杯,沉静的面容波澜不起,发上那一根祖母绿的发簪垂着长长的水晶流苏,轻轻摇晃之间,将那一张素白的面孔衬得越发温柔美丽。不管谁和李未央说话,她都能得体的回礼应答,始终带着和煦的笑容,即非稚气又非老成,叫人觉得说不尽的喜欢。而郭夫人也是一如既往,没有任何的变化,众人瞧在眼中,对郭衍一事便有了不同的计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